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的经历来看“寒门难出贵子” ——《我们的孩子》读后感

也园
2018-01-25 17:07:45
美国政治学者罗伯特•帕特南所写《我们的孩子》一书,讲述了一些下层阶级和中上层阶级的孩子成长环境的差异,从而导致长大之后的境遇不同。这些故事都是如此的生动,让你发现,两个美国世界的存在。正如《北京折叠》故事里,上、中、下不同的世界不相往来一般。我记得去过印度的朋友回来的时候,第一句就说,她看到了两个印度——一个贫穷印度和一个富裕印度。

      显然,贫富差距问题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在中国,这个问题同样存在。“寒门难出贵子”事实上就是对这个现象的描述。这在近几年也在中国社会掀起了类似的探讨。

      中国有着6000万以上的留守儿童,这些留守儿童就是典型的下层老百姓面临的成长环境。这些留守儿童中大多数有着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完整而稳定、充满爱心的家庭是一个孩子成长的最佳条件,其实也是孩子健康成长的必要条件。很多留守儿童缺乏关爱和管教,导致了这些孩子成长之路更为艰辛。
孩子们寻求的家庭帮助、社区帮助、学校帮助等网络不健全,那么孩子的成长更是问题。好在中国大多数的学校,都以学习为主,而不是被吸毒、逃学之类的现象充斥。如果学校已




...
显示全文
美国政治学者罗伯特•帕特南所写《我们的孩子》一书,讲述了一些下层阶级和中上层阶级的孩子成长环境的差异,从而导致长大之后的境遇不同。这些故事都是如此的生动,让你发现,两个美国世界的存在。正如《北京折叠》故事里,上、中、下不同的世界不相往来一般。我记得去过印度的朋友回来的时候,第一句就说,她看到了两个印度——一个贫穷印度和一个富裕印度。

      显然,贫富差距问题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在中国,这个问题同样存在。“寒门难出贵子”事实上就是对这个现象的描述。这在近几年也在中国社会掀起了类似的探讨。

      中国有着6000万以上的留守儿童,这些留守儿童就是典型的下层老百姓面临的成长环境。这些留守儿童中大多数有着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完整而稳定、充满爱心的家庭是一个孩子成长的最佳条件,其实也是孩子健康成长的必要条件。很多留守儿童缺乏关爱和管教,导致了这些孩子成长之路更为艰辛。
孩子们寻求的家庭帮助、社区帮助、学校帮助等网络不健全,那么孩子的成长更是问题。好在中国大多数的学校,都以学习为主,而不是被吸毒、逃学之类的现象充斥。如果学校已然不是净土,那么孩子自然无法顺利成长。
中国的社区并不强大,不过老实说,在农村的熟人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互帮互助要更为常见。在中国的城市里,这种陌生人社会种,每个家庭都被原子化了,邻里往来的大为减少。对门甚至都从不窜门,也不打招呼,相互不认识。——这种情况并不在少数。这种社会老实说,当面对困难时,很少有邻居伸出援手。

      我留意到作者在《我们的孩子》一书种强调一家人能一起吃晚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并认为这样的形式有助于家庭的稳固和孩子的成长。然而,很多下层社会的家庭,这一幕是很罕见的。尤其是对一些组合家庭而言,即单亲组合的家庭。这类家庭孩子众多,关系复杂,家庭贫穷,不稳定,父母亲责任感差。组合家庭在中国也越来越多,在某种意义上感谢有计划生育,中国的底层社会中大部分没有多儿女的这种拖累。当然,除少量少数民族地区除外。这让中国的底层老百姓也只需要供养一到两个孩子,那些复杂的关系和超级不稳定的家庭的情况相对少一些。

      中国人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家庭观念的强大。家人一起吃饭——这是很常见的事情,应该说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不管是在中国哪一层社会,一家人共进晚餐,大部分都能做到。除非是有人特别繁忙,甚至是常年不在家。——比如留守儿童的家庭。

      我说说自己的故事吧。我来自中国社会底层,爸妈都在中国湖南农村务农。我还有一个妹妹。爸爸很爱读书,成绩很好,读过高中,但是因为0.5分之差,没上成大学——这是他的遗憾,也是他督促我上大学的动力。妈妈据说是高中毕业,但是实际水平可能只有初中生的水平。不过爸妈感情一直还不错,家庭比较稳固。我喜欢学习,妹妹喜欢玩耍。我的成绩好,初中就以乡里的第一名考上了县一中。我在县一中读了初中和高中,成绩一直在前列。考上大学也在意料之中。我报考的华中科技大学,是高三的班主任推荐的。老实说,那时候我闭塞得很,除了学课本上的知识外,我对于外界的事务知道得太少了,甚至对于这个中国都有哪些大学都知道得并不太多。
不过,我的妹妹与我命运大不相同。妹妹读完初中就出去打工,去了广东深圳等地。那会家里贫穷,爸妈支付我一个人读县一中就有点吃力。妹妹成绩也不好,也不爱读书,后来也就没有再读书。

