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心灵——读《哈尔的移动城堡》有感

spog
2018-01-27 看过

由少女到少女的蜕变——苏菲

怯懦、不自信、顺从,少女苏菲似乎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孩。尽管身为三姐妹中老大的她与妹妹们一样美丽,她出门时却要用灰色的披巾将自己裹起来,躲避着路上的行人。当得知自己将继承帽店过上注定会枯燥无比的生活时,她没有丝毫的反抗,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老大注定会成为最失败的一个”这一观念深入她的骨髓,所以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拘谨而自卑。

如果这样,苏菲永远都会是个平凡的女孩,但命运总不会如你所想一般。十七岁的她,被施了邪恶的魔法,老上了六十岁。苏菲没有哭,甚至不怎么吃惊地接受了这一事实,这太符合她的性格了。但她那颗金子般的心,反在变老后焕发出之前被自卑所遮掩的光彩。苏菲以老太太的口吻自言自语道:“变老的一大好处就是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因为已经没有什么能失去了。”这多少有些自我安慰的话语印证了苏菲的转变。她从一个胆怯的少女变成一个爽朗乐观的老太太。凭着这无所畏惧,她进入了传言中吃少女的心的哈尔的移动城堡中,她大张旗鼓地在藏污纳垢的城堡中大扫除,她毫不拘束地由着好奇心察看城堡里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她为了哈尔去见了他的老师潘茨泰蒙夫人与国王,甚至最后还为了哈尔只身前往荒地想为哈尔救出安哥里安小姐。如果是从前的那个苏菲,这一切都不可能,但因为是这个全新的苏菲,这就成为了必然。

在这一系列冒险中,苏菲的善良一次次地打动了我。迈克尔解不开那繁琐的魔法时,她与他一起苦思冥想,与他一起去沼泽追流星,在寒气逼人的夜色中,怕迈克尔担心,即使冷得牙齿打颤也咬紧牙关说没关系;她见到哈尔被他姐姐大骂时,抛弃之前的迟疑胆怯,挺身而出为哈尔解围;即使被女巫抓走的人是哈尔所喜欢的,她也义无反顾地前往未知的荒地去营救。到最后,她最初顺从地在帽店里工作都成为了一种善良的体现——她太善解人意了,不忍心让别人承担这份无趣的前途,而独自揽下,即使她闷到只能对帽子说话。而在她到城堡之前救下的狗与稻草人,也因她的帮助摆脱了魔咒的困扰。苏菲的一举一动虽然是拘谨,虽然是不自信,但那是因为她无时无刻不以别人为重,怕自己妨碍了别人,连哈尔也无可奈何地说“你太善良了。”

在老太太的外表下,有着年轻人的勇气与开朗,有着少女的细心和体贴,这样的苏菲,谁不喜欢呢?说到底,倒应该要感谢女巫,如果不是她把苏菲变老,苏菲也就不会变得那么豁达,她身上的闪光点也就不会一一展现出来了。苏菲最终变回了美丽的少女,而此时的她早已不是原来的她,她完成了一次蜕变,超前六十年的生活给了她自信、勇气与坦然,最后哈尔的一番话,使她相信自己做出的选择,相信自己的能力。人,有时候要放下一些对自己的束缚,看淡一些起起伏伏,这样,人生也会灿烂许多吧。

外表华丽的善良的逃避者——哈尔

哈尔是个魔法师。

哈尔是个英俊潇洒的魔法师。

哈尔是个英俊潇洒但内心懦弱的魔法师。

这样的哈尔,难怪会被人误解。

人尚未出场,已先闻他的大名——吃少女心的传闻闹得切平集镇的人们人心惶惶,年轻女孩都不敢独自出门。这样的坏名声一直到故事的三分之一处才被洗清——原来那是他故意让迈克尔放出去的坏名声,为了让别人都要怕他。

他的第一次正式出场相当华丽(尽管那时还不知道是他),在五朔节的切平集镇广场上衣着蓝银华服彬彬有礼地想请苏菲喝茶,那时仍是少女的苏菲胆怯地逃开了,但他的绅士风度给苏菲,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二次出场华丽依旧,却令人吃惊。变老的苏菲在城堡中做早饭时,他进来了。如果不是那一段对衣着的描写,我还不会意识到他就是苏菲在集镇广场遇到了那位绅士。这一次,苏菲很吃惊,我也一样。

