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的累积

ztl
2018-01-27 14:12:30
现在的科技发展远非古代人所能比,但很难说现代人比孔子、亚里士多德聪明。抽掉时间的因素进行对比是一种误导。人类的文明的发展,是一种缓慢积累的过程。尽管这种积累不是线性而是以一种越来越快的速度发展;同时,尽管由于面对面对同样的一个对象(世界),知识的更新方式是paradigm的更替(Kuhn)而不是literally积累。假如说万年来人们的智能是类似的,后来者则有机会根据前人的努力结果进行进一步的加工。对于大众来说,不过是享受其有益的成果而已。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里谈到纯粹“理性”、“知性”、“直觉”、“感受性”和“判断力”等种种大脑获得和加工外在信息(现象)的能力,就是在谈及人的智能的工作原理。在这个意义上,我说他的理论是一种根据他所在的时代的知识所推演出的一种理论,如果他生在现代,就会根据现在的人类的知识发展,提出一种新的理论。人们时至今日依然所表现出来的对古典哲学的迷恋,就如康德眼中哲学的高贵,要么就是跟康德一样,出于对今天科学所发展出来的成就如脑神经科学、人工智能、认知科学、复杂、博弈和混沌等相关理论的无知,这一点对于康德倒是无可指责,要么就是如波普尔在《猜想与反驳》中引用维特根斯坦的话说,古典哲学...
显示全文
现在的科技发展远非古代人所能比,但很难说现代人比孔子、亚里士多德聪明。抽掉时间的因素进行对比是一种误导。人类的文明的发展,是一种缓慢积累的过程。尽管这种积累不是线性而是以一种越来越快的速度发展;同时,尽管由于面对面对同样的一个对象(世界),知识的更新方式是paradigm的更替(Kuhn)而不是literally积累。假如说万年来人们的智能是类似的,后来者则有机会根据前人的努力结果进行进一步的加工。对于大众来说,不过是享受其有益的成果而已。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里谈到纯粹“理性”、“知性”、“直觉”、“感受性”和“判断力”等种种大脑获得和加工外在信息(现象)的能力,就是在谈及人的智能的工作原理。在这个意义上,我说他的理论是一种根据他所在的时代的知识所推演出的一种理论,如果他生在现代,就会根据现在的人类的知识发展,提出一种新的理论。人们时至今日依然所表现出来的对古典哲学的迷恋,就如康德眼中哲学的高贵,要么就是跟康德一样,出于对今天科学所发展出来的成就如脑神经科学、人工智能、认知科学、复杂、博弈和混沌等相关理论的无知,这一点对于康德倒是无可指责,要么就是如波普尔在《猜想与反驳》中引用维特根斯坦的话说,古典哲学式晦涩的语言所展现出来的“牛B感”深深地吸引住了他们。
生命的进化本身是一种优选,即对应更好算法的生命体被保留下来,这种算法并不针对单个的个体而言,也涉及群体的层面,就如蚂蚁和蜜蜂。这种现象或说不难理解。就如民间传说的制蛊的方法,把百只各种毒虫放到一个瓮里,放上足够长时间看看最后谁能生存下来就作为蛊。这个说法是如此的能够满足普通人的智力分析,以为毒虫在里面就相互打架,最毒的会活到最后,以至于流传很广。实际上,即使里面的毒虫搞一个tournament,先打小组循环赛,然后打决赛,依然很难保证选出最强者。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在很多问题的处理上,直觉的智商都带来很多的bugs。就如今天常见的,在很多电影中可以看到一些角色智商飘忽不定,一会儿上线一会儿下线,或者作者自己智商下线剧本有伤,都在例证人类有限的智力。生物进化的一个问题是太过缓慢,就如传说中的这种制蛊一样,得等到一个大循环实际结束才有结果。所以,万年来,人类实际的智力可能并无显著的进化。证据之一如钻石教授在《崩溃》中提到的,上一代是那些搞magic的土著人,他们的下一代已经开飞机了。
所以人们现在谈的最多的是人类文化的进化,以及未来人的生物脑和非生物技术的结合。波普尔曾说,我们现在的进化方式变了,不再是等一代人死去,新一代人出生来实现进化,而可以在同一代人当中,接受新的思想,让旧思想代替我们死去而实现进化。波普尔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有时候跟许多其他个体精英一样,往往站在精英的立场上看问题。所以他根据他自己的能耐,以为人们也一样能够放弃自己错误而顽固的一套信念体系;实际上,一则智力的有限性使得人们很容易以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而跟自己所理解的一套理论体系相左的是错的,二则人们的理论体系和自己生活往往是交织的,所以对自己信念的怀疑对人们自身是一种感情上的威胁。所以大众往往会无论从感情上还是从认知上维护自己的一套东西,抵抗别人的一套东西。
康德谈到的理性、知性、直观、感性、判断力,仔细对比,会发现有很多重叠、含混之处。这是因为,当我们看一个复杂的组合对象的时候,如果从一个错误的角度观看,虽然能够看到一些组合特征,但是往往会产生一些谬误。康德谈到的理性是作为使人类的理解自然成为可能的和提供一套一统经验现象的principles的部分,知性是用于使得经验获得统一性的部分,判断力是知性的应用,感性是获得关于现象的信息。他其实就是把人的智能分解了,从智能采用的基础算法(理性),到采用的操作符号(范畴),对数据的加工(知性+判断力),到数据的获取(感性)。不再详谈。人类智能的生物性导致进化的局限,但是科技的成果,作为人的延伸,(而不是媒介),已经从大型机械走向微观零件,能够无限扩展智能。这是难以想象的。就如我现在,每天都面对很多书要读,读得缓慢,读过了很多就忘了。但假如我对面坐着这样一个人,他大脑中装一个芯片或其他生化加工,能够让他大脑装下一个图书馆,并能够在思考问题时在他的工作记忆中同时上线所有相关书籍——这是什么样一种情况。所以正如赫拉利所说,未来,可能是Homo Deus的天下。Homo Deus必然是那些掌握了最多资源的人,就是国内外那一小撮最有权势和最有钱的人。实际上,他们已经开始了,雷·库兹韦尔在《奇点临近》已经透露了。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智慧的动力的更多书评

推荐智慧的动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