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秋风雨间感受爱

采薇0927
2018-01-26 15:35:20

《闫红谈诗经:在春秋风雨间感受爱》闫红著

《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成书于春秋中期,起初称做《诗》,传言为孔子编订。孔子曾云:《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到了汉代,更被封为“儒家经典”,为历朝历代儒者所推崇。

作为一个80后,第一次接触《诗经》是在初中的课本上,当时只觉得语言很是贴近生活且优美。后来再读《诗经》,关注的也只是那些名篇,比如《关睢》《击鼓》《蒹葭》等等。尤记得读《采薇》时立刻被“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意境击中,从此“采薇”便成了我所有社交账号的昵称。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相传周代的采诗官,每年春天,便会摇着木铎深入民间收集民间歌谣,把能够反映民间疾苦的作品,整理后交给乐师谱曲,演唱给周天子听。由此可见,《诗经》内容之丰富影响之广泛

...
显示全文

《闫红谈诗经:在春秋风雨间感受爱》闫红著

《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成书于春秋中期,起初称做《诗》,传言为孔子编订。孔子曾云:《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到了汉代,更被封为“儒家经典”,为历朝历代儒者所推崇。

作为一个80后,第一次接触《诗经》是在初中的课本上,当时只觉得语言很是贴近生活且优美。后来再读《诗经》,关注的也只是那些名篇,比如《关睢》《击鼓》《蒹葭》等等。尤记得读《采薇》时立刻被“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意境击中,从此“采薇”便成了我所有社交账号的昵称。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相传周代的采诗官,每年春天,便会摇着木铎深入民间收集民间歌谣,把能够反映民间疾苦的作品,整理后交给乐师谱曲,演唱给周天子听。由此可见,《诗经》内容之丰富影响之广泛意义之深远。

古往今来,有不少名家对《诗经》进行解读和阐述,如明代的朱熹、清代的马瑞辰、近现代鲁迅胡适闻一多郭沫若等,均对《诗经》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而央视著名节目《百家讲坛》主讲人,我喜欢的郦波教授也讲解过《诗经》。

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自己喜欢的事物,我很愿意从更多地方以更多方式去了解。所以,闫红老师的这本《闫红谈诗经:爱在春秋风雨间》我自然不能错过。我是第一次读闫红老师的作品,没想到开头就让人眼前一亮。闫红老师从女性的视角,用她特有的清醒和睿智,解读了她心目中的《诗经》,少了些许学术讨论的严肃性,却多了趣味性和可读性。

从这本书中可以看出闫红老师的文学功底,以及知识面的广泛,特别是她对民歌的了解和《红楼梦》的解读,令人耳目一新。结合她优美流畅的文笔,解读起相对晦涩难懂的《诗经》,也变得格外温柔清新。就好像那首陕北民歌《三十里铺》一开嗓你就知道,原来《击鼓》它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啊。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作者选取最具代表性的诗篇,将自己代入到诗歌中,并以现代人的身份对其加以诠释,从而体会彼时年代诗中人的情感和爱情观。全书分为三个主题,分别是《暗恋》《执手》和《诀别》,这恰巧也是爱情中最令人目眩神迷的三个阶段。

暗恋是一个人的兵慌马乱,这句话放之四海而皆准,且不论朝代如何更迭。就像《郑风·出其东门》中“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的主人公,颇有点“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意思。作者由诗歌联想到民歌,又由民歌联想到米兰昆德拉的小说,不得不说,作者的脑洞很大,思维很发散,带给我不一样的阅读感受。

第二篇开篇便是《《邺风·击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现代人多用来形容至死不渝的爱情。经过漫长的徘徊和等待,我们终于执手相看,而我也能对你欣喜地道一句“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了,只要你来,只要你在,大概没什么能让我害怕了。

而最后的《诀别》篇,作者用了较多的篇幅来体现爱情所带来的困扰,如孤寂、哀怨的情绪,以及那种不能善始善终的哀愁又该如何排解。每个切入点都能牢牢地抓住我的视线,她并不说教,只是佐以或真或虚的事例,让人学着自我判断,或是向命运低头或是与命运抗争。

《爱在春秋风雨间》摘抄

窥一斑而知全豹,这恰恰说明了作者对生活对爱情的态度,不将就不攀附,亦不乏表现对爱情的期待,和对忠贞、山盟海逝的歌颂。而闫红通过此书对爱情、两性关系、女性身份和生活的思考与见解,也使得我收获颇多。

刚落了雪的城市格外清透幽静,最适合泡一杯花茶围着小火炉,手棒这本《爱有春秋风雨间》,在黄昏破晓前,在春秋风雨间,见证风化千年的爱情誓言,寻找穿越时空的隽永之恋。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闫红谈诗经:爱在春秋风雨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闫红谈诗经:爱在春秋风雨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