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 寒夜 7.8分

有些困境和无奈是穿越时代的

Mr.不着急
2018-01-26 看过

据说,这是巴金长篇小说的封笔之作。《寒夜》讲述的是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陪都重庆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在战乱环境下的勉强挣扎生存。汪文宣和曾树生接受过新式教育,是大学毕业生,汪的母亲应当也是有一定文化的。也许在来重庆前他们的条件是要好些,但应该也是普通市民,没有太多的权势,即使有积蓄也是几辈人勤恳本分的结果。为了躲避战乱,一家人辗转来到重庆,汪文宣在书馆从事校稿工作,曾树生在银行,汪母则在家里料理家务,汪和曾还有一个儿子,在贵族学校里上学(曾的意思)。这样的生活,按道理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惜战时年代,汪家这样的普通生活也很难维持,一方面是飞涨的物价,一方面是不涨的工资,而且随时有可能因战乱而丢饭碗,加上房租、孩子的学费这些都是填不完的窟窿。小说中说那时汪文宣的工资是6000元,但一个蛋糕就要1600元。曾经毕业时几多理想的汪文宣面对现实,别无选择只能低下头颅但求能够挣扎活到战争胜利。好在老婆曾树生在银行待遇要好得多,能够有更多的钱维持这个家庭的。曾树生的职业前景也好过汪文宣不少,这或许跟曾有一个想追求她的上司不无关系。而另一方面,树生和汪母之间的婆媳关系并不睦。可以想见夹在其中的汪文宣内心何其痛苦。可他又有怎样的好办法呢?虽然校稿的职业收入微薄,但是失去这个差事,战乱期间工作更加难找,百无一用是书生又能做什么养活全家呢?小病不敢看医生,拖成肺痨省钱找中医抓几副中药调理作个心理安慰,最后硬生生病死在抗战胜利那一天。曾经期盼着抗战胜利了一切都会好起来,可事实呢,小市民生活的艰辛不因战争的结束有丝毫的减轻。小人物终究是小人物,别说影响历史了,除去亲人和朋友,个人的走或留对别人都是那样的无足轻重,至多是多一坟头,凭亲人悲吊。但是生活还将继续,一切都是过往。虽然树生的上司多次相邀树生远赴他乡兰州,但是看得出树生对汪文宣仍然是有感情的,若不是婆媳关系不好,也许树生就不会远走高飞。对于儿媳妇树生,汪母似乎有着执拗的偏见,骂其只是儿子的姘头,还在外面找男朋友云云。树生在婆媳关系上,并没有大吵大闹,还是相对克制,事实上在文宣病倒后,成为汪家唯一的经济来源。而婆媳关系不好能独怪汪母吗?儿媳夜夜笙歌、不事家务,即使再开明的婆婆,也恐怕难没有意见的。有意见而不能纾解,小意见变成大矛盾,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就是这个意思。

小说最后的结局是,文宣最终因肺病长期不治而病死,树生远赴兰州,而汪母带孙子不知所踪。文宣具有中国传统小知识分子的优点,谨小慎微、能忍耐、打落了牙含血吞。在书馆,面对上司的淫威喝指,虽然心中有无数的愤怒,可是抬起头来仍然是微笑着应许。“为了生活,只有忍受”汪文宣常用这句话来答复他内心的抗议。汪文宣走向了绝路,汪家破败散落,战乱的年代和无助的制度是大背景,他的“老好人”特质是内因,而婆媳关系的不睦是压死骆驼的最后稻草,这些问题联合起来共同作用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民国抗战这段时期,印象鲜明的主要是顶端政治人物的挥斥方遒、战争的血与火。普通老百姓的样子,要么是《铁道游击队》这样逼的走投无路只能拿起武器反抗的抗日武装,要么是电影《1942》里那些直接受战争影响背井离乡苦难百姓的悲惨形象。而《寒夜》则描写的国统区普通小市民的挣扎求生。他们没有因战乱而直接失去田产、亲人,论苦难似乎远不及敌后农村,但却也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风雨飘摇。正因为还未沦落到饿死的境地,汪家还有一般常人的工作、生活和家庭,也正因为此,汪家人所面临的生存、家庭问题才能具有穿越时代的普遍性,即使过去了半个世纪,读来令人仍然感同身受。百无一用是书生,即使当今社会也如此,工作久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才意识到当初的拯万民于水火、出人头地只是梦而已,棱角被岁月磨光了。现在上有老下有小,支出多而收入少,更觉生活之不易。不要说拯万民于水火了,只是想让家人过得更富足点都得摸摸荷包而摇头。任何社会年代,普通的小老百姓都会遇到汪家所遇到的那些现实问题,纠结(婆媳关系)、无奈(工作的不开心、理想的丰满和现实的骨感)。所不同的是,在战乱的年代,选择不多,有时候只有唯一、别无选择,比如汪文宣只能继续从事校稿的工作,想做其他事情不能,这是时代使然而不因归咎其天性的软弱。好在,我们虽然也是小人物、小市民,但生存方式、工作途径至少比汪文宣多。这也是时代的进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寒夜的更多书评

推荐寒夜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