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特艺术 哥特艺术 7.1分

哥特艺术-辉煌的视像

Abelia
2018-01-27 23:23:52
前言:

哥特风格是第一种能够渗入到各种事物中的历史性风格。

它更为注重观看者的角度。

研究哥特艺术与建筑的两种方法:世俗理性主义(日益进步的技术和功能工程学的产物:截面图及设计草图);肖像学(艺术象征意义:“石制的书籍”)

中世纪的艺术家们在同一幅图片中通过抽象的形状及波浪般的线条来区分现实中不同的层次。

亚眠大教堂:北欧最大的哥特式教堂,内部高度142英尺,表面面积月2400平米

林肯大教堂:少见的六分式拱顶对角及交叉式拱肋“疯狂的穹隆”。

在哥特艺术中并没有宗教或是世俗的视觉模式,而只存在不同的视觉层次,而观众可以通过这种逐步上升的感官途径被带往更高层次的精神王国。

阿维森那(980-1037)脑部五细胞图:sensus communis(掌管常识的脑细胞)-ymaginatio vel formalis(想象脑细胞)–estimativa(评估脑细胞)-cogitativa(认知细胞)-vis memorativa(记忆库“小脑之虫”),小脑之虫,它通过膜瓣的张合可以使影像进进出出。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当人们试图去回忆时,总是要将头部向后微微倾斜,这样可以使事物从主管想象的脑腔流向主管记忆的前部脑细胞。

《马太福音》5:8“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上帝!”


第一章 全新的空间视角

拉昂大教堂(1190-1195)

兰斯大教堂(1211-1241)一个人所看到的辉煌景观却可能成为压迫其他人的工具。当教堂的教士认为新高坛的扶垛和小尖塔可以见证其精神上的强烈愿望时,那些房屋被烧、财产被没收的市民却将整个教堂东部看成是暴君胜利的标志。

法国辐射式风格(圣乌尔班教堂,注重线条和通透的效果)、英国装饰式风格火焰式风格

雕刻家必须要根据观看者的主观视角对客观物体的比例进行调整。

从一开始,哥特式风格就远远超出了其建筑学方面的含义。…哥特风格创造出了一种完整的空间,带入那个“宇宙中某个奇妙的地方,它既非尘世,也不在纯净的天堂。”

玫瑰窗:lux光,上帝犹如“深不可测、无法接近的光芒”(伪丢尼修)

湿壁画,蛋彩画(以蛋清或其他黏性液体代替油作为调制粉状颜料的介质)

《秩序井然的共和国》

城堡(贝里公爵,“世间最美丽的房子”(编年史家博华萨)依夫河畔的梅安Mehun-sur-Yevre)


第二章 全新的时间视角

沙特尔大教堂 哥特艺术家采取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新方向,即通过“这里”和“现在”洞悉永恒。三个时间概念——过去、现在和将来——均存在于那不断展现出的现在。

(我在哪里看到的一个好笑的段子,一个叛逆的小男孩(想起来是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斯麦尔佳科夫),他说,上帝在第一天创造了光,在第四日才造日月星辰,那么第一天的光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从这里来的!”格里果利大叫一声,同时狠狠地抽了他的这个学生一巴掌。)

当我们认为时间是沿直线流逝时,哥特时期的人们却认为它是多维的。

阿奎那:教堂最重要的功能之一是促使人们去回忆。

记录、纪念,将过去引入现在,并且可以巩固他们自身的权力。

人们可以通过艺术在时空中穿梭前行。

人们无法控制或拥有时间,因为人们认为它是属于上帝的财产。因此,教会谴责放债,因为通过利息来积累利润与积累时间具有同样的作用。

《人生十阶段之轮》,上帝既不知过去,也不晓将来,他只知道无所不在的现在“我纵览一切,我以我的安排来统领一切。”

对于中世纪的观看者而言,时间不是通过数字而是通过空间被安排的。

哥特风格的形状:三叶草,四叶草,代表皇室的鸢尾花图案,圣母玛利亚(圣母领报、耶稣诞生、割礼节、东方三博士觐见),星盘

哥特艺术的历史有如哥特建筑史,与科学技术的历史紧密相连,前者是后者有机的组成部分。


第三章 观看上帝的新视角

也许修女是拥有最熟练的视觉技巧的社会群体之一,她们能够通过比较或并列的方式来看待事物。

视觉等级以及上帝的不可见性

犹太人的特征便是那尖顶的帽子,有时候他们被描绘成盲人,因为基督认为他们无法“看到”。

哥特式的形象在令人们想象的同时,又将人们带回了现实。

哥特风格是极力反对犹太教的,形象处于基督教世界的中心,而文字处于犹太世界的中心


第四章 审视自然的新视角

世界之王与愚蠢的贞女:人类并非仅仅是自然界的观察者,他还是这堕落世界中的一部分。他与世界那美妙的成长以及其衰落和消亡都密不可分。

花园中的圣母 1410 木板蛋彩画 莱茵中部的艺术大师

画 contrefait“伪造”

唯名论:英国奥卡姆的威廉(1285-1347)以视觉感受为行为的基础,将眼睛作为获取知识的最基本的器官,认为只有“绝对事物”才是真正存在的。(唯名论认为事物的名字仅仅是名字,并不特指有某种实在的东西,一个猫或者一只狗,仅仅是因为你叫它猫和狗才是猫和狗。)

在哥特艺术中,动物与人的界限通常非常清晰。从大到教堂、小到胸针的每一样物件上,人与兽、圣人与毒蛇都可谓泾渭分明。只有在怪物,即“babywyns”身上,两者的躯体才连在了一起。

国际哥特风格的西班牙画家

亚眠大教堂的红衣主教德•拉•格朗日过渡陵墓“可怜的人,你有何可引以为傲,你从尘土而来,也会如我们一样,重又变成腐臭的尸体,虫子的美餐。”

通过想象来看待事物的哥特式方法

感知的主观性根深蒂固


第五章 看待自我的新视角

比起现代肖的创作理念,哥特时期的人物画像具有更为复杂的目的。

能够亘古永存的只有雕像所代表的社会性,而非其体现的个人身份。

人们探索内心的自我并非因其有何独到之处,而是因为通过它人们可以看到自身与上帝相似的地方,就外部世界而言,一个人的角色或地位是由其他人决定的。

那是一个不仅将精神生活推崇至极致,而且表面性事物泛滥的年代。

即便在今天,镜子与自恋之间也没有太大的联系,它更多的是指在真实与虚幻间所作出的选择。

“文科七艺”

乔托

透视法的限制:观看者所面对的不再是一个“被看到的”事物,而是一个场景…画家与其绘画作品不再有情感上的交流,同样,观看者也不再参与到他所看到的场景当中去…在此后五百年的形象塑造中,绘画一直被作为产生错觉的手段,然而它却再也无法令人产生幻想了…艺术本身成为了镜子的表面,但我们却无法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像,因而也就被排除在了艺术之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哥特艺术的更多书评

推荐哥特艺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