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炎武评传 顾炎武评传 评价人数不足

应酬之作

Gasoline.
2018-01-26 11:52:27

诗有应酬,画有应酬,书亦有应酬。河北人民出版社编《旷世大儒》丛书,向陈祖武先生约稿。《前言》说:

祖武之治清代学术史,即自读顾亭林先生书起步。二十余年间,虽亦写有一二篇读书札记,然于亭林学行,实知之太少。原拟一如前辈学者赵俪生教授,俟晚年读书稍多,再去对亭林学行进行梳理。故而近十年间,有关顾亭林先生学行的文字,几乎不写。
九八年初,承河北人民出版社古籍室主任李大星先生不弃,约撰顾亭林传记。虽几经婉拒,李先生犹错爱不减,实令祖武进退维谷,无可奈何。

陈的诸多著作皆付河北人民出版社剞劂,这样的约稿大概确实难以推辞。但九八年初受约撰书,九九年六月即已完稿,其成果必然乏善可陈。此书后又由中国社会出版社再版,收入《传世大儒》系列,并未作大的修订。最大的改动大概是把旧版的“章”改为“讲”,又把每章内部各小节的序号给删去了。滑稽。

...
显示全文

诗有应酬,画有应酬,书亦有应酬。河北人民出版社编《旷世大儒》丛书,向陈祖武先生约稿。《前言》说:

祖武之治清代学术史,即自读顾亭林先生书起步。二十余年间,虽亦写有一二篇读书札记,然于亭林学行,实知之太少。原拟一如前辈学者赵俪生教授,俟晚年读书稍多,再去对亭林学行进行梳理。故而近十年间,有关顾亭林先生学行的文字,几乎不写。
九八年初,承河北人民出版社古籍室主任李大星先生不弃,约撰顾亭林传记。虽几经婉拒,李先生犹错爱不减,实令祖武进退维谷,无可奈何。

陈的诸多著作皆付河北人民出版社剞劂,这样的约稿大概确实难以推辞。但九八年初受约撰书,九九年六月即已完稿,其成果必然乏善可陈。此书后又由中国社会出版社再版,收入《传世大儒》系列,并未作大的修订。最大的改动大概是把旧版的“章”改为“讲”,又把每章内部各小节的序号给删去了。滑稽。

河北人民出版社版

中国社会出版社版

全书看下来,内容良莠不齐,出自多人之手。著者一栏“朱彤窗”谐音“诸同窗”,倒是有点趣味。本书《前言》末尾说:

同学诸友,梁君勇、袁君立泽、曹君江红、林君存阳,不惟切磋论难,匡我不逮,且为本书依次分撰第十一至十四各章。集体劳作,增色多矣。

虽然陈说第十一至十四章系学生所写,但前面的章节,尤其是第三至第十章的亭林生平,显然也不全是其本人所作。

其一,本书论及亭林生平的部分,主要由少量叙述和大量亭林诗文引用构成,水平很低。

其二,本书前后有未合处。

第七讲《南北往返 风尘仆仆》第三节《吴门度岁》:

时值炎武甥徐元文状元及第未久,当炎武往吴江韭溪访潘柽章时,柽章特地就此规劝,不可因之而稍贬其节。炎武于友人规劝感念不忘,事后为文追忆道:“予之适越,过潘子,时余甥徐公肃新状元及第。潘子规余慎无以甥贵稍贬其节,余谢不敢。”

第七讲《南北往返 风尘仆仆》第四节《南下浙江》:

同年秋,顾炎武结束浙江之行,北返苏州。此次南游,往返皆访潘柽章于吴江韭溪,炎武事后为文追忆道:“予之适越,过潘子,时余甥徐公肃新状元及第,潘子规余,慎无以甥贵稍贬其节,余谢不敢。”

两节紧挨着,却引了亭林《书吴潘二子事》的同一句话,如果这两节是同一个人写的,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毕竟连我这个读者都察觉了,作者当不会重复引一段话而毫无知觉。而且,引文断句和标点的差异也说明这两节应该不出于同一人之手。

但本书还是有一些亮点,如对亭林是否参与昆山抗清活动的考证,以及对亭林北游不返之原因的谨慎处理。

总的说来,这本书只是一本应酬之作,勉强可作熟悉亭林生平之用,余无足观。

又,亭林《与人书十八》曰:

《宋史》言劉忠肅每戒子弟曰:“士當以器識為先,一命為文人,無足觀矣。”僕自一讀此言,便絕應酬文字,所以養其器識而不墮於文人也。懸牌在室,以拒來請,人所共見,足下尚不知邪?抑將謂隨俗為之,而無傷於器識邪?中孚為其先妣求傳再三,終已辭之,蓋止為一人一家之事,而無關於經術政理之大,則不作也。韓文公文起八代之衰,若但作原道、原毀、爭臣論、平淮西碑、張中丞傳後序諸篇,而一切銘狀槩為謝絕,則誠近代之泰山北斗矣。今猶未敢許也。此非僕之言,當日劉叉已譏之。

“盖止为一人一家之事,而无关于经术政理之大,则不作也。”这在今天应该很难吧。可惜,可惜。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顾炎武评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