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里的温情人生

紫烟雨
2018-01-26 15:29:56

笔调是幽默风趣的,生活是艰难曲折的。

前半部分的节奏很快,不拖泥带水的就写到许三观卖了一次血娶上了媳妇,连着生了三个娃。

随着娃的长大也到了会闯祸的年纪,尤其老大一乐还不定是许三观的孩子。一乐帮小弟三乐趁底把方铁匠家老大的头开了瓢,方铁匠要许三观出医药费,许三观说一乐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不愿出,让儿子去找自己的亲爹何小勇,何小勇也不认账。方铁匠只好去搬许三观家的东西,搬得只剩下一张床,许三观没有办法想到了去卖血,第二次卖血的钱赎回家当赔了医药费。

第三次卖血因为遇见了之前的“血友”,卖血的钱买了东西送给摔断腿的初恋林芬芳。

第四次卖血因为天灾人祸连玉米粥都吃不上了,只是为了不被饿死。这个时期的社会背景在许三观的说白中交代出来,从底层人民的口中得知大跃进人民公社和文化大革命等事件对他们的影响。

好不容易熬过在荒年,儿子们都长大了,大儿子一乐二儿子二乐都下放到了农村,为了让孩子们能回城,许三观第五次卖血的钱给了一乐,让他在村里走关系。一个月后二儿子的队长来了,要在许三观家吃饭,可家里什么也没有,许三观为了讨好二儿子的队长,好让孩子能抽调回城第六次去卖血。

...
显示全文

笔调是幽默风趣的,生活是艰难曲折的。

前半部分的节奏很快,不拖泥带水的就写到许三观卖了一次血娶上了媳妇,连着生了三个娃。

随着娃的长大也到了会闯祸的年纪,尤其老大一乐还不定是许三观的孩子。一乐帮小弟三乐趁底把方铁匠家老大的头开了瓢,方铁匠要许三观出医药费,许三观说一乐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不愿出,让儿子去找自己的亲爹何小勇,何小勇也不认账。方铁匠只好去搬许三观家的东西,搬得只剩下一张床,许三观没有办法想到了去卖血,第二次卖血的钱赎回家当赔了医药费。

第三次卖血因为遇见了之前的“血友”,卖血的钱买了东西送给摔断腿的初恋林芬芳。

第四次卖血因为天灾人祸连玉米粥都吃不上了,只是为了不被饿死。这个时期的社会背景在许三观的说白中交代出来,从底层人民的口中得知大跃进人民公社和文化大革命等事件对他们的影响。

好不容易熬过在荒年,儿子们都长大了,大儿子一乐二儿子二乐都下放到了农村,为了让孩子们能回城,许三观第五次卖血的钱给了一乐,让他在村里走关系。一个月后二儿子的队长来了,要在许三观家吃饭,可家里什么也没有,许三观为了讨好二儿子的队长,好让孩子能抽调回城第六次去卖血。

没多久一乐生重病得了肝炎,许三观四处借钱还是不够,便再次卖血,且是一路卖血到上海,这一路上连续卖了五次血,这卖血过程的辛酸艰难令人痛哭流涕,生活是这么艰难,还能再难点吗?现实告诉你:能。许三观一路卖血卖到自己休克,需要把血补回来,简直是要拿命去换了。好不容易到了上海医院却看到了空床,想起之前的“血友”根龙到医院第二天床就空了,便哭了起来,转身看到一乐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又破涕为笑了,接着又哭了。他说:我刚才哭是以为一乐死了,现在哭是看到一乐还活着。

到后来,日子总算安稳没灾没病了,孩子们也长大各自独立不用父母再负担了,这一天许三观走过胜利饭店闻到里面炒猪肝的气息,想要吃炒猪肝了,便想起从前卖血的日子,从前都是为了家庭为了儿子,现在他想为自己卖一次血,到医院后却被后生羞辱说没有人要他的血了,这一下许三观就崩溃了,他的血再也没有用不能救苦救难了。许三观感到绝望便哭开了,许玉兰去安慰他,带他去吃炒猪肝温黄酒,一连点了三盘炒猪肝,两个黄酒,吃了这辈子最好的一餐。

看着看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哭都哭不出来。许三观卖血的一生历经苦难,却也充满温情。许三观在各种灾难面前始终乐观对待,永远单纯善良,充满对美好生活的希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