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人类简史 9.1分

两个有趣的问题

风中的铃
2018-01-26 00:59:54
问题一:农业革命如何起源以及农民何以逐渐取代狩猎采集的部落?
      智人在偶然的条件下开始驯化动植物,而不是像以前一样靠野生的动植物维生,逐果实猎物而居,他们开始干预并操纵动植物的生长情形,如羊应该在哪片草地吃草,豌豆该生长在哪儿。由于在我们祖先所狩猎采集的成千上万物种中,适合农牧的只有极少数几种,因此农业革命的起源地发生在中东、中国和中美洲而不是澳大利亚等动植物(如长毛象、松露等)难以驯化的地方。书中讲到驯化时有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那就是现在仍然是地球人的主食之一的小麦,从表面上看是智人驯化了植物,但作者却从另一个角度看到实际上是植物驯化了智人。以小麦为例,在未被驯化之前,它不过是许多野草中的一种,只出现在中东一个很小的地区,但在短短一千年内,小麦突然传遍世界各地,在现代的农场中,我们可以看到大片的麦田波浪起伏,几百公里内完全没有其他植物。
       伴随着农业革命,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首先,人类的活动从爬果树、追猎物转变为打理麦田(清理石块,除去杂草,挑水灌溉等),放牧牲畜等。生活方式则转变为定

...
显示全文
问题一:农业革命如何起源以及农民何以逐渐取代狩猎采集的部落?
      智人在偶然的条件下开始驯化动植物,而不是像以前一样靠野生的动植物维生,逐果实猎物而居,他们开始干预并操纵动植物的生长情形,如羊应该在哪片草地吃草,豌豆该生长在哪儿。由于在我们祖先所狩猎采集的成千上万物种中,适合农牧的只有极少数几种,因此农业革命的起源地发生在中东、中国和中美洲而不是澳大利亚等动植物(如长毛象、松露等)难以驯化的地方。书中讲到驯化时有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那就是现在仍然是地球人的主食之一的小麦,从表面上看是智人驯化了植物,但作者却从另一个角度看到实际上是植物驯化了智人。以小麦为例,在未被驯化之前,它不过是许多野草中的一种,只出现在中东一个很小的地区,但在短短一千年内,小麦突然传遍世界各地,在现代的农场中,我们可以看到大片的麦田波浪起伏,几百公里内完全没有其他植物。
       伴随着农业革命,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首先,人类的活动从爬果树、追猎物转变为打理麦田(清理石块,除去杂草,挑水灌溉等),放牧牲畜等。生活方式则转变为定居,以便更好地管理麦田牲畜。但这些转变带给智人的其实弊大于利,随之而来的除了能无需担心野兽的袭击、避免风吹雨淋外,还有种种之前不曾有的疾病,以及由于农作物歉收造成的饥饿甚至死亡,而农民为了保护田地也往往大大出手,智人变得比原来的生活更加艰辛与不满足,因此作者说农业革命是一场骗局。
       然而,既然狩猎采集时的生活更加缺少威胁,那么为什么最终还是农民取代了采集者?我们或许可以从《自私的基因》里找到答案。物种演化之成功在于其DNA拷贝数的多寡,而不是个体的幸福。如此看来,农民虽然过着更为艰辛的生活,但不可否认,农业革命后智人的数量得到了极大的增长。正如作者所指出:农业革命的本质其实就是让更多人以更糟的状态活下去。我们可以看到,对智人和小麦,这其实是一种双赢,小麦为智人提供了更多的粮食因而能够养育更多的农民,同时也淘汰掉了那些狩猎采集的部落,而智人也让小麦从众多杂草中脱颖而出,播种到世界各地。
       最后,作者还给出了一种关于驯化如何产生的可能解释,考古学家在全球发现多处由狩猎采集者建造的石柱,其中最为著名的是英国的哥贝克力石阵,而距其30公里远处发现有一种驯化的小麦起源于此,这不禁让人联想,采集者之所以从采集野生小麦转而自行种植小麦,可能并不是为了增加日常食物供应,而是为了支持某种神庙的建筑和运作。

问题二:快乐这件事是否适用于自然选择的原则?
       首先,已经有科学研究证实人的悲观或乐观更大程度上取决于基因,其次是后天的环境影响。我们可以先用更加严格的表述重申一下这个问题:自然选择是否倾向于淘汰掉悲观基因而让乐观基因传递下去?作者的观点是不能。但他给出的论据显然太过单薄且难以令人信服。作者用的是举例论证:“如果是个快乐的孤独隐士,对上两位整天焦虑的爸妈,前者会绝种,而后者却能把基因传下去。”这仅仅是个例,隐士毕竟是少数,我们也知道乐观的人并不都是倾向于单身的。如果按照作者这个推理,我们可以类似地作出下面的推断:一只羽毛颜色更为鲜艳的雄孔雀瞎了眼导致没有雌性与它交配,而另外有一些羽毛颜色并不鲜艳的雄孔雀却和雌孔雀交配并有了后代,所以自然选择并不偏爱使羽毛颜色鲜艳的基因。这显然是错误的。另一方面,在经济情况等其他条件相近的情况下,一个女性或男性应该更倾向于选择性格乐观的人作为配偶,或者说性格乐观的人更容易找到配偶,而且他们的后代有更高的存活率,因此乐观基因是更容易传下去的。而且事实是人类基本上是一种乐天的动物,试想,假如远古时有一个人类族群,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身上带有悲观基因,遇事多持悲观态度,遭到挫折不主动找办法去解决,而有另外一个族群,大多数人身上带着乐观基因,遇到困难能积极面对,那么经过N个世代的演化后,哪个族群能更加发展壮大而不至于消亡呢?到现在,智人经过数万年的繁衍生息进化成了我们现在的样子,在这期间不断与自然界抗争,才取得了辉煌的文明。或许有人会争辩说现代人患抑郁症的越来越多,但毫无疑问这大部分的人是由于外界的环境压力引起的,而不是先天的基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类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类简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