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夫日记 船夫日记 8.7分

船夫笔记

子弹
2018-01-27 04:36:28

傲慢:对自我的信心毫无任何屈辱的丧失

偏见:经验的以偏概全,陈腔滥调的理性

理性(空泛的):经验之谈,安闲之所

经验:在现实中经历,用知识(有限的)验证经历或彼此验证。预防偶然与不测。它分析世界,被分析的实质在分析过程中剥落只剩下分析本身,它理解世界,世界得以理解,它是唯一可能的世界,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世界。超出的都是幻想、阴谋、狂妄、荒谬。

世界:不用去理解世界,只因为它不可理解。

历史:持续千年之久的困惑和为了能使人类以某种方式逃离疯癫的不断尝试。

自由:老虎总是第一只老虎,人类从不是第一人,人类来到的世界是先验的,死后的世界才是不可知的,那么自由的诞生在生命的毁灭那里。也正因为如此,自由没有构建在人们最重要的、个体存在的使命之中,而是构建在“其他之中”、想象之中和不存在之中。

矛盾:对自由怀抱希望而陷入推翻与重塑的轮回,问题导向问题绕着圈打转。无法破除的怪圈无限的缠绕,无处可逃,窒息。(非辩证!!!)

事实:矛盾不可解,对此无能为力,并适应这种无能、接受它。

思考:对经验的不信任、与事实的无法和谐以及想象(能否从经验、事实中超脱)的局

...
显示全文

傲慢:对自我的信心毫无任何屈辱的丧失

偏见:经验的以偏概全,陈腔滥调的理性

理性(空泛的):经验之谈,安闲之所

经验:在现实中经历,用知识(有限的)验证经历或彼此验证。预防偶然与不测。它分析世界,被分析的实质在分析过程中剥落只剩下分析本身,它理解世界,世界得以理解,它是唯一可能的世界,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世界。超出的都是幻想、阴谋、狂妄、荒谬。

世界:不用去理解世界,只因为它不可理解。

历史:持续千年之久的困惑和为了能使人类以某种方式逃离疯癫的不断尝试。

自由:老虎总是第一只老虎,人类从不是第一人,人类来到的世界是先验的,死后的世界才是不可知的,那么自由的诞生在生命的毁灭那里。也正因为如此,自由没有构建在人们最重要的、个体存在的使命之中,而是构建在“其他之中”、想象之中和不存在之中。

矛盾:对自由怀抱希望而陷入推翻与重塑的轮回,问题导向问题绕着圈打转。无法破除的怪圈无限的缠绕,无处可逃,窒息。(非辩证!!!)

事实:矛盾不可解,对此无能为力,并适应这种无能、接受它。

思考:对经验的不信任、与事实的无法和谐以及想象(能否从经验、事实中超脱)的局限性中矛盾的得出。阻滞、痛苦的根源。过度的思考,要么变得不幸,要么变得神秘。它就像一种逾越的尝试,就像一种复仇,就像一个亡命者充满轻蔑与恍悟的再一次回眸。

语言:人并不是为了被理解而存在,语言却是为了人理解与被理解而存在。它是功能性的。如果它不再是现成的概念,则词不达意;如果它不是因循守旧的人的囚牢,则毫无意义。

谈话:声音与符号的集合,所谈的都是些不可以谈、也不需要谈的东西,总是意识形态、道德动因云云,不过是一场优越感相较量的文字游戏。人们大有可能在谈论崇高事物之时,自己却在堕落。而完全孕生于诸多决断、省思与愿望的他从这个世界得到的仅仅是无时不有无处不在的痛苦折磨,而他缄口无言,他从来不对这个世界说话。

写作:对人类的蔑视,用人类的语言对包括同样生而为人的自己的人类的蔑视。而不是解救(或提供解救的出路),那是神做的事,神沉默无言。对神的蔑视,对神所创造的世界的蔑视,并将这个统治着他的世界统治在自己的想象之下。是与理性世界、任何他人之间的桥梁的焚烧。是自杀式的,并浴血其中。

