有你的青春是暖暖的 有你的青春是暖暖的 评价人数不足

寄语酿花风日好,绿窗来与上琴弦——读《有你的青春是暖暖的》

望月听雪
2018-01-27 23:49:49

文/望月听雪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船动湖光滟滟秋,贪看年少信船流。无端隔水抛莲子,遥被人知半日羞。”
       赫连胤,出生名门,是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与生俱来的绝世容颜,令他看上去妖娆而美绝,“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
       赫连尹,一个孤儿,是不小心闯入他繁华世界的丑小鸭,但却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天资聪颖而傲骨铮铮。
       两人因缘相遇。赫连尹原名颂尹,母亲自小离家,与父亲颂官相依为命。“颂官是中铁四局的一员,经常需要开天辟地建隧道,哪儿有山,哪里就有颂官,所以颂尹常年跟着爸爸往山上跑,闲暇无事她会帮山民们带带孩子,晒晒山药,摘摘茶叶。山民的衣服都是自家人亲手裁的。淳朴的山民感激她,便送了她一些衣服。”
  





...
显示全文

文/望月听雪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船动湖光滟滟秋,贪看年少信船流。无端隔水抛莲子,遥被人知半日羞。”
       赫连胤,出生名门,是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与生俱来的绝世容颜,令他看上去妖娆而美绝,“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
       赫连尹,一个孤儿,是不小心闯入他繁华世界的丑小鸭,但却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天资聪颖而傲骨铮铮。
       两人因缘相遇。赫连尹原名颂尹,母亲自小离家,与父亲颂官相依为命。“颂官是中铁四局的一员,经常需要开天辟地建隧道,哪儿有山,哪里就有颂官,所以颂尹常年跟着爸爸往山上跑,闲暇无事她会帮山民们带带孩子,晒晒山药,摘摘茶叶。山民的衣服都是自家人亲手裁的。淳朴的山民感激她,便送了她一些衣服。”
       “磅礴的大山里,只有清凉的溪水,淳朴的民风,所有人都热情好客,没有攀比心理,一年四季几套锦衣轮流穿,冬天冷了就加一条秋裤。”
       一次意外突如其来,颂官因公殉职了,赫连胜作为颂官的好兄弟,看着这个孤苦无依的女孩稚嫩幼小,毅然将她收为自己的女儿,改名为赫连尹。
       从云江到港岛,颂尹拒绝了思考,她不愿意回想那些伤心往事,她是那么渴望亲情,渴望温暖。大山里长大的女孩坚强而刚毅,走出大山的那一瞬间,便把心底最伤心的往事连同大山一起埋葬了,决绝地走出大山,离开这个生她养她的故乡,留下一串串没有丝毫犹豫的脚印,向着前方更美好的人生迈开小小的步伐。
       赫连胜的妻子林婉言心疼这个小小的女孩,递出了一份颂尹从来未曾得到过的亲切母爱。林婉言希望她可以坚强地振作,走过这段路,回眸一看,会发现霞光满天,旧梦重圆。她虽不是她的亲母,可待她之心永如亲女。颂尹何其不幸失去了唯一亲密无间的父亲,又何其幸运得到了疼爱她如己出的不是亲娘却胜似亲娘的养母,和疼惜她的养父。
       可来到港岛的生活总不是一帆风顺的,家里那个傲慢得目中无人的“哥哥”赫连胤却没给她好脸色,那种鸠占鹊巢的鄙夷在目光流转间表露无疑。赫连尹深知自己夺了他人父母的关爱,而静静的默默的忍受着,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那不可逾越的鸿沟。
       “昙花一现,蜉蝣朝生暮死,都有过最美的一瞬,人的一生相对于万物的永恒来说,却不过弹指一瞬,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这诗句是感叹时光流逝的,光阴好似流水飞快,时光犹如昙花一现,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好似弹指一瞬间灰飞烟灭。赫连尹感慨着,在自己的记事本上写下: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很难想象一个十三岁的少女,心中是装了什么样的情怀,才会喜欢这样悲凉的诗句,写下这样黯然神伤的句子。”
       因此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就像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他坐他的名车,她等她的公车,他活在光鲜亮丽的世界里,她亦不显山露水地安静伫立。一人张扬,一人静默。时光是否会在这种黯然若失的氛围中慢慢从指间溜走,一直这样无风无浪地过下去。
