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与潘多拉:存在主义之于现实的潜在两面

YoungKingdom
2018-01-26 看过

挺薄的一本小书,前面的一小部分差不多算是游记,延续了加缪的写作风格:带有后末日色彩的疏离感。真正值得反复阅读和思索的是“游记”之后的部分,虽然也就100多页,但我觉得这极具连续性的几大部分代表了加缪的思想根基与精华,闪闪发着光!主要围绕着加缪以“反叛”为核心哲学的存在主义,分为《反叛者》、《形而上学的反叛》、《历史的反叛》、《反叛和艺术》。

对人的目的和创造的目的提出异议,这是反叛的形而上学所在;根源还是在于“价值”,反叛者其实更多的是提出挑战,而不是否定;存在主义从来都不是否定式的思维,更多的集中在怀疑和挑战既有的或者是潜在的所谓“律则”,因为它本来可能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律则”;正所谓:至少他不取消上帝,他仅仅以平等地位同上帝交谈。这一部分,我认为是加缪反叛式存在主义哲学的全部基础,这一点我几乎是完全认同的,并且也是我自己学习到的思维根基,感谢加缪。

在《反叛的诗歌》篇章中,加缪引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的第二男主角伊凡作为例证。反叛者酷爱存在着的东西,并且又拒绝对现实提出非议、否定,那么他们最终的归宿即是在“行动”中了,这很重要。正如文中的一句话:他不信神,但他在无信仰中得不到安宁。或许,在基督教与无神论之外,存在主义为我们提供了最“得体”的归宿。以及,无神论的反面从来都不是有神论,后者还可能是更极端的有神论。

“历史的反叛”属于比较容易理解的部分,但是能够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感同身受,其实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这一块的核心逻辑,我个人觉得跟进化论息息相关。之于存在主义领域的思维体现,我是赞同进化论的(虽然在其他的一些领域,我不赞同),后者甚至是前者的哲学基础和前提之一。从逻辑上讲,有些像是理性之于神性的迭代;然而我们每个人都是进化论的产物,所以从我们本身的视角跳出来去感受这种“历史幸存”的感觉,几乎是一件mission impossible的事情。

顺着这些思维角度,加缪谈到了超现实主义。它几乎是出于历史必然的因素,站在了存在主义的“阵营”。然而我倒是认为超现实主义虽然脱离了既有的世界规则,然而它们却又迈向了另一种规则、宿命与规律,相比在艺术领域的成就,我实在觉得超现实主义在哲学层面真的是乏善可陈。因为其绝对的反叛、完全的服从、有规则的破坏、诙谐和对荒谬的崇拜,超现实主义无不在对一切提出诉讼,永远在重新开始。说到底,超现实主义其实是反社会和反理性的,这就与存在主义真正的内核背道而驰。因为无论是“正”还是“反”,我们所推崇的闪耀着光芒的存在主义,并不是就要去做上帝之书的,亦不是去做潘多拉之盒的。

它不应该为任何因素所左右。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