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猎手蠢蠢欲动,暗影中木叶的火光拂过

Summerice818
2018-01-26 09:44:22

2017年3月23日,十五年的《火影忍者》终告完结。 也正是在那段时间,我开始着手进行麦卡勒斯系列作品的全盘规划。

麦卡勒斯与岸本齐史,约翰·辛格与漩涡鸣人,这完完全全是两个次元的人物,一般情况下,似乎没人会把他们放在一块儿。但在那段时间里,我突然觉得,这两部作品,对彼此都是来自另一个次元里的绝佳注脚。

那个独自住在阁楼里的聋哑人,那个独自住在阁楼里的金发少年,在不同的次元里,产生了奇异的对照。

湖南文艺出版社新译《心是孤独的猎手》

毫无疑问,麦卡勒斯是刻画“孤独”的天才,在她的笔下,孤独细分出多种面貌:爱而不得,热血空凉,理想囿于现实,热闹下的疏离……在她的文学次元里,角色们相遇、对话、冲突,但每一个人都在自说自话,在群戏场景设置中却上演着一出

...
显示全文

2017年3月23日,十五年的《火影忍者》终告完结。 也正是在那段时间,我开始着手进行麦卡勒斯系列作品的全盘规划。

麦卡勒斯与岸本齐史,约翰·辛格与漩涡鸣人,这完完全全是两个次元的人物,一般情况下,似乎没人会把他们放在一块儿。但在那段时间里,我突然觉得,这两部作品,对彼此都是来自另一个次元里的绝佳注脚。

那个独自住在阁楼里的聋哑人,那个独自住在阁楼里的金发少年,在不同的次元里,产生了奇异的对照。

湖南文艺出版社新译《心是孤独的猎手》

毫无疑问,麦卡勒斯是刻画“孤独”的天才,在她的笔下,孤独细分出多种面貌:爱而不得,热血空凉,理想囿于现实,热闹下的疏离……在她的文学次元里,角色们相遇、对话、冲突,但每一个人都在自说自话,在群戏场景设置中却上演着一出出独角戏。

约翰·辛格对安东尼帕罗斯完全敞开了自己的心,他的手总是不停地比划,不管对方到底有没有听懂他的话。而在安东尼帕罗斯被送进精神病院之后,辛格的角色发生了置换。他被动成为了那个接纳者,他遇到的每个人都把他当作那个能理解自己的人,一股脑地向他倾诉。但这种交流是单方向的,没有人从辛格那里获得过回应与反馈,正如安东尼帕罗斯从未积极回应过辛格一样。但他们却执拗或刻意地把对方的沉默当作是认同。每个人都是在自欺欺人,也许他们心底里其实知晓这一点,但没人愿意拆穿,因为对方是他们最后的救赎,必须抓住这一根救命稻草,才能维系他们心里那一点光。而在接纳者不再存在之后,这些角色内心的支柱顿时崩塌。

绝对的孤独的由来,恰恰是因为我们想要摆脱孤独。

心是孤独的猎手,它猎捕的恰恰就是孤独本身


最早看《火影忍者》,是被那些热血中二的人打动,跟着他们慷慨激昂,奉行着“有话直说,这就是我的忍道”。但慢慢地成长,我越来越觉得,《火影》的另一个名字,是孤独,是不断逃离孤独又回归孤独。

忍者是尘世的隐者,原本就是注定孤独的一群人。即使他们总是以忍者小队的群像出现,但岸本齐史会给每个角色心里注入不为人所知的痛苦,这些背景让他们个人更加立体,也更加孤寂。

主角鸣人的故事就是从孤独开始的。他的出场却热闹得很,整得村子里一片鸡飞狗跳。极度的喧噪下,隐藏的却是他那颗渴望关注与认同的心:就算被人抱怨、训斥,也比被人忽视躲避要来得好。对于一个出生就失去父母、因为体内封印了尾兽而被村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人来说,他最想要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羁绊。

所以面对佐助、我爱罗等等这些在他生命里留下深刻烙印的人,他都拼尽全身气力去卫护。即使这些人都背负着各自的孤独,即使鸣人也并不能完全理解他们,但他无所谓:即使我们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即使我们知晓彼此痛苦却又无法理解对方的痛苦,但这并不重要。两个孤独的灵魂靠在一起,也许并不能互相取暖,但至少能给彼此更多与孤独共处的勇气。灵魂与灵魂相遇,这就是羁绊的可贵。

接受孤独的绝对性,接受人类无法互相理解的事实,才能更诚挚且不带负累地去爱。


麦卡勒斯笔下的孤独,干净利落,一开场你就知道,这是一个关于一群无望的人的无望的故事,孤独的心急迫地寻觅光亮,却更沦为暗影中的猎物。而紧接着,岸本齐史又告诉我们,绝对的孤独并不是一件绝对可悲的事,即使背负着不同质的孤独,也并不影响我们去爱人与被爱。

有时候想想,在这个“所谓心意相通,不过误会一场”的世界上,还是有人试图爱你、用他的方式走近你,即使不能理解,却依旧拥抱你的一切,无论是柔软还是尖刺,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对抗孤独,接受孤独。这份原罪,带着多大的可悲,就会带来多大的幸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心是孤独的猎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心是孤独的猎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