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1分

道恩爱夫妻不到头

林秋千
2018-01-25 21:52:33

前阵子读了沈复的《浮生六记》,见识了被林语堂评价为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芸”,体味了沈复对爱妻的缱绻深情,欣赏了一对中国古代恩爱夫妻的有趣日常。 只是因为知晓后来芸将离世,闲适恬静的美好日子好像总是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忧愁。沈复在最初就说,“恩爱夫妻不到头。”让人内心为之一颤,微微叹气。 老一辈常说,恩爱夫妻不到头,吵吵闹闹过一生。金庸也说过,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李清照和赵明诚门当户对、意趣相投、诗词唱和,令人艳羡。李清照在丈夫远游时,因思念心切,写出“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样缠绵悱恻的深情诗句,一直被世人称道。 二人的闲暇时光也是诗情画意、怡情悦性。常常在饭后坐在归来堂中烹茶,指着满屋的书籍互相拷问对方,猜中的人先饮茶,以此消食取乐。 然而赵明诚也只是陪伴了她一小段时光,早早撒手人寰,留她一人在这世上颠沛流离。 陆游和唐婉青梅竹马,婚后相敬如宾、夫唱妇随。却因陆游母亲担心儿子深陷夫妻小爱而影响前程,棒打鸳鸯。数年后,陆游在苏州沈园巧遇唐婉,写下凄美遗憾的《钗头凤》: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唐婉虽已另嫁佳人,读后仍伤感不已,仇怨难解,郁闷染疾,不久离世。陆游闻之悲痛难忍,后又重游沈园,提诗感怀。临终前一年再游沈园,写下最后一首怀念唐婉的诗:《春游》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此般深情让人动容,仍未能逃脱半路离别的命运,扼腕惋惜,不禁唏嘘。 若说古人命运受封建礼教和社会环境影响,夫妻难白头。现代恩爱夫妻所受制约会少很多,但依然有人难逃魔咒。 三毛与荷西在一起的时光是三毛短暂一生中难得的明亮时光。她在与荷西相爱之前感情曾遭遇不幸,是荷西将她带到一个新天地。 荷西问三毛:“你想嫁个怎样的人?”三毛说:“看顺眼的,千万富翁也嫁;看不顺眼的,亿万富翁也嫁。”荷西:“说来说去还是想嫁个有钱的。”三毛看了荷西一眼:“也有例外。”“那你要是嫁给我呢?”三毛叹了口气:“要是你的话,只要有够吃饭的钱。”“那你吃得多吗?”荷西问。“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三毛想去撒哈拉,荷西就先她一步在撒哈拉找了份工作。荷西上班的地方离家较远,三毛每天开三个小时的车冒着沙漠里走沙与龙卷风的危险去接他回家;每天骑脚踏车给他送好吃的食物。 三毛说,“他是我生生世世的夫妻,以前的一切感情的纠缠、枝枝节节都不算了,我就变成这样纯洁的一个人,就是他的太太。” 如此纯净、深沉的爱情,也随着荷西的早逝而烟消云散。 难道世间真情果真如此,深爱则遗憾,深情则辜负,吵闹冷漠反而一辈子?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太多事物我们无法强求也无法回避,但又有几人能够真正相伴到白头呢?沈复之所以觉得相守短暂,是因为欢乐不知时日过。相爱的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同样,恩爱夫妻在一起时总会觉得时光飞逝。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都如弹指一挥间,离去则痛不欲生,感慨恩爱夫妻不求同年同日生,也无法同年同日死。 不是命薄福浅,而是欢愉不惜时光逝。 若夫妻反目,争吵冷战,定会觉得度日如年,备受煎熬。即使不能白头也不会抱恨终身,甚至会觉得这是一种解脱。离开,也许更能让人欢愉。 假如沈复当初就知道芸娘的结局,还会选择娶她为妻吗?他定会如此选择。文章伊始他便说:“两小无嫌,得见所作,虽叹其才思隽秀,窃恐其福泽不深;然心注不能释,告母曰:‘若为儿择妇,非淑姊不娶。’” 你看,即便他猜到她福泽不深,仍然坚持非淑姊不娶。人世间的事就是如此,只有不计后果、不怕被伤害的爱才能充实生命;只有刻骨铭心、恋恋不舍的人才能让人尝尽人间甜蜜。 就像泰戈尔说的,天空不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