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伏绑架心弦的存在源于一种悲悯

冰彩
2018-01-27 00:00:25
这是命运么?或许有些存在早已经设伏在那里,特丽莎,就是绑架托马斯心弦的存在。
       也许很多人看到了淫乱,我竟看到了纯情和悲悯并多次为之流泪。是的,托马斯有一种天降的悲悯和责任,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善良的人。越不想承担责任的人内心越善良,他在潜意识里用“不去承担责任”来掩盖这种善良。
       诚然,特丽莎激发了托马斯的善良。每晚狠狠攥着自己手的特丽莎,这个女人如此让他割舍不下,特丽莎对托马斯的需要激发了他内心的感动,是特丽莎让他感受到了那种内心深处一直渴望却求之不得的“存在感”。
       特丽莎“野蛮地”闯进他的生活。
       特丽莎从未真正快乐过,并且她以前从未真正感受过快乐。“狂欢过去了,她重新害怕黑夜,希望逃离黑夜。她已经明白,只有在某些条件下,她才能感到自己的强健和充实。她期望浪迹天涯,到别的地方寻找这一些条件。”其实,特丽莎也是在用一个替代一个,她的生命感太轻了,她多么想让安全的重量压倒自己,让自己安眠,可是她时刻处在不安中,除了紧握住



...
显示全文
这是命运么?或许有些存在早已经设伏在那里,特丽莎,就是绑架托马斯心弦的存在。
       也许很多人看到了淫乱,我竟看到了纯情和悲悯并多次为之流泪。是的,托马斯有一种天降的悲悯和责任,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善良的人。越不想承担责任的人内心越善良,他在潜意识里用“不去承担责任”来掩盖这种善良。
       诚然,特丽莎激发了托马斯的善良。每晚狠狠攥着自己手的特丽莎,这个女人如此让他割舍不下,特丽莎对托马斯的需要激发了他内心的感动,是特丽莎让他感受到了那种内心深处一直渴望却求之不得的“存在感”。
       特丽莎“野蛮地”闯进他的生活。
       特丽莎从未真正快乐过,并且她以前从未真正感受过快乐。“狂欢过去了,她重新害怕黑夜,希望逃离黑夜。她已经明白,只有在某些条件下,她才能感到自己的强健和充实。她期望浪迹天涯,到别的地方寻找这一些条件。”其实,特丽莎也是在用一个替代一个,她的生命感太轻了,她多么想让安全的重量压倒自己,让自己安眠,可是她时刻处在不安中,除了紧握住托马斯的手。
       托马斯与情人之间是“肉”的爱,特丽莎与托马斯互相找到“活着感觉”的一种需要之爱,两人都是如此不安。
       我想象中的托马斯就像一个睁着大大眼睛、无世无争的卷发中年,虽然早已油腻,但是眼里时而会闪过特有的纯真与对这个世界的不解。那就是他最迷人的瞬间。托马斯用放纵和出格掩盖恐惧,用一个情人替代一个情人,以为这样可以稀释掉一切曾经的旧恨,可是这样重力却越积越多。米兰·昆德拉说托马斯同情特丽莎,我觉得,不如说是悲悯。
       米兰·昆德拉不止一次地说集中营,所有的羞耻都变得稀松平常,每个灵魂都吊在霸权的尖刀上随时可以被轻易刺破。作者眼中,每个人似乎都生长在轻与重的临界点。(时间紧迫,未完待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