       赫连尹小时候智力测试180,老师让她跳级,因此和“哥哥”一起上了初二。然而生性顽劣的赫连胤,仗着两人名字同音不同字,偷偷在小尹不知情的情况下换了班级,让小尹去了一个班主任相当严厉的尖子生班,而赫连胤自己则代替了小尹在一个普通班级过他太子爷的潇洒日子。东窗事发的那一天,两人被叫去办公室,然而小尹并没有澄清事件真相,而是用自己过人的本领打动了老师。她的特长是与生俱来的程式控,特别喜欢解程式,高三以下的术题没有一道可以难倒她,为了平息班主任恐龙老师的怒气,展示的特长便是她的练习册,还没上过的卷子都填好了。可恐龙老师不是好糊弄的,当场出了一道错综复杂的程式,属于高中水平的,没想到她解程式的手法精准高超,仅是几个呼吸的瞬间,她就给出了答案。其思维和智商属于可以跳级的高水平级别。老师如获至宝,自然不再追究其他,把赫连尹留在了自己的班级。
       事件就这么完美的解决了,此时的赫连胤心中百味杂陈,听到小尹默念的诗词,“要当凌云须举翼,何妨随处一开颜。”那种胸中怀有凌云志,志在必得的远大抱负,令他汗颜,亦对这个闯入他生活中的少女刮目相看。
       “晚霞已映红天空,视线尽头,一个少女静静地望着前方,恍如坐在春日花瓣下,疏离的气质,半眯的眼瞳,白衣胜雪,嘴角一抹淡淡的若隐若现的笑意,漫不经心却笑开了天地。赫连胤怔怔站立彼端,猎猎劲风吹动衣角,窗外青天耿耿,碧落茫茫,天地一色。”两人如此站在风尘里,天地尽为失色,传神动人间如一幅灵动的水墨画,美好生动。
       月光洒在头顶上,枝叶被风吹得凌乱响动,天空有星星在闪烁,长空寂寂,他的笑容楚楚生致、倾城倾国。她捧着书,安静地坐在一隅,任凭长风吹拂其短发,专注沉迷,“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这个命运多舛的女孩,终于拨动了少年的心弦,千年的冷心冷面逐渐被融化。
       一次偶然,少年听到了女孩从未对他人说起的遭遇,对她的父亲亦曾经保持缄默,因为那会让颂官受伤的心绝望。那个腊月的冷夜,母亲为了保守她不可告人的隐秘,竟然对自己的亲生女儿痛下杀手,六岁的女孩被带到了结了冰的河面,那是一个寒风哀嚎的夜,月黑风高,没有一丝光亮。女孩被父亲找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体温,辗转多地医院,换了心脏才得以重生,这就是为什么女孩在任何困难面前都不为所动,那是因为她曾经死过,是上天眷顾让她活过来了,对生命的渴望从来不会动摇她的初心。男孩沉默了,也撼动了。
       因为心中有憧憬,有希冀,有悸动,无论见到什么,他都能想起那个安静如静海的少女,“小尹同学,你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你想说自然规律不可违背,该来的顺其自然,该相遇的就是缘。其实我想说,你太随缘了。虽然花开花谢是自然现象,但花开只为春,就连花朵也懂得追求,人又何尝不可呢。不虚荣,不迷失,成安然,败安然,这才是真正的自然境界。” 那一瞬间,赫连胤仿佛被定了魂,摔进那双山水同色的眸子里,从此无论他怎么狡辩,都不可掩盖他对她的怦然心动。
       她为他打开了通向一个新世界的窗口。正是这一刻,他才从心理上真正地从童年进入少年,开启了他活跃的少年梦想,幡然醒悟自己曾经荒废了青春美好。
       而因为遇见他,她也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以前那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宁静安乐、独来独往的女孩,开始向往外界的羁绊温暖。
       原来,喜欢一个人,并不是惊天动地,而是一份淡淡的甜蜜喜悦,不必言说,不必困惑。
       原来,他觉得喜欢她也没那么可怕,就如截了一段草茎放在嘴里慢慢咀嚼,没有苦涩,触动神经的是一份淡淡的甜,令人回味流连。
       原来,这就是永远令人回味不尽的初恋情怀。
       “摘一朵白云,为她送行。掬一缕清风,为她洗尘。剪一段时光,织成繁华似锦,壮美她的梦境。撷一抹月色,照亮她的前程,绚烂她的风景。”
       “一段时光相守,一段阅历丰盈。流年里沉淀的芳香,连绵不绝。红尘中与你一同飞度,生命中与你一起穿行,遥望繁华百世,近看飞波万千,牵手,一生一世,岁岁年年。”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在飞雪的冷冬里,温暖如春的故事,适合浅斟慢饮,品味一份恬淡安宁的初相遇、初相识、初相恋,“寄语酿花风日好,绿窗来与上琴弦。”
       芳华易老,青春不再,字里行间追忆着似水的流年、最美的韶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有你的青春是暖暖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你的青春是暖暖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