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少平与晓霞

爱吃的猪女孩
2018-01-26 12:59:13

今天偶然找回一个多年前使用的微博号,惊讶发现自己曾经居然写了这么这么长一篇读后感。虽然是两年多前的文了,但现在看来仍是慢慢的感动。

原文如下:

看到晓霞的死亡,我流泪了;读到少平得知晓霞死讯时的大段心理活动时我的心也如针扎般的疼。即便我早已知道结局,却还是抱有一丝幻想,幻想当少平赴两年之约时,当他在病危苏醒时,晓霞又站在他眼前,带着那可爱的笑容,眼里是满满的爱意和怜惜。

即便我不能完全体会少平的痛苦,可我也能感到晓霞的死于他而言是多么大的打击。晓霞之于他,不仅仅是女朋友,更是精神的导师,思想的交流者。从遇见晓霞的那天起,她就一直引领着他走向另一个精神世界。在思想禁锢的岁月里,是她教会了他批判的思维,带给他外面世界的消息;当他为自己的贫穷而过度自尊时,是她鼓励他帮助他加入宣传队,让他即便午餐只是两个黑面馍馍也愿意自信地站在队伍里,而不再像从前一样躲在墙角根等待人群散去;在他衣衫褴褛,饥肠辘辘,人人都瞧不上他的时候,是她告诉他,他和别人不一样。是她带他走入了知识的海洋,是她告诉他外面有个更大的世界。这也就不难理解,晓霞对于少平意味着什么。是晓霞带给他的精神世界以及爱情让这

...
显示全文

今天偶然找回一个多年前使用的微博号,惊讶发现自己曾经居然写了这么这么长一篇读后感。虽然是两年多前的文了,但现在看来仍是慢慢的感动。

原文如下:

看到晓霞的死亡,我流泪了;读到少平得知晓霞死讯时的大段心理活动时我的心也如针扎般的疼。即便我早已知道结局,却还是抱有一丝幻想,幻想当少平赴两年之约时,当他在病危苏醒时,晓霞又站在他眼前,带着那可爱的笑容,眼里是满满的爱意和怜惜。

即便我不能完全体会少平的痛苦,可我也能感到晓霞的死于他而言是多么大的打击。晓霞之于他,不仅仅是女朋友,更是精神的导师,思想的交流者。从遇见晓霞的那天起,她就一直引领着他走向另一个精神世界。在思想禁锢的岁月里,是她教会了他批判的思维,带给他外面世界的消息;当他为自己的贫穷而过度自尊时,是她鼓励他帮助他加入宣传队,让他即便午餐只是两个黑面馍馍也愿意自信地站在队伍里,而不再像从前一样躲在墙角根等待人群散去;在他衣衫褴褛,饥肠辘辘,人人都瞧不上他的时候,是她告诉他,他和别人不一样。是她带他走入了知识的海洋,是她告诉他外面有个更大的世界。这也就不难理解,晓霞对于少平意味着什么。是晓霞带给他的精神世界以及爱情让这位农民的儿子享受着“苦难的学说”。或许他会因为思念而失眠,因为对他们未来的担忧而焦躁,但至少当他肩扛百余斤石板的时候,当他每天在黑暗潮湿的矿坑之下的时候,当他在一群粗俗的揽工汉和矿工中时,他的内心是平静的。而不再如当初被困在双水村时那样的不安和迷茫。

更重要的是,晓霞懂他,理解他,支持他,他们的世界是相通的。当他不愿当村里的会计时,当他执意要孤身去黄原闯荡时,当他不甘愿物质的充实而去追寻精神世界时,身边的人都不曾理解他,甚至埋怨他不管家中的光景,只顾自己逛外面的花花世界。这些时候,只有晓霞明白,明白他为什么不甘愿留在双水村挣那份稳定的收入,为什么不甘愿把自己的青春年华耗在那看上去蒸蒸日上的砖厂,为什么他坚持要出去闯荡,即便落得全身是伤,即便每天都要担心自己明天住在何处!因为是她为他在脑海中建造了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所有的有志青年都在为社会的发展和祖国的未来而慷慨激昂,热血奋斗;在那个世界里,他看到贝多芬是如何扼住命运的咽喉,保尔•柯察金如何在苦难中实现人生的意义;在那个世界里,他不仅生活在双水村,在黄原,在中国,他还领略了巴黎的上流社会,苏联的爱情故事。有了这样的一个精神世界,他又怎能甘于一辈子羁绊在双水村那片小村庄中?又怎能过着每天讨论吃喝,肩上挂个褡裢,整日胡子拉碴,甚至把书本糊在墙上的生活呢?他渴望去探索那个未知的世界,去见见原西县以外的天空是什么样子。这种想法只有晓霞理解。当然,我们也不能去苛责其他的人,是生活的无奈造就了此刻的他们。孙玉厚的大半辈子都生活在贫困里,他眼见了父亲的贫困,也经受了无法提供给子女基本生活保障的自责和痛苦。他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他深信命运,也坚定地认为农民的儿子也只能是个农民。他不愿儿子们折腾,也不相信儿子们能闹出世事。或许,曾经的孙少安也和如今的少平一样,对外界世界充满过渴望,对未来充满过憧憬,对他和润叶的爱情也抱有过期望。但这么多年,生活的重担和现实得残酷早已将他磨砺成地地道道的农民。他13岁便担当起这个破败不堪的家,这么多年一直在为家人的吃喝而奔忙。当然,不可否认,他有能力,是农民中的佼佼者。18岁当队长,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敢于抓住机遇,率先开办工厂发家致富,年纪轻轻却能在村民中树立绝对的威信,使隔壁队长佩服,使村支书忌惮。但他也只是一个农民,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物质生活的改善中,如何填饱肚子,如何箍新窑,而无暇顾及精神世界的建设。无疑,他是那个时代农民中的“冒尖户”、“企业家”、“成功人士”。但这也注定了他理解不了少平的“闯荡”。兰香是他们家的骄傲,通过自己的不屑努力,成为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名牌大学生之一。她经历过家庭的贫困,也目睹了大哥少安的无奈。她懂事、刻苦。但她和少平却不一样,她的求学之路,虽然困难重重,但至少有个盼望。只要她努力,只要她冲过高考那座独木桥,她就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就能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少平不同,他的不甘不是努力就能解决的,大学校园的校门早就对他关闭。读高中时,大学不再招收应届生,恢复高考后,他也没条件像田晓霞一样潜心复习。所以,即使兰香心疼二哥,即使替他不值,但她也不可能完全理解他的痛楚。另一方面,虽然兰香成绩优异,但在精神世界方面却不一定及得上少平。她不一定有条件像他二哥一样阅读那么多的时事评论和中外名著,也没有像晓霞一样的知己可以交流。这也就注定他们的精神世界是不能相通的。