      在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妹妹回家找到了一个乡里的电工结了婚,后来生了两个女儿。一家人倒也在家过得平平安安。妹妹似乎又在持续我妈妈的道路,期盼着两个女儿好好读书,考上好大学。她也和我妈妈一般全职主妇。不过我妈妈当年更苦,要一心一意想着挣更多的钱,卖过冰棒、织过毛衣、当过保姆等,各种苦力活都干过。

      妹夫的收入并不高,但好歹是国家电网工人,在某种意义上不完全等同于农民阶层。妹夫的收入养活一家人也还可以,毕竟农村的消费水平很低,现在实行九年义务教育,花销也不算太大,在农村有自己的房子,没有买房子的压力。妹妹的两个女儿成绩也都是年级前列,在班上都是担任班长、副班长之职。妹妹也会经常看着两个孩子学习。同那些留守儿童比较起来,妹妹现在一家人的模式当然要好得多。

      我觉得妹妹的两个孩子上大学也应该没太大问题。唯一的问题在于现在的大学分一本、二本、三本之类,现在要考好大学也不那么容易。更何况两个孩子都是在本乡中学上初中,因为县一中早已经停止初中招生了。不像我当年是去的县一中上初中。两个孩子的目标都是去县一中上高中。

      我的两个外甥女进城的难度有多大?我想她们读完大学,会找一个城市生活。但是对于北京、上海这一类的一线城市打拼的难度明显在加大。——主要原因是房价太高,对于农村出身的孩子来说,单靠薪水来买房有点天荒夜谈了。因此这个城市很可能是省级城市,或者是地市级城市。

      我和妹妹的经历差别有点大。我在武汉大学读硕士研究生阶段也找了一个读建筑学硕士研究生的同学,现在成了我的丈夫。我们现在生活在北京,尽管也在北京的五环外买了一个小两居,但是也没用上。由于生了两个孩子,而且女儿要在上的小学在市内,因此只好在市内租了一个小三居。老公带着一个小团队,自己做一些城市规划的项目。我先后在两家比较好的国际时政报纸当过编辑、记者。现在转到一家智库继续担任编辑。因为出于考虑到要照顾两个孩子的学习和成长,我并不想继续承担长期的夜班工作。对于我来说,要兼顾家庭和孩子并不容易。我的女儿学习并不十分突出,学习的主动性也差。儿子才1岁多,目前还看不出来今后对学习会是怎样的态度。现在我和老公同样陷入一种“焦虑”中,就是对于孩子的教育问题上,究竟该怎么办?

       我看到《我们的孩子》一书中,很多中上阶级的父母亲都会积极主动地帮助孩子成长,挑选好的学校,好的老师,甚至帮忙解决各类学习上的问题,帮孩子开创了各种优异的条件和环境学习。这个现象在中国也是一样的。好的家庭的孩子可以选择好的学区房,可以各国游学,各种实践经历,各种培训班,反正用很多钱砸在孩子身上。中国人向来都不吝啬在孩子身上花钱。事实上,花钱和花时间同等重要。老公总在担忧“我们的孩子”会不会再次回落到底层社会去?因为他开始对这个社会的流动性产生了某种担忧,也出于对自己孩子的不自信。

      因此,在我看来,中国社会向上流动的空间依旧存在。10年前,在我的身上来看,我也实现了某种阶层的向上流动。跳出农门的方式——考大学是最重要的一条路子。这是我在读初中那一年就想得非常清晰的,我甚至写在日记本中了。我问自己,我的出路在哪里?我的回答是考大学。我也庆幸自己有这么明智的选择。有时候,人生的道路关键在于你如何思考和抉择。

     不管是生活在北京我的孩子们也好,还是生活在湖南农村我妹妹的孩子们,他们的明天究竟怎么样?或许都不在我的想象之中。他们的明天能走多远,我也想不到。因为,他们都在努力学习,他们也都拥有完整稳定的家,和支持他们学习的家庭、学校和社会。因此,我想中国社会应该还没有那么糟糕吧?当然,我这个孤例不能说明问题。但是,我还是对明天充满希望,也对自己的孩子充满希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的孩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的孩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