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去重新设计梵蒂冈……

我有三头六臂
2018-01-25 看过
设计的定义

        * 设计即可被当做科学又可被称为艺术。



        * 一切经由印刷的事物,包括插图、照片以及动画的绘图艺术。



        * 首先,“设计”字典的解释是:“一种规划(a plan)”。我认为,设计就是规划的艺术。所谓平面设计,除包含有待规划的意义外,还寓意着该事物或是平面的,或是被创造的,或是有广度的,或是与文字或图样相关联的,或是具备影响力的——这只是设计一个对设计的笼统的描述。事实上,我更喜欢称自己为视觉规划师。



        * 我不能认同“一个伟大的平面设计师就像是一个伟大的电工”。事实上,他是大错特错。因为电工不能对公众的思考方式产生巨大的影响力,而平面设计师恰恰做到了这点。我的论点是,所有的平面设计师都承担着极大的社会责任。我们把无形的想法变成有形的实物——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把诸如“希望”、“向左”、“购买”、“性感”之类的新闻或信息或情感——以及广义的各类品牌形象概念——赋予实体形式。让它们真实的展现在人们面前。



        * “平面设计代表不了什么。它到底是做什么的呢?其实就是传达设计,把某个人的信息传递给指定受众。无论你是谁,或者你想的是什么,这些都不会发挥作用。设计就是把A的信息顺畅地传递给B。”我相信传达设计是以他人为服务对象和服务目标的。我们必须成为这个世界的沟通者。我们需要帮助他人观察这个世界——这就是我们工作的核心。



        * 我想,消费者都会根据品质而进行选择。不过,在消费者无法分辨产品差异的时候,设计师的作用就派上用场了。比如?水,伏特加酒,对于消费者来说,他们很难分辨一瓶水的区别,也很难说出伏特加酒的差异。我所做的——无论是广告、瓶身设计还是瓶体标志的设计——即使赋予其差别性,因为这是唯一能让消费者估量如何选择的砝码。当消费者真正了解到产品的区别后——比如汽车、咖啡——我们的工作就会显得相当微不足道了。


何为优秀作品


        * 我不喜欢居高临下的态度同别人对话,也不希望他们费尽全力地理解摆在面前的设计。尽管我的确希望他们能费些力,但我更不希望自己烦死或者设计出令人感到不适的作品。

美感是进行设计的先决条件。

        * “作品超越了功能性意义,并能够以深入且神秘的方式引领我们,那就称之为巨作。”



        * 衡量任一优秀设计作品的根本尺度,并非眼看其是否能够引导读者的思考方向,而是要看其是否能够激起读者的内心回应。



        * 一些优秀设计师的通性:较高的移情能力。这让他们能够用既理性又具有诗意的方式,心有灵犀地将客户的想法转化成另一种面貌;同时也让这些天才设计师们拥有奇妙的法术,使他们即便在感官体验如此混乱的今天,仍然能清晰地表达一些讯息和他们的信念。
        * “我从不知道自己创造的作品是否优秀,但我明白一旦自己不再左顾右盼其它点子,我就已经完成了。”



设计观点


        * 逻辑、奇妙或异想天开,无论一个伟大的思想由什么构成,对它的认知都必须靠个人的努力。效仿一个伟大的思想,则更是不容易。通往伟大的道路没有任何客观的捷径,更不用说要找到一个讨好所有观众、安全无风险的方法,可以去创造优雅、霸气、有艺术内涵的东西。



        * 对于设计,我最欣赏的一点在于我可以通过平面设计表达自己。对我而言,这代表着平面设计固有的两分性,尽管这与真正的平面设计稍有出入。这就是解决平面设计的一种利己的方式。就其核心而言,平面设计更像一种利他行为。你在就是为他人传递信息,以一种恰当,或者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尽管如此,我还是坚信——设计是两分的。(表达/成就自己or成就他人)这种两分的心态增加了设计的趣味性,也增加了设计的难度。
        * 如果你本着为客户服务的心态,但又觉得有必要让自己投入进去,并把它当作是为自己而做的设计——此时,两种动机很难融合在一起。就好比油和醋,你要把两者混合在一起,却很难融合。也许,这也就是多数设计师很难长久地留住客户的原因。



        * “我并不认为设计和创造性有太大的关系。你需要一些想象力和一定的知识储备。我想之所以说艺术家是具备创造力的,是因为他们需要‘无中生有’。我想设计师之所以进行设计,原因就在于他们无法做到这一点。 我非常赞同设计师改变某种设计(不乏大胆尝试),而并非创造出全新的系列。能够本着特定的目的把所有这些设计集合在一起本身就令人惊诧。然而,如果你仔细观察,其实并没有多少原始的形式设计。因为已经有人完成了此项工作。”



        * “拥有艺术天赋,却单凭想象,只会让你渐行渐远。想象不会帮你赢得某项设计,想象不会让你找到随意创新的独门秘籍,不能帮你向客户解释方案,不能帮你解决所有的难题。所有的这些都需要另一个因素:头脑。我真的认为,无论有什么缺点和劣势,有头脑、广泛阅读和努力工作都足以弥补。而且,通过增加击球率,我的本垒打次数似乎比团队中所有人都高出10倍。同时,看台上满是界外球和三振出局的剩球。没有人会知道它们,我也不把它们考虑在内。对吗?”



