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彼岸 人之彼岸 7.7分

人与AI的未来之争

破茧成蝶
2018-01-26 10:30:04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中国大陆流行的小说也算是百花齐放,但是在这块没有科学基因的土地上,科幻这一脉就一直很小众,相反根植于某些神话传说的奇幻和玄幻小说倒是大放异彩,甚至出口国外,把老外的网络论坛都攻陷了。这里不得不说,老外经常搞不懂我们的洪荒之力,一如在互联网科技席卷全球、美国科幻大片备受吹捧之前,我们都不太能有耐心去研究科幻小说所立足的物理、数学、生物、天文、神经科学等硬知识。我一个朋友调侃地跟我说,你们读科幻的人真是太有文化了。言外之意,大概是说科幻小说是有阅读门槛的,不像青春玛丽苏小说,你只要能区分性别与颜值,读下来就没有什么问题。也许正是如此,在大多数科幻迷眼中,硬科幻才叫科幻。当郝景芳的短篇小说“北京折叠”在2016年获得雨果奖时,人们自然要把她与2015年的雨果奖获得者刘慈欣作对比,褒贬不一的评价中,有一种说法是她写的科幻是“软科幻”。因为她只是借助了并不复杂的科幻结构,而想要折射的却是现实的生活。所以当郝景芳在获得雨果奖之后又新创作了一本小说集《人之彼岸》之后,我猜她承受的压力可能更大。

如果要给科幻下一个定义,可以引用豆瓣网友对《三体》的一句评论:(科幻能)照出一个可能性的未

...
显示全文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中国大陆流行的小说也算是百花齐放,但是在这块没有科学基因的土地上,科幻这一脉就一直很小众,相反根植于某些神话传说的奇幻和玄幻小说倒是大放异彩,甚至出口国外,把老外的网络论坛都攻陷了。这里不得不说,老外经常搞不懂我们的洪荒之力,一如在互联网科技席卷全球、美国科幻大片备受吹捧之前,我们都不太能有耐心去研究科幻小说所立足的物理、数学、生物、天文、神经科学等硬知识。我一个朋友调侃地跟我说,你们读科幻的人真是太有文化了。言外之意,大概是说科幻小说是有阅读门槛的,不像青春玛丽苏小说,你只要能区分性别与颜值,读下来就没有什么问题。也许正是如此,在大多数科幻迷眼中,硬科幻才叫科幻。当郝景芳的短篇小说“北京折叠”在2016年获得雨果奖时,人们自然要把她与2015年的雨果奖获得者刘慈欣作对比,褒贬不一的评价中,有一种说法是她写的科幻是“软科幻”。因为她只是借助了并不复杂的科幻结构,而想要折射的却是现实的生活。所以当郝景芳在获得雨果奖之后又新创作了一本小说集《人之彼岸》之后,我猜她承受的压力可能更大。

如果要给科幻下一个定义,可以引用豆瓣网友对《三体》的一句评论:(科幻能)照出一个可能性的未来和一个想象性的解决。但是如果要细细去品读每一部科幻小说的内容,从技术上来说,它涉及作者对科技的理解和对科幻故事模式的掌握程度。从灵魂上来说,它最终想要表达的,是作者在他构思的故事线中隐藏的某种情怀与诉求。如今,我们每天被各种或耸人听闻或激情澎湃的科技新闻狂轰滥炸,再加上各路科幻电影的轮番上映,所有路人都对科技不再陌生。十年前《三体》里令人惊艳的VR现在也不算是科幻了。因此,科幻小说比其他文学作品更依赖于信息的更新,或者说它有一定的即时性——科幻作家要比大众对信息的了解与感悟提前走好几步,脑洞之大也要异于其他作家。

郝景芳在某些活动中介绍《人之彼岸》时,她说这本小说是为《北京折叠》写“续篇”,可能有人会误解为它是“北京折叠”的续集,但是按照她的意思,续篇指的是新的小说是在更新“北京折叠”里的“技术”。“北京折叠”里浅尝辄止地提及了在未来AI的铁蹄之下,大量底层的人会失业,无处可去,只能被折叠进夜里。那么“人之彼岸”就要细细分析下这“害人”的AI。作为一个已经扬名的科幻作家,郝景芳显然在更新她的科技知识库。她似乎有些刻意地要把AI,这个2017年的热词,拿出来好好讲一讲。

关于AI对人类就业的威胁,早在2015年金融时报的年度图书《机器人时代》(rise of robot)中就有大量介绍。只是在经过2016年媒体的多次渲染,它才在2017年变成一个常识进入到大众的视野中。如同“阿尔法狗”“比特币”这类热词,我们几乎没有选择的机会,它们就以无处不在的强势进入我们的日常。但是通常我们知道它是什么,却很难对它进行更加细化的描述。如果你想象一下你现在去跟你的朋友或者家人解释AI是什么,你脑中可能会出现一些零碎的片段——它计算能力很强,它打败了世界冠军,它真有很有可能取代人类哦……然后呢?可能就没有然后了。

