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纸上得来终觉浅?

心婧如水
2018-01-25 看过

文章同步发于本人公众号珞珈小径:http://mp.weixin.qq.com/s/oVzeSdti7J9uU0EEa_9D4w

中国古人云“纸上得来终觉浅。”又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深以为然。然而,这本《纸上动物园》,颠覆了我的认知。 你以为这是一本博物志,却不期是本科普书;你以为这是本科普书,却不期是本艺术品;你以为是本艺术品,却不期是本哲学书。 这本北京联合出版社出品的《纸上动物园》,大开本全彩设计,让人读的欲罢不能。作者是英国肯特大学科学史讲师夏洛特·斯莱。整本书分异域生物、本土生物、家养生物和怪异生物四个部分,向读者呈现了大量动物图片。 全书最吸引人眼球的自然是一帧帧珍贵而华美的动物图谱。然而,如果你仅仅把它当作图谱,那显然低估了这本书的价值。要知道,这本书可是被誉为“一生只珍藏一本科普书,非《纸上动物园》莫属”。 不信,读读《纸上动物园》的引言,集历史、文化于一体,将纸上动物园的前世今生娓娓道来,文字通俗易懂、行云流水,本身就是一篇绝美的论文。从孩子们以英文字母顺序游戏,脱口而出的单词是动物起始,到学者考究诺亚方舟的大小来计算是否容纳得下世界上各种成双成对的动物;从贵族收藏实体动物的意义谈起,到因财力和存储困难,学者只能通过纸上动物园来实现汇集所有动物物种的理想;从绘制动物来解释圣经故事是否会导致“人们不听上帝的训示”的争论,到美学上关于“如实呈现”的含义的探讨。于是,我终于恍然,漫漫历史长河中,关于动物的图谱的认识也存在着那么多的故事。而对动物的记录史,不仅穿越了木版画、铜版画等不同的印刷阶段,也穿越了人类的认知和思辨,闪耀着艺术家、哲学家、博物志学者的智慧和力量。 当然,最妙的还是一副副图片。

这幅螃蟹,逼真写实。最近我在读《蒋勋说红楼梦》,很自然的想起薛宝钗咏螃蟹的那句:“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看了图片边上的文字,才知道托马斯·贝尔致力于对甲壳动物的研究,弥补了学界对这方面的研究空白。

女人眼中最美的动物,大概莫过于蝶类。这幅《天堂凤蝶》真美,名字也很美。蝴蝶脆弱,作为标本不易。前段时间去过自然博物馆,这幅图片与看到的标本非常神似,画工让人叹为观止。

而有的插画则让人感受到古典的力量。虽不能足够直观的展示动物,却足以穿透历史的尘埃让我们看见那些动物。比如,猎鹰也出现在牌桌边或教堂里。

这些图片或纤细或厚重,于细微处将动物的形态刻画的栩栩如生。 一次性读完这本厚重的《纸上动物园》看来不可能,慢慢读吧。毕竟,余生很长,对这本“一生只珍藏一本科普书”,何妨在慢慢阅读中细细体味文化、美学和博物学的博大精深。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纸上动物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纸上动物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