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作为天职——2017.11.7李猛老师北大讲座听课笔记

江海一蓑翁
2018-01-26 12:16:16
讲座原由——纪念韦伯100年前的同名演讲

韦伯对科学观念充满激情的献身,与对科学发展极其强烈的不安交织在一起——海德格尔

韦伯的思想受到了众多批评,但这些批评并没有减少批评者对韦伯的敬畏

如何理解韦伯的伟大?

知识就是力量,但面对生活最根本的问题,科学无能为力

科学的价值中立论的再反思,韦伯个人身上体现的价值中立论的背反

现代性意义上的高等教育出现,且只出现在西方

专业化和职业化是现代国家和现代资本主义机制的必备要素,高等教育制度必须与专业化、职业化相适应

德国大学与美国大学这两种体制的对抗

前现代社会里,无论中西,教育的目标不是培养专家,而是培养文化人

训练有素的专家,取代了文化人和绅士,成为社会的中坚阶层

欧洲大学的美国化与美国政治的欧洲化同时并行

专业官员更应该秉承价值中立的原则,要把专业官员与政治家区分开来,问题是这种区分是很难操作的

人之为人,不能以激情去做的事情,就是没有价值的事情——韦伯

毫无保留地献身一项事业,是形成健全人格的必备条件

韦伯始终关注手段对于演进目标的适当性

社会的意识结构第一次与经济结构完全对应——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当科学家被要求局限于自己的专业工作,这种要求既是伦理,也是纪律,尤其是这种要求来自政治权力之时——左翼学者对韦伯的批评

技术批判从来不能直接给出经济和社会问题的答案

专业化和价值中立,是否会导致官员成为绝对命令的盲从者和奴隶?

仅仅追求适应,这是一种儒家的官僚道德——韦伯

尽管儒教不能直接催生资本主义,但一旦有了资本主义的落地,儒教特有的适应性,能够很好地助推资本主义的发展——韦伯

资本主义的经济秩序需要人们对于创造财富投入激情

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用机器化的手段来确保尽职,而不再相信激情的力量

科学的祛魅化——人们可以用计算执行所有事务——理性化的时代——科学越是进步,世界就越没有意义

雅思贝尔斯把韦伯视为哲学家,但韦伯从来没有把自己定位为哲学家,他真正的工作是要评价各种价值之间的关系

韦伯的各种价值立场,最终指向的不是相对主义,而是一种严格与生活斗争的绝对主义

问题1:原文——“无论是哲学家还是新教徒,都要把自己的灵魂带向更高”,我们是要在韦伯的路上走得更远,还是要回到传统的路上?

答:我们已经无法回到传统,应该是把传统作为一种更高秩序的桥梁。终极秩序属于价值范畴,这并不是世界本身。

问题2:您的观点是否是要走上与韦伯的科学化、理性化相反的道路?这条路怎么走?

答:文化价值的客观性已经被现代科学的发展所消耗,我的意思是要逆转科学主义的思路,而不是取消科学;要逆转科学主义,那么需要借助文化传统的养分。

问题3:作为知识分子群体,是否要有勇气面对这种终极的虚无和无价值?这样才能避免某种独占真理的傲慢?

答:你的前半句话恰恰是韦伯所坚持的观点。作为科学人,世界是没有价值的;世界的价值来自于文化人的赋予。面对这种无意义或者无价值,要有这种直面和担当的勇敢。问题是:直面和担当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值得反思。知识人价值担当的幻觉效应。

问题4:解决专家没有精神的问题,要从传统里寻找养分,这种观点与社群主义之间的联系和区别何在?

答:我所有的讨论,都在韦伯的范畴之中进行。社群主义也认为我们不可能生活在一种只有理性的社会之中;但我跟社群主义的不同,在于我不只倡导回到传统,还需要找到传统与人性之间的连接。通过传统的自然张力来激活传统。传统构成了与官僚机器的一个非常有力的平衡。我们已经不可能摆脱现代社会的基本特征,去造就一个桃花源式的乌托邦。

问题5:如果我们已经是一位官僚,我们能做的,跟知识分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同?

答:韦伯在1919年的演讲《以政治为业》与1917年的演讲《科学作为天职》齐名,学术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我们看不到政治家在今天的政治中发挥的作用,我们看到的都是专业官僚在其中的作用。哲学系的教授并不比社会学系的教授更像一位哲学家,他们都是职业人,官僚也都是职业人。能否改变所有人在这个庞大的官僚体制当中的“螺丝钉”角色?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

(本文是蓑翁根据2017年11月7日李猛老师在北大题为“科学作为天职”的讲座录音整理的听课笔记,因笔记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加之本人学力有限,如有谬误,文责由蓑翁自负。)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学术与政治的更多书评

推荐学术与政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