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戒 受戒 9.4分

《受戒》之美

飞飞飞飞飞
2018-01-25 17:46:32
1

她挎着一篮子荸荠回去了,在柔软的田埂上留了一串脚印。明海看着她的脚印,傻了。五个小小的趾头,脚掌平平的,脚跟细细的,脚弓部分缺了一块。明海身上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觉得心里痒痒的。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

在我看来,汪曾祺的《受戒》中,最打动人的是这段话。而在这段话中,最打动人的是最后一句。

    小明子是一个相对内敛、羞涩的少年。而在他这一偶然出神的罕见瞬间,让我们窥见了他内心深处最细微、也最隐秘的情感颤动——这一瞬间,他喜欢上了小英子。在这里,作者如此敏锐地捕捉到了情窦初开时的那种微微颤栗的感觉,也写得很细微、很有分寸,令人赞叹。

    相反,小英子活泼、单纯,机灵可爱。她爱说话,咭咭呱呱“像一只喜鹊”。小说中几乎没有对小英子的心理描写,但她一言一行,都流露出对小明子的亲近和喜爱。她和小明子总是一问一答地。在小说的结尾部分,小英子甚至主动地和小明子“谈婚论嫁”:

    “你当沙弥尾吗?”
  “还不一定哪。”
  “你当方丈,管善因寺?管这么大一个庙?!”
  “还早呐!












...
显示全文
1

她挎着一篮子荸荠回去了,在柔软的田埂上留了一串脚印。明海看着她的脚印,傻了。五个小小的趾头,脚掌平平的,脚跟细细的,脚弓部分缺了一块。明海身上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觉得心里痒痒的。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

在我看来,汪曾祺的《受戒》中,最打动人的是这段话。而在这段话中,最打动人的是最后一句。

    小明子是一个相对内敛、羞涩的少年。而在他这一偶然出神的罕见瞬间,让我们窥见了他内心深处最细微、也最隐秘的情感颤动——这一瞬间,他喜欢上了小英子。在这里,作者如此敏锐地捕捉到了情窦初开时的那种微微颤栗的感觉,也写得很细微、很有分寸,令人赞叹。

    相反,小英子活泼、单纯,机灵可爱。她爱说话,咭咭呱呱“像一只喜鹊”。小说中几乎没有对小英子的心理描写,但她一言一行,都流露出对小明子的亲近和喜爱。她和小明子总是一问一答地。在小说的结尾部分,小英子甚至主动地和小明子“谈婚论嫁”:

    “你当沙弥尾吗?”
  “还不一定哪。”
  “你当方丈,管善因寺?管这么大一个庙?!”
  “还早呐!”
  划了一气,小英子说:“你不要当方丈!”
  “好,不当。”
  “你也不要当沙弥尾!”
  “好,不当。”
  又划了一气,看见那一片芦花荡子了。
  小英子忽然把桨放下,走到船尾,趴在明子的耳朵旁边,小声地说:
  “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
  明子眼睛鼓得大大的。
  “你说话呀!”
  明子说:“嗯。”
  “什么叫‘嗯’呀!要不要,要不要?”
  明子大声地说:“要!”
  “你喊什么!”
  明子小小声说:“要——!”
  “快点划!”

小明子和小英子的朦胧爱情是这篇小说的核心。这对恋人之所以如此动人,是因为他们之间的爱情没有道德束缚、没有纠结痛苦、也没有利益的权衡,是人的心灵中最初始、最淳朴的那种微妙而羞涩的情感。如今,我们的爱情参杂着太多的顾虑与权衡,并且它们不是出于爱情本身,而是爱情之外的功利性因素。

纯净,是我所能想到的形容《受戒》最合适的一个词。它是对人性的纯真之赞美。它让我们返回情感的起始之地,重新感受情窦初开时那种细微的颤栗,那种羞涩与甜美。它让我们由衷怀念与慕恋,也让我们陷于深深的惭愧。

2

从小明子出家到受戒是小说的一条主要线索。出家当和尚,是小明子从小就确定要去做的一件事情。

当和尚,是庵赵庄这个地方的风俗——出和尚就像庵赵庄这个地方出的土特产一样:“就像有的地方出劁猪的,有的地方出织席子的,有的地方出箍桶的,有的地方出弹棉花的,有的地方出画匠,有的地方出婊子,他的家乡出和尚。”