随后,哈尔爱美的本性愈发明显地表现了出来——每天早上,他都要在浴室里花上一个小时把自己用各种魔法用剂打扮地光鲜亮丽才出门。在头发被染成粉色后,他过度地沮丧,痛苦,大发脾气,用绿黏液将自己裹起来。在此,他的爱美这一虚荣特质与之前隐藏在绅士外表下的孩子气暴露无遗。连卡西法也气呼呼地说“作为一个有泥土色头发、相貌普通的人,他对自己的外表太自负了。”我一直不确定这到底是卡西法气急败坏的反话还是哈尔真的只是个用魔法武装起来的相貌普通的人。但无论哪点,哈尔无疑是过分关注自己的外表的。

他与苏菲形成了鲜明对比——苏菲太自卑而退在一边不主动展现自己的美,他则太自负而无时无刻要展现自己的美。其实读到最后,你会发现哈尔是个胆小鬼。这不是贬低,而是他的内在与苏菲一样是怯懦的,不过两人的表现形态不同罢了。他因为怯懦,而不断地逃避即将到期的诅咒,逃避别人的追问。苏菲很有洞察力地在一开始就指出哈尔是个“逃避者”,哈尔则忍着怒火笑言“很好,现在我们都知道对方缺点了”(之前他阻止了苏菲强烈的打扫欲望)。仔细想想,会发现这两人真的很相似。没错,哈尔很善良,和苏菲一样,善良到无可救药。

他的善良都是默默的,所以一开始很难察觉,和苏菲一样,被隐在他的外表下。他虽然有那么坏的名声,却是个好魔法师,对穷人他几乎不收钱,为此他受到了迈克尔好几次抗议。他看上去不务正业,终日去追女孩,心中却惦记着自己的家乡,搬家时,通往他家乡的那扇门保留了下来,苏菲认为是因为安哥里安小姐在那儿,我想更多还是因为那是他亲人所在的地方吧。他的老师死后,即使冒着被女巫捉到的风险,他也要出席葬礼。而如果不是迈克尔向苏菲袒露心声,我会一直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小学徒,怎会想到他是无家可归迫不得已来到这门前被哈尔收留呢?对苏菲,他真的也是太好了,那么优秀的一位魔法师会察觉不到她中了魔咒吗?哈尔早就暗中试过想破除魔咒了,但屡试未果后便带苏菲到老师那儿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搬家时将新家选在苏菲从小生活的家中,一点一滴的细微的关心,只是看在眼里,也暖人心。哈尔,用国王的话来形容他在恰当不过了,“头脑聪明但油嘴滑舌”。的确,这就是哈尔,而这也是他的可爱之处。最后,他来不及梳理打扮就顶着稻草堆一样的脑袋,穿着褴褛的黑衣去救苏菲,苏菲打量着他的那一刻,尽管她自己仍因为自卑而不自知,旁观者却已看得一清二楚了——迈克尔之前说过:“哈尔哪天忘记早上在浴室里呆上至少一个小时,我才会相信他是真的坠入爱河了。”

这样的哈尔,谁不喜欢呢?

故事的结尾很美好,当然,因为这是童话。哈尔救出苏菲后,在风尘中拉着苏菲跑时向她吐露了自己的心声——自己之前一直撒谎说不去救王子只是个借口,因为自己太胆小了,只有告诉自己不去做一件事才会有去做的勇气。这般的真挚,女巫的诅咒全都成真了,而苏菲也明白了哈尔的真正的心意。回到城堡,解除了卡西法的契约,苏菲恢复了原来的面貌,小小的城堡里挤满了人,庆祝着彼此的回归,而苏菲与哈尔则幸福地定下了终生。

如此温馨美丽的故事,因为里面的人们有的都是美丽的心灵。或许有人说童话是幼稚的,是孩子气的,但我还是喜欢,因为它所包含的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真,善,美,赋予我全新的眼光去看待我周围的世界。

2009年10月24日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Howl's Moving Castle的更多书评

推荐Howl's Moving Castle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