        * 当你充分乐在其中的时候。“乐趣”这个词很难界定。如果你乐在其中,人们要么说你忽视内容,要么说你对作品的重要性没有足够的重视。其实不然,我想创作出有趣、温馨且极具艺术性的视觉影像,我想使我的作品拥有意义。我总是在反省自己——也许有合适的词——但是我界定自己为:时而平民,时而精英。我可以分裂成两个部分,其中一个我梦想平庸,而另一个想要颠覆它。



        * 设计本应和他人有关,而不是设计师本身;但我认为真正有用——而且吸引人们注意的唯一途径就是,再把它当作他人的事情的同时,也要视如己出。



        * 设计师必须要把设计看做是为自己而设计。他们需要具备著作权和所有权意识。同时,我认为那些不自私的设计师设计的作品都是不堪入目的。


        * “直觉在我的工作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它很少会令我失望。通常我会在事后进行理性分析和阐述。”



        * “逻辑不会给你带来什么结果。但想象力可以把你从解救逻辑的危险状态中解救出来。”



        * 我们的设计用的是“减法”,很像做石雕工一样——拿到一块大石头之后,我们就开始一刀一刀地砍,一直砍到我们看出雕像的面貌为止。一些设计师是做“加法”的:他们会添加个钟元素和层次。就我而言,这是装饰而非“减法”。我宁愿把事物的本质暴露出来。
        *

        * 如果设计仅仅是有目的的规划,那么平面设计就是在其中添加了视觉媒介的使用——图片、文字或者两者的结合。唉,太无聊了。→创造一个充满活力的设计
        *

        * “对我而言,设计中最有趣的部分在于先确定内容和方法,再选择形式。”让—吕克▪戈达尔有一句名言:“我对拍政治电影并不感兴趣,但却热衷从政治角度拍电影。”



        * 视觉思维着力于所见;文学思维着力于所想。文学思维以人为本。视觉思维在意的则是事物、物体和自然。这并不意味着你只看不想。当然,你有时会如此。但文学思维更易于做视觉上的思考而非视觉上的看。这类人喜欢阅读。他们喜欢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事物。这类作家以孤立为写作主题,也有些以联合为题材。每一个人都探索思维的某个跳跃。而思维的这个复杂的主体,则是探索无尽的源泉。


        * 这就是现在设计所面临的困境和危机,我相信,好的设计都是围绕着真实展开的;一旦离开真实,那么你也就彻底失败了。优秀设计师的符号意味着三件事:如果我们对一本杂志或一家宾馆或一家医院进行重新设计,一定会有所突破;解决了新的问题;面临着新的挑战。在当代设计项目中,我们并不是让原设计看上去更好。而是要让其看起来不同:“因为我们希望你买的更多。所以要有差异性。”这只是一种装饰。因为错误的定位,设计已经丧失了其根本价值。现在,设计别用来向我们推销商品,被当做广告使用。


        * 在广告业,从业者关心的并不是他们呈现了什么,而是人们是否选择了他们引导的方式进行思考。人们“思考的权利”也渐渐被剥夺了。

设计师应 修 养


        * 如何同人交流也是种学问。设计师们需要站在客户的立场,表现自己的专业性。他们是策略专家,而不是受雇的杀手。而且平面设计这个职业——特别是步入成熟阶段的平面设计——就是智慧和策略的展示,也就是我们如何以最佳的方式把A的需求传达给B。



        * 作为设计师,我们必须分析并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需要把一张白纸变成富有意义的内容。我们会和有意思的客户打交道。我们运用自己的管理技能,人际关系技能以及数学能力。所有的一切。


        * 我对教育的影响力是深信不疑的。事实上,我更加信服于大学文科的教育,也就是说,我相信本科教育应该提供最为广阔的教育。学院是用来阅读文献、学习语言的。作为其中佼佼者的艺术学校,可能是设计师梦想充实生活的最佳选择,原因在于它结合了本科课程的学科广度以及研究生研究的批判性深度,使用者互为所有。



        * 学着做一名更好的倾听者,增强自己的复原能力,在我今天不敢想象的领域更加多产。



        * 设计是一种学习、支持、改进和放大世界的途径。通过合作的客户和工作的项目,你可以形成新的世界观。

 
设计师也得干掉的鸡汤……

        * 天赋其实是你想要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好的那种渴望。


        * 某些情况下,重复是有益的,有推动性的。尽管最好的做事方法可能只有一种,但有些时候你却很难决定:到底是重复自我,还是突破创新。


        * 惯例是:有些工作是用来完成理想的,有些工作是用力赚钱的。


        * 我早上醒来,就找到我必须在5点或5点半的时候开始一天的生活。我必须走到楼下。必须工作。鼻祖坐在沙发上开始学习,或者必须像个陀螺一样工作。如果我不这么做,是因为我的天性使然。我这儿做是因为我需要强迫自己,因为我知道如非如此,我将会如同一个废人。我对自己有点狠了。我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计划。我有今天工作的一览表,我有短期计划,长期计划。每当我勾去单子上的某一项后,当时的喜悦是无法衡量的。我只是喜欢这么做,因为这让我感到我在进步着,让我感到自己有所作为。如果我能把“刷牙”这种事写到一览表中,我肯定会这么办的。然而不是。有时我意识到自己出于恐惧而没有实践原先的计划;而我的内心活动则是:“不,做,做,做!”



        * 大学期间,我订了一个目标。当时我觉得自己无法满足对知识的渴求,于是便通宵达旦地学习:我一刻不停地读书,缠着教授或其他人请教问题。好比旋风一般,我无休止地涉及知识。就在这时,一切发生了变化。当我毕业时,我与当初进入大学时判若两人。


        * 我想去重新设计梵蒂冈。开玩笑啦!你能想象吗?教皇是你的客户!你可以扭头跟站在一旁的教皇说:“呃……这个图案没问题,就留着吧。不过其他所有的东西通通都要拿掉。”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像设计师那样思考的更多书评

推荐像设计师那样思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