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失落”的自己

星空
2018-01-27 22:28:10

从1271年忽必烈定都大都建立元朝,到1421年永乐皇帝朱棣正式下诏迁都北京,到1644年清世祖顺治皇帝将国都从盛京迁到北京,元、明、清三代,北京作为一国之都,几乎是一以贯之。历史既然足称悠久,故事当然也颇多。但偌大一个北京城,数百年的时间,有那么多的人和事,该说些什么好呢?陆波,一位执业二十余年的律师,在告别了自己称为“惊心动魄”的律师事业之后,对自己出生、居住、生活了许久的北京城发生了兴趣,于高楼林立和车水马龙的缝隙间不断往回追溯,在定慧寺、宜芸馆、蓝靛厂、保福寺、樱桃沟这些所谓“隐秘”的角落里探索历史足迹、考察文物遗存、讲述历史故事。或许,她是想要展示一个颇有个性、不同于教科书中的北京城!

有元一代,虽然大都是一国之都,却似乎没有获得更多的历史存在感。除了马可·波罗在其游记中称北京为“全世界之最美者”,北京的历史“闪光”之处大概就在于史籍中的那一句叙述——1368年,徐达攻克元大都,杀死元朝监国宗室淮王帖木儿不花和右丞相张康伯等人,并俘诸王子六人,而元顺帝孛儿只斤·妥懽帖睦尔则在城破之前就已经仓皇北逃。所以,在《北京的隐秘角落》一书中,陆波是从一位与北京庆寿寺有缘的过客高僧——姚广孝——开始讲探寻与讲故事的,而她的着力点应该就是这样一句:“世上总有必然的相遇,注定的因缘无法错过。”事实上,这句话大概也是足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而关于北京城更多的故事,多半出自于明清两代。明清两代特别是清代,既是中国封建王朝最后荣光的体现,也是基本奠定了今日中国基本轮廓、国家与民族秉性的所在。及至于民国之际,北京虽然不是国都,却自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仍在其中。其实历史本来就是这样:你承认或者否认,都已经不那么要紧;要紧的,其实应该且必须是当下以及今后。

至今,发生在定慧寺、宜芸馆、蓝靛厂、保福寺、樱桃沟这些北京隐秘角落里的人和事,都已经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只不过存在于故纸堆里、饭后闲谈中。他们和它们的价值,如果主观上不以为然,或许就只是历史上的“过眼烟云”;而在陆波这里,在她的勤勉追索中,其中所隐含的价值,也被一点一点地挖掘了出来。也许正是这些人和事,才构成了过往北京城历史的一部分——既然曾经存在过,就一定有其本来价值。譬如陆波在讲述北大南门外那一条“穿越历史的神秘通道”最后所讲到的——“在原有的‘存在’失去价值后,我们转而选择了更有价值的‘存在’……我只不过在追求‘实际’的现实里,掺杂些许‘虚伪’的佐料,做一些可有可无的历史记录。”当然,肯定不是这样,至少肯定不是“一些可有可无的历史记录”。

除却这些,从陆波的字里行间,其实还可以感受到的,是一种更深的人文情怀。今日的北京城是一座越来越自信的国际化的大都市,但依然能够强烈地散发出历史的积淀与更长久的味道。在古老与现代之间如何取得一个平衡,不仅是一门技术活,更是需要绝佳的艺术。不然,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些仿佛“可有可无的历史记录”,而是自己。正如陆波自己,二十余年的律师执业之后,她选择了自行退休。她说:“我宁愿忘掉它,永远不把它放在心上。”为什么会这样呢?于《北京的隐秘角落》一书,于她的字里行间,似乎已经足可以体会出来,已经不必再去多说一些别的什么了。

13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北京的隐秘角落的更多书评

推荐北京的隐秘角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