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式的强暴

去往夏星河
2018-01-27 01:29:18

林奕含在自杀前8天的访谈中说过,这个故事很简单就是一个女孩爱上了强奸她的老师。她用极细腻的笔触去打磨这个故事,去刻画房思琪震撼人心的内在世界。

思琪在十三岁的时候被补习老师李国华翻了个面。一个孩子的世界里充满了单纯善良,遭遇这个令人耻辱的事情时不知如何应对,唯有通过自我伤害才能让一切都变得合理。思琪是喜欢李老师的,但这是对李老师的仰慕,当她遭遇性侵时,她觉得自己应该爱李老师。如果爱一个人,那么就可以容许他对自己做这些了,这些便不是伤害,可爱一个人如此的难。

李国华的巧言令色让房思琪觉得可笑,如果老师对自己的爱是一遍遍像狗一样*她,一遍遍说爱她,就像在背那些文学里言辞,把她甚至更多的女孩带到公寓里,这样是爱吗?当房思琪问李国华你爱我吗?李国华是不用回答的,他像吃定了她一样她是爱他的,同样也祈求着他的爱。

房思琪式的畸恋来自于自我被玷污后寻求的内心安慰,除了李国华,那些好男孩谁会爱她,幸好李国华爱她,不然谁还愿意接纳如此脏污的自己。如果换作成年的你我可能不会去陷入一个扭曲的状态中,可房思琪还是一个孩子,她只能用孩子的稚嫩去应对一切。当18岁的她问李国华,为什么曾经对那么小的自

...
显示全文

林奕含在自杀前8天的访谈中说过,这个故事很简单就是一个女孩爱上了强奸她的老师。她用极细腻的笔触去打磨这个故事,去刻画房思琪震撼人心的内在世界。

思琪在十三岁的时候被补习老师李国华翻了个面。一个孩子的世界里充满了单纯善良,遭遇这个令人耻辱的事情时不知如何应对,唯有通过自我伤害才能让一切都变得合理。思琪是喜欢李老师的,但这是对李老师的仰慕,当她遭遇性侵时,她觉得自己应该爱李老师。如果爱一个人,那么就可以容许他对自己做这些了,这些便不是伤害,可爱一个人如此的难。

李国华的巧言令色让房思琪觉得可笑,如果老师对自己的爱是一遍遍像狗一样*她,一遍遍说爱她,就像在背那些文学里言辞,把她甚至更多的女孩带到公寓里,这样是爱吗?当房思琪问李国华你爱我吗?李国华是不用回答的,他像吃定了她一样她是爱他的,同样也祈求着他的爱。

房思琪式的畸恋来自于自我被玷污后寻求的内心安慰,除了李国华,那些好男孩谁会爱她,幸好李国华爱她,不然谁还愿意接纳如此脏污的自己。如果换作成年的你我可能不会去陷入一个扭曲的状态中,可房思琪还是一个孩子,她只能用孩子的稚嫩去应对一切。当18岁的她问李国华,为什么曾经对那么小的自己那么狠心?李国华回答,你是孩子而我不是。这话听起来让人有冰冷尖锐的痛感。

可李国华比一般成年人更残忍自私,他以禁忌为快感,他肚子里装着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学,他巧言令色地诱奸女孩只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兽欲。他想要看她们被折断的样子,他享受她们哭笑不得,上半张脸哭,下半身笑的样子,她们的羞耻让不知羞耻的他享受恶的快感,毁灭的兴奋。一个内心装着如此多知识的人,怎么能不知道这是作恶呢?她们可都是群单纯的孩子。这一切都他被上升到美,放在自我诡辩的逻辑中,以致于严丝合缝,没有半点不合理,相反他利用她们的自尊心,羞耻心,兴风作浪。他怪她们太美,是她们的美勾引了他,是她们让他疯狂。李国华不过是利用了文学来犯罪,来自我原谅,这都源于他的自恋。

文学并不都是巧言令色,它拥有的美是真实的,但文学世界是我们看待世界的另一维度,那里只是更具包容性,善恶对错不再是钢琴键,非黑即白。文学是呈现,它绝不去审判。但是文学不等于包庇一切邪恶,也不是他人用来巧言令色,倒错世界的工具。不是文学的害了房思琪,也不是房思琪的柔情害了房思琪,是李国华的残暴,父母的疏忽甚至可笑的升学主义害了思琪,谁能想一个孩子拥有什么理智健全的心智去应对伤害,谁能想一个能操控他人心理的衣冠禽兽深深地利用伤害了一群孩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