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视域中的前苏五哲

·九·尾·
2018-01-25 16:32:28

尼采对五哲的解读仍然是尼采式的,以五哲为盾,尼采剑锋直指柏拉图,尤其是康德—黑格尔哲学

1、泰勒斯

泰勒斯的命题“水是万物的本源”,包含着萌芽状态的“一切是一”的哲学思想,因此被看作第一个希腊哲学家。从思维方式上来看,得出这一命题,他使用的是一种想像的力量,一种哲学直观,而非逻辑的力量。

2、阿那克西曼德

他追问如果的确存在着一个永恒的“一”,那么“多”究竟是如何可能的?他从“多”充这满矛盾的、自我消耗和自我否定的性质中寻找答案,在他看来,“多”的存在成了一种道德现象,他是非正义的,因而不断通过衰亡来替自己赎罪。本原是“不确定者”,本原的不朽性和永恒性不在于一种无限性和不可穷尽性,而在于它不具备会导致它衰亡的确定的质。但是不确定者如何堕落成确定者,永恒者如何堕落为暂时者,正义者如何堕落成非正义者?既然已经过去无限的时间,为什么被生成之物还远没有全部毁灭?

3、赫拉克利特

他提出了两点否定,第一否定世界的二元性,不再把生成与存在,确定与不确定性领域分开;第二否定存在,除了生成,别无所有;他一再宣告,在世界是宙斯的游戏这个意义上,“一就是多”,

...
显示全文

尼采对五哲的解读仍然是尼采式的,以五哲为盾,尼采剑锋直指柏拉图,尤其是康德—黑格尔哲学

1、泰勒斯

泰勒斯的命题“水是万物的本源”,包含着萌芽状态的“一切是一”的哲学思想,因此被看作第一个希腊哲学家。从思维方式上来看,得出这一命题,他使用的是一种想像的力量,一种哲学直观,而非逻辑的力量。

2、阿那克西曼德

他追问如果的确存在着一个永恒的“一”,那么“多”究竟是如何可能的?他从“多”充这满矛盾的、自我消耗和自我否定的性质中寻找答案,在他看来,“多”的存在成了一种道德现象,他是非正义的,因而不断通过衰亡来替自己赎罪。本原是“不确定者”,本原的不朽性和永恒性不在于一种无限性和不可穷尽性,而在于它不具备会导致它衰亡的确定的质。但是不确定者如何堕落成确定者,永恒者如何堕落为暂时者,正义者如何堕落成非正义者?既然已经过去无限的时间,为什么被生成之物还远没有全部毁灭?

3、赫拉克利特

他提出了两点否定,第一否定世界的二元性,不再把生成与存在,确定与不确定性领域分开;第二否定存在,除了生成,别无所有;他一再宣告,在世界是宙斯的游戏这个意义上,“一就是多”,永恒轮回;哲学家用审美的眼光静观世界,用直觉去把握真理;他看到了关于生成中的规律和必然中的游戏的学说;二律背反。

4、巴门尼德

他使用了绝对术语“存在”与“不存在”来定义一切正、反相对的事物,无论存在还是不存在,对于生成都是必须的,他们共同作用,就有了生成;同一律:只有存在者存在,不存在者不存在;逻辑不能检验和揭露涉及内容而非形式的错误,认为认识和存在是最不相容的范畴;对巴门尼德的两个驳议:1如果运用概念进行的理性思维是实在的,那么,多和运动也必定具有实在性,因为理性思维是运动着的,而且是从概念向概念的运动,因此绝不可能将思维描述为一种呆滞的静态,一种永不运动的自我思维。2感官假象,假像如果作为一种非实在的东西是不能骗人的,因此巴门尼德式的假象是不可能的。要之,我们必须把这个变动不居的世界描述为真实存在着,同时又实存于整个永恒之中的实体的总和。

5、阿那克萨哥拉

他接受巴门尼德的前提,存在不生不灭,但是不生不灭的存在是无数基质。一切事物产生于一切事物,一切真正具有存在的事物都是无限可分的,不会因此丧失其特性,由此,他不必从一推导出多,从存在者推导出生成者;事情恰如掷骰子游戏,始终是同一些骰子,但时而这样掷下,时而那样掷下,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不同的东西。(无限,不可能存在,因为完成了的无限这个概念自相矛盾);努斯,一种自我运动并且使他物运动的基质;在努斯之前的世界是混沌,努斯不受原因和目的的支配,只能解释为自由意志的行为,其性质类似于游戏冲动;以太与旋转的圆(波爱修斯)。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