阅读:经验主义的验证,而无法被自身经验验证的部分引起了思考,结果是不能理解从而遗忘或者否定,而可以理解的则转化为(能引以为傲甚至夸夸其谈的)自身经验。

艺术:人类最为自然的非自然的自然。大自然造就艺术是让艺术大不满足于大自然。

宣传:口号、标语、广告等形式,能够渗透人们大脑的、毫无意义的颂扬。

天才:预感、超心理暗示,活在其中又被关在其外。

价值:比存在更重要(在那之前只是虚幻),作为根据而生存,人类将洗脱个体生存的“原罪”,不再只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软弱:险恶的生存本能的力量。所有显露在暴力长袍下的软弱,引起了人们广泛的同理心与怜悯之心,而怜悯的价值与憎恨相同。

欲望:价值的渴求。生存是本能而非欲望。所有的美与道德都是欲望。即使在垃圾堆上也能生存,甚至只有在垃圾堆上绽开的花朵才最鲜艳。

客观:无神论者不是。只有上帝视角是。将上帝从这个世界赶出(就像将背后隐伏的无法捕捉又无处不在的作家从其作品中剔除一样),客观也就不复存在(小说将乏味无聊)。

慰藉:对谎言的强烈共鸣

真实:不完全的,与同样不完全的想象互相嵌入。

真理:难以认知、无法表述。抽象、喑哑。这种喑哑,这种寂静,这种一无所有,是何等的沮丧。它这样的脆弱易伤,一开口就破灭。

道理:他们对真理自以为地把握以及道出。他们是对的,不容置疑的,因为他们相信得到了真理。为人所道的真理要彻底忍受,如果不相信就是错误的,如果放弃就会变得憔悴就会化成精灵。

伦理:既是个性的、无法回避的,同时也是共有的、传奇的。源于人罪孽的依附性与敏感性,情和理、专制和屈辱绞在一起含混不清。

信仰:与困惑共生的东西,为了消灭困惑而产生,然而困惑一旦消亡也随之而亡。人类的处境是绝望的,我想问,能不能在绝望中信仰呢?那么这个信仰就足够了:我并不绝望。

理想:是反现实的,又渴望得到现实的认可。因此是同伦理、信仰等一样为生活所需要的虚假之物。它如若是朴素的……它如若被荣光包裹……

理智(清醒的):一无所知并意识到自己无知的意识。用智力思考提出问题继而生长在逻辑环上新的问题,而仅用一个“不”字不足以回答的问题都无法回答。正如生活总被死亡缠绕,理智就总被疯狂缠绕。人类的整个生命都在自己掌握之外,尤其是理智。

道德:现实中必不可缺的元素,否则一切都会变得可疑莫测和无法把握,能够平息冲突,但对于个人品行而言又是最容易丢舍的元素,持有它需要勇气。那些似是而非、人的粘稠物的道德(连人的思想都有着这种道德的品质),并不是出于真正的愿望,而是出于对公共道德的怯懦,只不过是体面的假面,人们自我感觉良好。此时自持己见而承受大众舆论——当今舆论变成他人对自己使用道德就是绑架(这一种新的道德语境下除了公众道德还出现了所谓的同理的道德)在“所谓的世界历史”进程中,人们总是玷污同样的道德,而且总是在同一种道德的深层得到更新。——的压力,是一种道德的孤独。

道德主义者:固守在封闭的领域内,受人摆布地充当某种角色而又凌驾于世界之上进行判决的人。

教条:道德主义者、极权主义者的说教、条条框框。问题是怎样才能通过教条的视角进行描述,而又不将教条的视角变为自己的视角。

纳粹:遵循教条固守旧规的民众。暴动者并不是,他们是不杀人地活着。

悲观主义:对自我的厌恶亦即对自我迷醉的拒绝,对现实偏执的拒绝因此对理想的拒绝。是在现实世界中怨艾、屈降与求饶,是在艺术家所创造的世界中自我放逐。

虚无主义:这几年颇为流行的厌世哲学(尤其在电影里找到可以理直气壮的认同),是各种关于人类堕落的价值体系理论的非法性。思想的匮乏,伪装的行为,虚度时光,寻找幸运。他们活着,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才能不活着。他们因为生活而痛苦,却不知如何解脱,那么又到底该不该寻找出路、逃避、借口、推诿与开脱?而那些杰出的但并不坚强的人们跌进虚无主义陷阱,永无止息地自我怀疑并自愿投身于自我毁灭中。