所有这一切更加凸显了晓霞的理解对于少平是多么的难能可贵。而更加让人惊喜的,是晓霞对于爱情的纯粹。她愿意突破世俗的眼光,门第的悬殊,职业的差距,把一颗火热的心完完全全交付给她心爱的人手中。这样的感情无论是谁都会用一生去守护。然而,或许这也就注定了晓霞的死亡。或许只有死亡才能保持住这段爱情的美好和纯粹,才能让这段爱情回想起来全是甜蜜的回忆。

倘若晓霞不曾死去,那么他们的爱情会如何发展呢?他们能得到晓霞父母的祝福吗?即使田福军能理解女儿,那他的爱人呢?就算他们冲破重重艰难阻碍最终结合,那他们能够跨越由于截然不同的生活习惯和社交圈子所产生的鸿沟吗?一个是光鲜靓丽的省城记者,她的身边是知识分子,富商子弟,她每天思考的是社会的进步。一个是煤矿工人,每天在漆黑潮湿的矿底干着体力活,他的身边是一群卖苦力的矿工,他们在意的是每天的工时。当她和他在一起时,他们或许会讨论诗歌,讨论文学,讨论简爱,这时的他们是同一个世界的。但也会有时候,少平会不经意间像一般的矿工一样说出一两句污秽的言语,这时候的他们却又生活在两个永不相通的世界里。当他和她诉说安锁子的冲动,矿底的拳头,逃走的工人时,她会怎样回答呢?当她对他讲述报社中某位同事的某某,采访过程中的种种时,他又在想什么呢?或许刚开始的时候,爱情的狂热能掩盖林林总总,但一个月,一年,十年,一辈子呢?面对他总洗不干净的脸,面对他身上的伤痕,面对他越来越频繁地污言秽语,她还能保持当初的那份激情吗?而当她不断地对他描述着她的同事,她的见闻,她的工作,这些都是他所不能企及,也不曾经历过的世界。当他们世界的差距和不同不断清晰地摆在他的面前时,他还能像现在这样自信吗?精神世界是一回事,可柴米油盐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或许只有死亡才能让他们的爱情充满诗歌般的芬芳吧。

原本,我以为少平会有一个上扬的结局。但,当他出院后,决定回到大月湾,看见惠英和明明而心生温暖会心一笑时,我却迷茫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在称呼惠英嫂,而是惠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家会带给他温暖和抚慰。如果他最终的结局是留在矿山和惠英在一起,那这么多年,在食不果腹的岁月里,在四面漏风的烛光下,在漆黑的矿坑里,他坚持的阅读又有什么意义呢?难道只是为了自我的满足吗?可是这样的结局,他又能满足吗?孙少安屈服于命运却也改变了命运,他将毕生的精力和热情都用以追求物质世界,最终他成功了。从贫困户到冒尖户,从低头过到抬头走。孙兰香也凭借自己的努力把握住了机遇,书写了自己的命运,摆脱了农民的身份。然而,孙少平呢?对命运的安排不甘,彷徨过,挣扎过,努力过,难道最终还是要妥协吗?当然,他有思想,会识字,或许他能在大月湾熬成个区长,但这样的生活是他所追求的目标吗?每天在艰苦的环境里,在一群流里流气的矿工中,继续享受着“痛苦的学说”?再没有人能和他讨论时事的变化;再没有人和他交流《艰难岁月》、《复活》、《苦难的历程》;再没有人能懂什么是“宽阔的河流”、“亲切的土地”、“深重的苦难”和“自由的意志”;也再不会有人理解鲁勉采娃的遗憾。甚至,连自己的枕边人能给予的也只是生活的温柔。

如果努力挣扎的结果只是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而使自己孤立于周围世界之外而独自痛苦的话,那阅读的意义,坚持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如果曾经遇到过,还愿意将就的话,那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平凡的世界(全三部)的更多书评

推荐平凡的世界(全三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