郝景芳在《人之彼岸》中写了六个小故事,每一个都不是宏大的叙事结构,在我看来颇有点像把AI目前所拥有的本事,以及伴随这种本事产生的人机对弈用故事的形式摆了出来。比如在第一个故事“你在哪里”中,她写了一个分身产品,把这个产品随身携带,当你需要安慰时,它就可以随时拥抱你并且情意绵绵。你还可以边开会边演讲边布置任务,反正拥有它,你就像拥有了孙悟空的毫毛。在第二个故事“永生医院”中,她写了一个有点像仿生人的机器人,它能完全代替真正的人来填补他们离开后的社交真空。这里其实想说的是AI领域一直津津乐道的“意识上传”——人体已死,但思维永存。第三个故事“爱的问题”,她写了一个超级AI的创造者被谋杀,在这个谋杀案中疑点重重,那么人和AI,究竟谁才是凶手?这里是在引入AI领域一直颇有争议的,同时也是相当一部分科幻影视作品的主题——AI的伦理道德问题。最后一个故事“人之岛”,她写了一个被异化的地球,地球上人人都听命于超级智能宙斯,不同于其他科幻小说的设定,宙斯看起来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拥有了人类对自己的决策权。这里的宙斯是大数据的集合,大数据几乎是养活AI,使它能够所向无敌的最主要的粮食。

如果可以把所有的科幻小说放在一起拉一个时间线,那么郝景芳可能是站在离我们的现在最近的地方。无须跨越一个由物理、化学或天文学等科学知识交织的背景,就能迅速理解她笔下的人物。她的小说本身就是在传递并不遥远的科技信息,以至虽然被冠以科幻,却显得很真实。这种关照当下的写作手法与“北京折叠”颇为相似,但是主题上换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如果说“北京折叠”关心的是社会问题,那么《人之彼岸》关心的则是心理问题。

很少有短篇小说集子是致力于表达某一个定义清晰的主题的,它们通常都是作者作品的松散集合,收录的每个小说都自成一体,与其他并无关联,包括收录了“北京折叠”的《孤独深处》也是如此。我有看到《人之彼岸》的一些书评,采用了通常我们对短篇小说集的评论模式,作者会说喜欢某一篇或者不喜欢某一篇,再解释下为何喜欢和为何不喜欢,这种评论一般还是针对剧情设计展开的。但是我在读了《人之彼岸》第二部分的非科幻思考之后,发现前面六个故事的架构并没有特别的反转,但最大的创意却是每一篇都在探讨AI所缺乏的一种“人性”。

比如前面提到的第一个故事“你在哪里”中,分身产品挺有意思,也非常厉害,但是它没有给女主角带来安慰,这是因为AI还不具有真正的共情能力,它对你的安慰,只是因为它被植入了你需要的安慰,而不是它自己产生的安慰。最后一个故事“人之岛”中,从出生后就被置入了人工芯片的人类,失去了产生情绪的能力,跟100多年前还不具备情绪能力的机器人倒有几分相似了。所以,后面对这些因人的心理和大脑结构的精妙而产生的“人性”的科普分析,反而超越了前面小说部分的分量。读起来,似乎所有的故事都是为了后面的科普文章做铺垫,全部的内容便自然归结到AI这个话题之下。

大概是非常强硬的理工科背景,我觉得郝景芳不是一个特别会煽情的作家,却是一个很优秀的科普作家。她很跨界,从物理到经济到心理再到教育,她的人生轨迹好像总在变道,所以她写起小说来忍不住彼此都有融入。尤其是心理与科技的关联,可以说是《人之彼岸》科幻外衣下的终极主题。

事实上,科技的发展史本身也是一部人类心理的探索史,机器的深度学习模拟的就是人脑神经网络的运作原理。美剧《西部世界》里构建了一个由机器人组成的园区,尽管他们通过了图灵测试,但是令他们变得更像人的,不是他们被制作出来的血肉之躯,而是他们的认知里有了“你”和“我”之分,并苦苦寻觅一次次被删除的痛苦记忆。这种无论如何也要保留下来的对痛苦的体察,成了他们越来越像人的证明。归根结底,所有关于AI的作品要探讨的都是人与AI的距离还有多远,以及当他们越来越近时又将以何种方式相处。郝景芳的《人之彼岸》也不例外,可能在这样的作品中,作者所持有的观点才是点睛之笔。

人脑的前额叶里集中了孵化人类非理性冲动的化学物质,它导致人会联想,会犯很多错,会害怕,会喜新厌旧,会大哭大笑,经常没有什么理由就要义无反顾,如同“人之岛”中的船长凯克,带领大家离开那样的地球是英雄主义,但这种带领也有自己情感上的私利。郝景芳的科普文章里,分析了引起人类感性思维的众多心理学概念——感知、情绪、情感、动机、社交,是它们让人类不如AI单纯。我们总是盛赞数据的客观,但是AI却像一面镜子,照出了人类心理世界的丰富和饱满,它们是无法用数据简单地赋予分值的。人类想摆脱的那些矛盾、迟疑、激动、欢呼等情绪,恰恰是AI最渴望的东西,我似乎读懂了所有科幻电影担心的未来,但是郝景芳反倒透出一股反科幻的冷峻,她说AI不能代替人类。

郝景芳始终也不愿把目光从现实中撤走,尽管她笔下的人物都活在未来。在最后一个故事里,她设置的背景也不是人离开地球,而是太空中的地球人回到了地球。她想用AI的强大来凸显人性的可贵。人性可以揣摩,但是不可以设定;人性有规律,但是规律总会被打乱。人类世界里有很多看似糟糕的意外,但这些意外却驱动了人类创造力的源源不断。正是经常能够做到从无到有,这场与AI的战争,人类才一定是赢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之彼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之彼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