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夺取”与“赎罪”

乙一
2018-01-25 看过

白夜行

间歇性阅读,读了几个月,这本被冠名东野圭吾作品中的无冕之王。读完的那一刻,不免有些失落和失望。我并不是说单一的某个方面,而是整体感觉达不到能令我打心底里感受人物内心的程度。

东野的推理从来都不缺情感。毕竟好的推理小说一定要伴随着深刻的,或者令人绝望,或是令人感动的动机。

这本书可能特殊在基本没有直接的亮司和雪穗的内心描写,从来都是以其他角色的视角来慢慢刻画。也是本书厉害之处吧。

每一章当中都有亮司和雪穗两人的交点。两条看似平行的线,在非常隐秘的地方相交,两条线相互穿插,编织成了一朵恶之花。

在两条线穿插过程中,有很多隐晦的小细节,让读者去发掘,也算是个阅读中的乐趣吧。例如迟泄的亮司如何在尸体里射精?亮司为什么说典子的手小?显然雪穗当晚去宾馆不仅仅是要了个洗发精。。

本书中的所有案件的背景都是上世纪末,在信息发展刚刚起步时,没有监控,也就可以有很多作案手法。同时故事又紧紧贴合当时日本的历史背景。

当雪穗面对被强暴的美佳脱下衣服,露出自己的胴体,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雪穗会多次用同一种手法来夺取对自己不利的女人的灵魂。因为她深知这是最有效的。也明白了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亮司当场决定杀死自己的父亲。

两个小孩子当时对于成年人的世界会是怎样的绝望,以至于灵魂都被禁锢在了那个废弃的大楼里。

将成年人世界里的恶带到纯真的儿童世界,这种题材似乎很能抓住读者的心,让读者心生同情和仇恨。

说实话,对于警察在当时社会存在成年男性买小女孩这种事情毫不知情,这件事上,我觉得可能有点牵强。毕竟笹垣还是如此刨根问底的人,要不就是当时还没流行起来。

笹垣说亮司和雪穗是互利共生,说得对,但不全对,毕竟他们俩的立场不同。亮司这个人物一直围绕着“赎罪”。而雪穗的行为则整体概括为“夺取”。亮司干着脏活,从来都是见不得光。而雪穗虽有小偷小摸的勾当,但在别人眼中一直是光彩夺目的存在。这两个人物显然是不平等的,但是为什么这两个不平等的人物可以一直这样“共生”着活着呢?这就回答了亮司和雪穗之间存在的关系,这个问题了。我不能确定雪穗与亮司的感情是否是我们平常人眼中的爱,毕竟雪穗和亮司的遭遇使他们本身不一定会拥有这种感情,我能确定的仅仅是他们拥有的只有对方,懂真正的自己的只有对方,明白自己到底有多丑恶的也只有对方。从这点考虑,也许他们并不会爱上对方。也许他们只是互相舔舐伤口,一个无止境地夺取,让自己远离儿时环境,成为与自己的母亲毫不相关的大人;一个只知赎罪,永远在昏暗的通风管中爬行,没有目标,没有生活的乐趣,直到最后心爱的剪刀带给了他解脱,就像当时插进他父亲胸膛时带给他的禁锢。

雪穗一直在索取,她要得到所有她不曾拥有的东西。亮司则在赎罪,那些他父亲的犯下的罪,自己的弑父罪。父亲不着家,母亲放荡,而在亮司内心中唯一一个发光的存在也被成年人的邪恶侵蚀,他很悲伤,绝望,觉得很对不起这个美丽的存在被自己的父亲玷污,他决定赎罪,决定为了她自己甘愿做一切。而反观雪穗,她从小条件不好,想着和母亲努力相依为命,却遭到母亲的背叛,背地里把她卖给了别的男人,她甚至没有反抗,没有了愤怒,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么爱自己的母亲会将自己卖给别人,也许是因为贫穷吧?也许是因为我不够好吧?那好,那我一定要像《飘》里面的女主一样,靠自己的努力让自己的远离这种丑陋的地方。

我在想,大阪对于雪穗和亮司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是儿时的回忆?是内心的伤疤?是丑陋的成人世界的代表?最后雪穗在大阪开店意味着什么?告诉别人。也告诉自己自己终于真正成为了自己想成为的人吗?亮司为什么要冒险出现?因为这是她的梦想,所以同时也是他的梦想吗?或是告诉世人他们终于在这个丑陋的世界站住脚了?她的夺取终结了?他的赎罪也到此为止了?如果没有,那为什么要出现?

最后雪穗面无表情说不认识死者,这确实已经说明她内心的起伏已经不允许她做出该有的表情。如白色剪影般的背影以后是否是雪穗儿时得知自己被卖给男人时的表情呢?没有愤怒没有怨恨,只有绝望和空虚。她将如何走在失去光亮的黑暗中?唯一能理解她的人消失,自己将戴着面具独自走完剩下的人生。也许相比于雪穗,亮司才是幸运的,当然也比雪穗更可怜。

在本书中,相比于果断利用身边人来上位的雪穗,亮司在待人处事中表现出了更多的,雪穗所不具有的人性。每次亮司都是自己一个人去干脏活,要出事之前也会离开身边的人。虽然关于园村和他的女朋友,要是在书的结尾有点交代可能会更好,让亮司这个角色更加具有人性。

再说说雪穗对于一成的情感。如果说大学时期害江利子是为了夺取不喜欢自己的男人的心,那为什么又要答应高宫的追求?因为她知道就算没有江利子她也得不到一成。那为什么之后迟迟不答应康晴,拖到养母死后,又勾引一成一次之后才结婚呢?也许是因为这一次和一成接触,终于让她对一成彻底死了心,结果答应了康晴。因为如果说她仅仅是为了上位,那康晴明显是比一成更好的选择,没必要拖这么久。之后也仅仅是把他调到别的部门,而不是让亮司去杀了他。江利子说雪穗爱的另有他人,这个人指的到底是一成还是亮司呢?对一成戴的手表过目不忘,还是在高宫的婚礼上,作者似乎就是想写成雪穗深爱着一成啊?或者她对于夺取男人心如此饥渴吗?明明还是个明知得不到的男人?这说不通。

评论里的热点貌似是亮司和雪穗之间的关系,还有雪穗对一成到底有没有爱慕。毕竟关于亮司和雪穗这两个人,书中一直都是间接描写,所以每个读者有自己的见解都是可以理解的。

总的来说,这本书中蕴含的人物情感确实很丰富,也让我们读者颇受感染。长达20年的故事,读起来一点也不觉得长,环环相扣,每个句子都很精炼,思维缜密,情节不拖沓,连最后在叙述支撑整个故事的基础的真相时,也是惜字如金。的确是非常不错的故事,挺精致,可谓是这个类别的书中的佼佼者吧。

18-1-25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