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 8.7分

寒风呼兰

意扬
2018-01-25 看过
对于这本书,茅盾先生曾在序言里写道,“它是一篇叙事诗,一篇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读之前,觉得这句话是美的;读之后,觉得这句话是及其恰当的,恰当得带有极致的味道。
我在考研之后读这本书,终于有了时间也有了心情,忽然之间,每天的24个小时不再紧凑,仿佛读来的每句话都是在有限的生命里多赚来的。我很迫切,又很平静。读过之后,我对它的形容是:寒风。
整部书在回忆着呼兰的景貌与这景貌里的作者的童年,前两章介绍位于东北的这座小城,之后是与作者息息相关的人情与故事。在书里,呼兰人安安稳稳地生活,在遇到事的时候请大神,在生了病的时候找郎中,他们过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仿佛就发生在身边某一位姑婆的口中。
寒冬里馒头滚落被人偷去,卖馒头的人会说“好冷的天,地皮冻裂了,吞了我的馒头了”;买了孩子们抢过摸脏了的麻花,老太太会说“这麻花真干净,油亮亮的”;看野台子戏,姑娘丫头都打扮得俊俏玲珑,尤其是那绛紫锻鞋,精巧点睛;扎铺彩的,纸做的聚宝盆、厨子马童再到鸡鸭鱼鹅,个个活灵活现还配着名字。“我”就在这样的呼兰长大,家里有博学的祖父、有二伯、厨子,还有葱緑的园子,有储着各种旧物件的储物间,房子太大租了出去,磨粉的、养猪的、做年糕的……各路人马都住在这里,大杂烩一样彼此翻腾。
这样的童年是很容易引起共鸣的,就如同鲁迅先生的百草园,都让人忍不住回忆往事,想想自己家里的四合院。然而,萧红却又不只是在回忆童年,她写这部书的时候已经抵达香港,人不再颠沛,心却是流离,看过太多的愚昧,想的已经不是回忆里的风景。
在《呼兰河传》中的每个人都是按部就班地过日子,一日与一年并没有什么分别,他们经历了太多的寒风,精神与其说是平静,不如说是麻木。雨雪风霜吹打者每个人,除了日复一日的衰老,有的也就是寒凉,“他们想击退了寒凉,因此而来了悲哀”。
老胡家婆婆对小团圆媳妇的态度是其中一个典型代表,婆婆总是嫌弃小团圆媳妇粗声大气吃多睡多,但这孩子也并没有做错什么,她的神智并无不妥,和普通人一样好奇天真,一个玻璃球就能引发了她的兴致。但她挨了旧人习惯的眼,由此被打被罚被当众泼热水夜里剪辫子,好好的孩子被作弄死。
这是世俗里的悲剧,却并不是唯一。冯歪嘴妻儿的死没有指出具体原因,但他们一家人在冬天里住草棚的时候,除了看热闹的,没有得到周围哪个人的照料。人们的谈资会有他们,但是生活里并没有。于是这城里的人继续保持着他们虚假的繁荣,盲目的热闹,在风里想着吃上一口豆腐和辣酱,凉粉条的时候叹几句五更。受了伤,把一片膏药贴上它一个月,一塌糊涂了吧,不在意了吧。就这么逆来顺受了,那如果顺了呢?就别想了。
在无意之中会想起阿来的《尘埃落定》,同样是以孩子的眼睛在看这环境,但萧红并没有什么预示。她只是身在其中地经历着,没有怎么样的大起大伏,也没有蓄意的情节勾勒,一个县城里的故事就这么顺其自然地发生了,没有结尾,一直向前,缓步走着,真像是一幅风土画。
萧红的笔,想较于鲁迅犀利的笔锋,要温柔一些。但她不画庭中青绿,她画的是风,是风里的山石。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呼兰河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兰河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