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在路上 7.8分

我走在路上,无问西东

恒越读书
2018-01-25 15:54:24

“我走在路上,无牵无挂,我没有等的人也没有人在等我,我像一阵风,走了便是走,我喜欢暖流回溯的海岸,喜欢太阳和春天,我曾在沙漠里驯服了一株仙人球,所以我对它负责,我给它浇水,我把它别在我胸前。” 在路上 杰克·凯鲁亚克 ◆ 点评 点评此书★★★★ “垮掉的一代人”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名词,那个年代的世界历史都在变化,我国经历文革,第三世界在走向独立,那个时代,我只能回想历史书上的描绘,大时代的人,不甘于平淡生活的人。就像《芳华》里的人物一样。《在路上》的人物是精神至上的人,那个年代就有在路上的想法,时代给他们的压迫,他们能选择的是自由。 作者凯鲁亚克的《在路上》里的人物给人的感觉是颓丧的,随意的,完全随性而为,他们无限迷茫,找不到方向。真是“垮掉的一代人”;但垮掉的人不是自暴自弃,而是选择上路。想起朴树的歌词“徘徊着的,在路上的,你要去哪?……”生活在路上的人,垮掉的只是行为,而不是精神。 “你的路上是什么?乖孩子的路,疯子的路,五彩的路,浪荡子的路,任何路。那是一条在任何地方,给任何人走的任何路。”答案,每个人的路都得自己找寻。“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在路上,致

