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有万般温柔,唯与她说

RW
2018-01-25 20:53:02
展昭大概是最符合我择偶观的男子了。
外形俊朗丰逸,清秀不失英挺,勇武不失儒雅。一袭素衣简束,干干净净。一柄巨阚在手,潇潇洒洒。
他心善,虽是习武之人,却从未恃强欺弱;他细腻,虽是萍水相逢,亦会暗中揣度你安危;他正直,心中自有三观,不依时事而变;他洒脱,人固有一死,此生自问无愧于世,便这么去了也无妨,收起悲切坦然面对。
没有显赫家世,没有大权在握,甚至不比包公聪慧,公孙策智慧。或许从小浪迹江湖,他待人处事看的通透却不世故。他宁愿投身官府,将自由束之高阁,只为堂堂正正为民请愿,安安静静做一点小事。
这样的人,喜欢上人家姑娘时,却也是腼腆害羞的。先是彷徨着想见她,再是与她说话时腾红的脸。如同情窦初开的少女,这个挥剑习武的男子也会在静夜独坐城头,脑中印着心上人淡淡的笑。这样的英俊倜傥,却从未恃宠而骄,反倒像个老实人,只是默默对姑娘好:她恼了,便让她骂几句;她争风,便让她得逞;她困了,便让她依靠;她饿了,早有吃食准备;她难过,便陪她不言不语。这样的滴水穿石的温柔,才让高高在上的端木上仙发出感叹:“展昭,你这个人,真的是很好……很好的。唉,你这么好,将来莫要被人欺负才好。”
然而这份体贴,只唯独她所有。书中有的是大家闺秀,落花有意;有的是貌若天仙,钟情之深;展昭不是不懂,却按着自己的逞强。她们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偏不喜欢。对于其他莺莺燕燕,连半分暧昧、半点希望也无。哪怕脚系红线,命中注定,如果不是她,那么这条红线便不存在。
如果展昭生在现代,定是名很称职的基层公务员。他爱岗敬业,从不消极怠工,更不会因儿女私情耽误办案巡查。对于每一位权利人,除了挣得他们应有利益外,更是做好回访后续工作。平日与同事相处融洽,总是记着他人多点,自己少点。虽是执法人员,却怀君子之仁,以理服人。
儒雅对内,强悍抗外。战场上挥斥巨阚,无畏生死。末了躺于山野,自知生还无望,也不怨不恼,只是担心着心上人日后孤寂,难免叹喟:“还因为,娘有哥哥嫂子照顾,大人有公孙先生陪着,有张龙、赵虎他们照应着,但是端木,只有我了。”
其实他,自小背井离乡,漂泊江湖,家人印象于年少只是翩翩浮影。这样的孤独竟未夺取他大爱之心,并赋予他骨子里的温暖与真诚。
恍然间宵风露浓,他手提微芒,蓝衫随风,亭亭而立。这般的温柔,对着她淡淡而笑:娘子,饿了吗?快随我进屋。
为此,万千世界,纵成上仙,也不及在他身畔来的安心。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开封志怪(全三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开封志怪(全三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