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中有真义

躲进江安成一统
2018-01-27 15:11:53

《锵锵三人行》变为《圆桌派》之后,节目嘉宾也由三个增加到四个。除了原来的老面孔梁文道、马未都、许子东、马家辉等人依旧能聊能侃之外,新来的嘉宾里,最偏爱陈晓卿,虽然我并没有完整地看过《舌尖上的中国》,也不是个吃货。在节目里,陈晓卿聊过一个奇闻,大意是说沈从文曾经当过土匪,跟一众人以绑架男孩索取赎金为生。绑来男孩之后,先饿三天,而后再端上一条鱼,观察这个饿坏了的男孩怎么吃鱼。如果说鱼上来之后胡乱戳,逮到哪一块肉就吃哪块,那是穷人家的孩子,放了得了,也没好大赎金可指望;如果说一筷子直接去夹月牙肉——也就是鱼鳃周围那块半圆形的肉,可以断定这小孩是富人家的香火,非得让他们家倾家荡产才可放人。

这是我2017年听到的最好的故事,那帮土匪堪称那个年代的文化人类学家。首先是对吃在行,知道不同社会阶层饮食习惯的不同,富人家要更精致讲究,一餐一饭都要挑好的吃,穷人家但求果腹而已。再者,有头脑,从吃鱼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来判断一个人的生活境遇,比简单粗暴的打劫高明得多。最后,土匪们深知在传统中国,男孩对一个家庭乃至家族传宗接代的重要性。就这么一个小故事,让我对那些“曾经的土匪”佩服不已,也在不同吃饭的场

...
显示全文

《锵锵三人行》变为《圆桌派》之后,节目嘉宾也由三个增加到四个。除了原来的老面孔梁文道、马未都、许子东、马家辉等人依旧能聊能侃之外,新来的嘉宾里,最偏爱陈晓卿,虽然我并没有完整地看过《舌尖上的中国》,也不是个吃货。在节目里,陈晓卿聊过一个奇闻,大意是说沈从文曾经当过土匪,跟一众人以绑架男孩索取赎金为生。绑来男孩之后,先饿三天,而后再端上一条鱼,观察这个饿坏了的男孩怎么吃鱼。如果说鱼上来之后胡乱戳,逮到哪一块肉就吃哪块,那是穷人家的孩子,放了得了,也没好大赎金可指望;如果说一筷子直接去夹月牙肉——也就是鱼鳃周围那块半圆形的肉,可以断定这小孩是富人家的香火,非得让他们家倾家荡产才可放人。

这是我2017年听到的最好的故事,那帮土匪堪称那个年代的文化人类学家。首先是对吃在行,知道不同社会阶层饮食习惯的不同,富人家要更精致讲究,一餐一饭都要挑好的吃,穷人家但求果腹而已。再者,有头脑,从吃鱼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来判断一个人的生活境遇,比简单粗暴的打劫高明得多。最后,土匪们深知在传统中国,男孩对一个家庭乃至家族传宗接代的重要性。就这么一个小故事,让我对那些“曾经的土匪”佩服不已,也在不同吃饭的场合摆出来分享给朋友,原来吃也有这么深的道行。

回头补看《舌尖上的中国》,听到节目里长篇累牍地介绍采摘食材、处理食物的过程,也就不意外了。在总导演陈晓卿看来,吃从来不是简单地填饱肚子的动物行为,而是充满了社会色彩的举动,不仅与一时一地的自然环境密切相关,而且深深地嵌在人情世态之中。以我的所见为例,一直纳闷为何鲁菜曾经位列各大菜系之首,传说中的“满汉全席”就是鲁菜。细细想来,山东既有深处内陆的地域,也有临海的部分;再加上沟通南北的京杭大运河穿山东而过,它曾经是南北物产的集散地;如此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过去行人商贾、食材物资汇聚的地方,曾经鲁菜能够融合各种口味之精华也就不难解释了。

明人张岱在《陶庵梦忆》里有言:人无癖不可与之交,以其无深情也。用现在的话说,人没癖好,必然无趣。这位贵公子,早年历经繁华,国破家亡之后,在《陶庵梦忆》《西湖梦寻》等书里,不厌其烦地追忆往昔的生活场景。吃占了相当大的比重。通过他的书写才知道,《红楼梦》里公子们和小姐们泡茶要用什么第一场雪的雪水之类的讲究,并非扯淡,而是确有其事。当然,衣食无忧,玩到极致,也就容易“玩物丧志”,张岱大概就是痛悔当初自己不争气吧。以张岱的标准来看,陈晓卿估计算得上有癖之人。他天南海北,四处觅食,不仅自己吃出了名堂,而且用节目《舌尖上的中国》和书《至味在人间》,为浩浩荡荡的“吃饭党人”和充满烟火气的世俗生活正了名。正所谓,吃中有真义,欲辨已忘言。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至味在人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至味在人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