这里之所以延续着这样的风俗,是因为当和尚有很多好处。“一是可以吃现成饭。”“二是可以攒钱。”“积攒起来,将来还俗娶亲也可以;不想还俗,买几亩田也可以。”

    这一点,对我们理解小明子和小英子的爱情很关键。小明子要到善因寺受戒,小英子并没有感到丝毫的难过或沮丧,而是充满好奇心、兴奋不已。刚刚受戒之后,小明子就答应要小英子做他的老婆——这意味着破戒,同时也意味着,受戒并没有让小明子的内心受到任何精神意义上的束缚,它只是一种外在的仪式,丝毫无损他天性本身的自由,也无碍他世俗爱恋的选择。

围绕在小明子身边的那些庵里的和尚,也是“纯天然的”。大师父仁山相貌既黄又胖,说话的声音像母猪,头脑愚笨,因为打牌老输。二师父仁海竟然是有老婆的,因为庵里凉快,他老婆每年夏秋之间还来这里住上几个月,和尚们叫她嫂子!三师父聪明精干,算数的时候,像会计一样眼珠子转两转就能算得一清二楚。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是不遵守什么清规戒律。“这个庵里无所谓清规,连这两个字也没人提起。”他们在庵里,也像在村子里一样,自由自在地享受着普通人的生活乐趣。庵里是个打牌的好地方,他们经常打牌,“把大殿上吃饭的方桌往门口一搭,斜放着,就是牌桌”,除了师兄弟三人,还拉上一个收鸭毛的和一个打兔子兼偷鸡的,要碰上下雨阴天就干脆消磨一整天。他们也杀生,吃肉不瞒人。“杀猪就在大殿上。一切都和在家人一样,开水、木桶、尖刀。捆猪的时候,猪也是没命地叫。”

多真实啊,太真实了!这是一帮农民和尚,地地道道的农民,组成了这些富有世俗味、充满戏剧性的场景。而小说写这些人,所聚焦的依然是人性——他们身上有着天生的淳朴和自在。跟随着这样一些人当和尚,小明子的天性自然也就能完好地保存着。

3

写小英子和她家人的生活,是小说的另一条主要线索,与受戒那条线索相交织。作者所要展现的,其实是环绕他们的乡村和生活。

    这几乎是一个宁静的、与世无争的桃花源:

小英子的家像一个小岛,三面都是河,西面有一条小路通到荸荠庵。独门独户,岛上只有这一家。岛上有六棵大桑树,夏天都结大桑椹,三棵结白的,三棵结紫的;一个菜园子,瓜豆蔬菜,四时不缺。

小明子老往小英子家里跑。大英子准备嫁妆,小英子把小明子请到家里去画画,让她们照着画绣花。这使得小明子被“三十里方圆都传遍了”。

为了照顾姐姐做嫁妆,小英子揽下田里所有的活,小明子经常去帮忙干活。栽秧、车高田水、薅头遍草、割稻子、打场子……小说描写了许多非常真实、具体的劳动场景,例如:

薅三遍草的时候,秧已经很高了,低下头看不见人。一听见非常脆亮的嗓子在一片浓绿里唱:栀子哎开花哎六瓣头哎……姐家哎门前哎一道桥哎……明海就知道小英子在哪里,三步两步就赶到,赶到就低头薅起草来,傍晚牵牛“打汪”,是明子的事。——水牛怕蚊子。这里的习惯,牛卸了轭,饮了水,就牵到一口和好泥水的“汪”里,由它自己打滚扑腾,弄得全身都是泥浆,这样蚊子就咬不通了。低田上水,只要一挂十四轧的水车,两个人车半天就够了……

然而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乡村世界啊!这里没有争吵、没有阴暗、没有较量,人们活得那么自足与安然。

这是作者回忆中的乡村世界、理想化的诗意世界——他在小说最后的落款交代:这是“写四十三年前的一个梦”——而正是这样的牧歌式的田园生活,才孕育出小明子和小英子,也孕育出他们纯粹的、令人倾心的爱情。

作者:罗佐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受戒的更多书评

推荐受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