...
显示全文

“我走在路上,无牵无挂,我没有等的人也没有人在等我,我像一阵风,走了便是走,我喜欢暖流回溯的海岸,喜欢太阳和春天,我曾在沙漠里驯服了一株仙人球,所以我对它负责,我给它浇水,我把它别在我胸前。” 在路上 杰克·凯鲁亚克 ◆ 点评 点评此书★★★★ “垮掉的一代人”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名词,那个年代的世界历史都在变化,我国经历文革,第三世界在走向独立,那个时代,我只能回想历史书上的描绘,大时代的人,不甘于平淡生活的人。就像《芳华》里的人物一样。《在路上》的人物是精神至上的人,那个年代就有在路上的想法,时代给他们的压迫,他们能选择的是自由。 作者凯鲁亚克的《在路上》里的人物给人的感觉是颓丧的,随意的,完全随性而为,他们无限迷茫,找不到方向。真是“垮掉的一代人”;但垮掉的人不是自暴自弃,而是选择上路。想起朴树的歌词“徘徊着的,在路上的,你要去哪?……”生活在路上的人,垮掉的只是行为,而不是精神。 “你的路上是什么?乖孩子的路,疯子的路,五彩的路,浪荡子的路,任何路。那是一条在任何地方,给任何人走的任何路。”答案,每个人的路都得自己找寻。“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在路上,致不垮的精神!“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 愿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 第1章 1 >> 在极度的时尚使人们的注意力变得支离破碎,敏感性变得迟钝薄弱的时代,如果说一件真正的艺术品的面世具有任何重大意义的话,该书的出版就是一个历史事件…… >> 他自己作为局外人要在美国寻找一个位置的故事。 >> “寻求,他们寻求的特定目标是精神领域的。虽然他们一有借口就横越全国来回奔波,沿途寻找刺激,他们真正的旅途却在精神层面;如果说他们似乎逾越了大部分法律和道德的界限,他们的出发点也仅仅是希望在另一侧找到信仰”。 >> 《在路上》可以同马克·吐温的《哈克贝里·芬历险记》和弗·斯科特·菲兹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并列为美国的经典作品,被视为探索个人自由的主题和拷问“美国梦”承诺的小说。 >> 亨利·詹姆斯评论哈丽雅特·比彻·斯陀的《汤姆叔叔的小屋》时说的一段话也适用于《在路上》:小说“运气好得异乎寻常,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它远不是一本书,而是一种想象的状态,一种醒悟的感 >> 觉”。 ◆ 第2章 2 >> 正如《传道书》上说的:“阳光之下,人各有分。” ◆ 第4章 4 >> 疲倦的灵魂 >> 我醒来时太阳发红;那是我一生中难得有的最最奇特的时刻: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了——我远离家乡,旅途劳顿、疲倦不堪,寄身在一个从未见过的旅馆房间,听到的是外面蒸汽的嘶嘶声、旅馆旧木器的嘎吱声、楼上的脚步声以及各种各样凄凉的声音,看到的是开裂的天花板,在最初奇特的十五秒钟里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并不惊恐;只觉得自己仿佛是另一个人,一个陌生人,我一生困顿, >> 过着幽灵般的生活。 ◆ 第5章 5 >> 我们在高原上越走越高,星星似乎越来越亮。现在我们到了怀俄明州。我 >> 仰躺着,凝视璀璨的夜空,为了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荒凉的熊山来到这里而自豪,为我将在丹佛遭遇的无论什么事情而激动不已。 >> 我一直在尽力,从没停过。 ◆ 第10章 10 >> 他们正像是推开吱嘎作声的石板从阴暗地牢里出来的、自甘堕落的、卑微的美国人,也就是我正在慢慢融入的、新的垮掉的一代。 ◆ 第11章 11 >> 我要进一步追逐我的星辰。 ◆ 第12章 12 >> 我面前是原始浑厚的美洲大陆;极目望去,远方是升腾尘云和棕色蒸汽的阴沉疯狂的纽约。东部有些棕色和神圣的意味;而加利福尼亚则是白色和没有头脑的——至少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 第13章 13 >> 天色很快就暗下来了,葡萄色的黄昏,紫色的黄昏,笼罩在柑橘林和狭长的瓜田上;太阳是榨过汁的葡萄紫,夹杂着勃艮第红,田地是爱情和西班牙神秘剧的颜色。我把头伸出窗外,深深地吸着芬芳的空气。那是最美好的时刻。 >> 破晓时天空灰蒙蒙、脏兮兮,就像《沙利文的旅行》那部电影里乔尔·麦克雷吃饭时遇见韦罗尼卡·莱克的那个黎明一样,她伏在我的膝头睡着了。 >> 我贪婪地望着窗外:拉毛粉饰的房屋、棕榈树和免下车的路旁快餐店,整个疯狂的世界,破烂的应许之地,荒诞的美洲尽头。 ◆ 第14章 14 >> 我生平从未感到这么悲哀。洛杉矶是美国最凄凉、最没有理性的城市;纽约的冬天冷得让人伤心,但是某些街道的某些地方却有一种古怪的友好情谊感。洛杉矶却像是蛮荒丛林。 >> 我们的灵魂越来越融合,越来越难分难舍。 ◆ 第15章 15 >> 人们甜蜜的儿童时代,在父亲的庇护下,根本不懂得生活的艰辛。 >> 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身在时报广场。我在美国大陆旅行了八千英里,又在交通最拥挤的时刻回到了时报广场;以我闯荡江湖却又不谙世故的眼睛看着纽约的绝对疯狂和荒诞的浮躁,看它的数百万居民为了钱而你争我夺,疯狂的梦——掠夺、攫取、给予、叹息、死亡,只为了日后能葬身在长岛市以远的可怕的墓地城市。 ◆ 第18章 18 >> 我们坐着不知说什么是好;没有什么可谈了。惟一该做的事情就是上路。 >> 一切自然而然都会顺利,你不会偏离路面,我可以睡觉。再说,我们了解美国,我们在自己的国家;我可以去美国的任何地方,得到我要的东西,因为各个地方都一样,我了解人们,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我们有给予,有获取,在难以想象的复杂的甜蜜中曲折行进。”他讲的话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他想讲的意思在某种程度上却表达得纯净清晰。他常用“纯净”这个词。我从来没有想过迪安会成为神秘主义者。这是他的神秘主义的早期阶段,将导致他日后古怪而落魄的威·克·菲尔兹式的圣洁。 ◆ 第23章 23 >> 我们对着阳光驶去,敞开你们的胸怀吧。 ◆ 第28章 28 >> 他不像以前那样对任何事情都不关心,相反是现在他原则上对任何事情都关心;也就是说,他对什么都无所谓,他属于世界,却对世界无能为力。 ◆ 第30章 30 >> 无论到什么地方都吹美妙的曲子,人们如果不喜欢,我也无能为力。 ◆ 第38章 38 >> 干吗不会,老兄?我们自己愿意的话当然会。最后落到那个地步也没有坏处。你一辈子不干预别人的愿望,包括政客和有钱人,别人也不来打扰你,你自顾自,独行其是。 >> 你的道路是什么,老兄?——乖孩子的路,疯子的路,五彩的路,浪荡子的路,任何路。那是一条在任何地方、给任何人走的任何道路。到底在什么地方,给什么人,怎么走呢? >> 这一切都在既没有结束、也没有开始的空虚之中。可悲的无知的形式。“再见啦,再见啦。”迪安在漫长的血色黄昏中走远了。 ◆ 第43章 43 >> 那条没完没了的路,一切怀有梦想的人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路上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路上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