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还是一个文艺青年?

破布
2018-01-27 14:47:44

(一)

廖一梅说,面对大众我天生是无能的。

不是无能,我想只是不屑吧。

就像她说的,不是不擅长人际关系,不屑处理而已。

你可以说她傲慢,高高在上,也可以说她自绝于人民。

她都不会在乎的,她说她的创作只写给那些同她一样探寻生命本质和答案的人,并在生命的途中与他们相遇、连接,能量交换。

平淡的清汤寡水的生活,她是抗拒的,她在用每一个细胞,每一个表情,每一个文字去抵抗。

矫揉造作也好,故作姿态也罢,她要表达的全都在书里。

(二)

这应该是一本写给文艺青年的书,更准确的说,这是一本将她与文艺青年划清界限的一本书。

一整本书都好像再说,看,我可不是什么文艺青年,我是比他们高级的多的多的生物。

文艺青年不知道从何时起,变成了一种带有戏谑的称谓,甚至是一个贬义词。

虽然廖一梅说,文艺青年对她来而言,既不好,也不坏,他不过是一个过程,一种处于困惑中的生命状态,一个人有太多自我和世界的关系需要协调,那种困惑而执拗的表情必然会占据他的脸,不过那也不无魅力,总好过一张麻木不忍的脸。

但俨然一个满级玩家对新手玩家答疑解惑的姿态。

看懂了

...
显示全文

(一)

廖一梅说,面对大众我天生是无能的。

不是无能,我想只是不屑吧。

就像她说的,不是不擅长人际关系,不屑处理而已。

你可以说她傲慢,高高在上,也可以说她自绝于人民。

她都不会在乎的,她说她的创作只写给那些同她一样探寻生命本质和答案的人,并在生命的途中与他们相遇、连接,能量交换。

平淡的清汤寡水的生活,她是抗拒的,她在用每一个细胞,每一个表情,每一个文字去抵抗。

矫揉造作也好,故作姿态也罢,她要表达的全都在书里。

(二)

这应该是一本写给文艺青年的书,更准确的说,这是一本将她与文艺青年划清界限的一本书。

一整本书都好像再说,看,我可不是什么文艺青年,我是比他们高级的多的多的生物。

文艺青年不知道从何时起,变成了一种带有戏谑的称谓,甚至是一个贬义词。

虽然廖一梅说,文艺青年对她来而言,既不好,也不坏,他不过是一个过程,一种处于困惑中的生命状态,一个人有太多自我和世界的关系需要协调,那种困惑而执拗的表情必然会占据他的脸,不过那也不无魅力,总好过一张麻木不忍的脸。

但俨然一个满级玩家对新手玩家答疑解惑的姿态。

看懂了这一层,就基本看懂这本碎片化文艺,和絮絮叨叨的语言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对廖一梅而言,文艺青年那种困惑的生命状态,是自我还没有形成强有力的力量去与外界抗争时的一个初级过程。

而她自己是带着问题与这个世界抗争的人,有着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勇气,即使头破血流,也要把墙撞出一条缝,从中滋养出一朵悲伤的花来,这是她对这个世界荒诞规则的嘲讽,是她对这个人为制造狗屎一样审美的世界的不妥协。

她并不会像那些所谓的文艺青年一样,画地为牢,自我设限,在面对生活的欺骗之后,便将自己限制在更狭小的空间。

这本书就是她终结文艺青年时代的白皮书,以此希望帮助那些迷惘的文艺青年获得真正的自由。

要自由,首先就不能一直自我设限,一直陷入对世界的不满当中,不能和世界达成和解而越陷越深,要知道,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不完美,并且缺陷永远存在,不可调和。

就像你如果要爱天空,那就不仅要爱晴空万里的天空,也要去爱乌云密布的天空。

因为痛苦和欢乐并存,就像太阳升起的地方,阴影随之而来。

只有懂得了这些,才能在这毫无幽默感的世界,保持尊严,保留风度。

这才是真正认真对待自己,认真对待他人,对待这个可笑世界的方式。

其次,永远不要希冀从自身以外得到满足和力量,来充满自己,那只会让你显得更软弱无力。

因为没有谁和谁能完美的契合,双胞胎都还有可以察觉出的区别,那么试图从他人那里获得需求,永远都将得不得满足,因为冲突一直都在,或许微如尘埃,也会覆雨倾盆。

真正有力量的人,是将内心的痛苦转化为外在力量的人,是有勇气抓着自己头发把自己从泥坑中拔出来的人。

我们要学会要像犀牛一样勇敢,也许你不认同,但犀牛偏执般的勇敢,虽然会很疼,但疼过以后,会长出一朵花来,那就是他的尊严。

只有握住尊严的人才能不那么的狭隘,才能敞开怀抱,去拥抱生命。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文艺青年,请尽早结束此时的人生状态,才能让自己从狭隘和郁郁寡欢的生活中走出来,才能走出被单一确定的规则、制度和世俗道德欺骗的怪圈,才能嘲弄那些限定你的荒诞,而不做一个接受既定思想的蠢蛋,以此,欢迎你走到更高级的探索生活和生命本质的路上来,去探寻真相的道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像我这样笨拙地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像我这样笨拙地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