精神分裂:本来可以存在完美的、能够看透谎言的悲观主义,可是,同时又无法放弃理想:意志与认知之间的断崖。

人间:它的疆界使人们关于美好的零言碎语充斥、徘徊其中却不能雷池半步。

民族:没有人是恰好活在这儿的人,而是一出生就被打下民族命运的烙印。群体对个体生存的保障,要求个体为其文化、经济等忧虑或自豪,要求个体将其历史变为自身的历史强迫个体表现出特定的态度,尤其是负罪感并最终导致了愤怒的攻击。

社会:是否存在一个能够承受、甚至公开诸多矛盾、而不想让自己汇入芸芸众生的社会?那些宏伟的思想、辽阔的激情(无法意识到系于自身的虚无与空洞)最终导向的是一个封闭的、胜利而猥琐的权力社会。

人的天性:人总是在他人身上寻找自己最隐秘的、最快感的、最娇气的本性。它是一种渴望生存——生存的徒劳以及这种徒劳所致的完全的惶惑无措——的生灵的天性愚蠢(而这种人力的动物天性又令人痴迷,群体的动物属性,本能与结群的生存。),除此之外,一种冒险隐藏在人类自身的、无法辨知的天性中。

个性:在集体(与集体相对立就是与个人自身相对立一样)之中维持下去的个体(一个令人疲惫不堪的职位)经验的理性与理智的思考不同,对群体顺从或徒劳地挣脱程度也就不同,造成个体身上所表现出各具特性的社会性。所谓的个性在好的时候为追寻舒适的生活而效力的时候,它被理解,受到颂扬,在坏的时候则不然。真正的个性只有想象的个性,即作品中(亦即创作世界中)的个性,放回现实世界又变回合情合理的普遍性。

公知:只有那些想从社会中拯救自己并且坚定不移执着于此的个体才配得上救世主这个头衔;想要从社会中拯救自己的这些人,却滑进了拯救社会的角色里,他们就像自封为救世主一样地宣判了自己的失败。

孩子气(聪明的):与衰退、与梦境、洞穴、地方及环境完全相适,而完全无须具有普通成年人水平的、对一切事物的认知。

苦行者:安全感的否定,民族骄傲的否定,甚至人类尊严的否定。他的国家,就是流亡。陪伴一生的被遗弃感。他求索真理,相信通向可能、甚至通向抵达可能之路就跟相信不可能一样的旅行者。

死亡:自由之道、创作之道、生命之道(怀着藐视生命的勇气),抵达的意义

生命:无意义。忤逆性。是玄秘的,隐逸于万象之后的宏大而静止的过程。

宿命:人只能相互依存又总是相互敌对。

生活:本该丰富多彩,充满了矛盾。但这样肯定会令人疲惫不堪。实际上将自己的意志与生存(仰仗经验)紧紧相系,仅仅以目标的理念和认知的概念游弋于生存之上的人类,普遍认为生活呆板、无法忍受。他们并没有想要理解生活,而是想要活着,活着,又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才能不活着。人类被理性与道德的普遍法则统治着,所谓“有意义的生活”也并不完全属于人们,但是人们为它承担着责任,抛弃掉它,那只是个体的、牛角尖式的生活。

我:我既无能又无奈的生命既无从了解,也无法辨认。我好像生活在一个我只能背离它而且必须活下去的社会里。我是多么的害怕孤独,害怕读书,害怕那些自虐的时分,害怕在被遗弃的心绪中潜藏的能量,害怕直面那些不断摧毁的力量。然而我还是活了过来,就这样揣着决然的沮丧活了过来。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船夫日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船夫日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