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生命 敬畏生命 8.9分

敬那年纯真理想

鉴中小鱼儿
2018-01-25 14:12:36
施韦泽Albert Schweitzer敬畏生命的许多观念都让我觉得很熟悉,和我自年少时确立的人生追求很相似。当然,他的伦理观远远高于我那些天真无邪的幻想。阅读敬畏生命,就像是在追忆我年少时的信仰与轻狂。有的段落让我亲切、温暖得想要落泪,而有些段落又会让我忍不住嘲笑自己曾经的天真与幼稚。
       我不知道施韦泽敬畏生命的伦理观是不是深刻或完美的,但它的确是高尚的,是超拔于世的。能够把对人类生命的敬畏,推广到自然界所有的生命,甚至宇宙精神上来,真的是非常宏伟壮阔,这是渺小的我不会妄想的。我想大概是西方形而上学的传统与神学背景给予了施韦泽更多向高处仰望的执着。然而,施韦泽敬畏生命中所强调的人道主义观跟我的倒是很相似。我们相信人类拥有其他生命所不具备的德性,能够超越生存斗争的自然法则。“这种生命是最高的生命——人。只有人能够认识到敬畏生命,能够认识到休戚与共,能够摆脱其余生物苦陷其中的无知。”我们要敬畏的不仅仅是人命、人权,更是全人类的精神力量。“只有人道,即对个人生存和幸福的关注,才是伦理。”“它要求个人承担起一切生命的责任,为实现人的最高价值而努力。”
       我自己的人生观也同敬畏生命伦理观一样,将“肯定”作为基本要素。我从小就很欣赏儒家“知其不可而为之”“君子之仕行其义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的入世精神。长大后了解到西方思想后,便开始欣赏自强不息的浮士德精神,尼采“人生的意义在于克服阻力”的强力意志,萨特的存在主义政治活动。我相信一个拥有精神力量的人应当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积极面对人生的虚无。我赞叹生命的蓬勃兴旺,我想生命的这种正能量才是施韦泽所真正敬畏的核心。“敬畏生命绝不允许个人放弃对世界的关怀。敬畏生命始终促使个人同其周围的所有生命进行交往”。“谁献身于伦理地肯定世界和生命的事业,个人和人类的未来就成为了他忧虑和希望的对象。没有这种忧虑和希望,就是贫乏;为此忧虑和希望,则是富足。尽管我们并不知道,我们能够在更好的未来中经历什么;但是,仅仅基于对精神力量的信赖,我们为未来的文化人类开辟着道路,这实在是我们在这个艰难时代中所能有的慰藉。”
       敬畏生命伦理观除了肯定外的另一个基本要素,即为伦理,伦理指一种普遍性的道德原则。生命是伦理的基础,“伦理比无私高”。 它要求敬畏我自身和我之外的生命意志。对于自身,我们要真诚,忠实于自己。这种生命伦理观与我的人生观也极其相似,不过我只用这个原则要求自己。史怀泽的伦理虽然希望推广于全人类,但其实这种推广力量也还是要依靠每个人通过内心体验而产生的精神共鸣。这种伦理是独立的、自律的,关键是行动的意愿与信念。“敬畏生命的伦理首先要求,人们把自己的部分生命奉献给别人,至于以何种方式,在何种程度上这么去做,个人应该基于内心思想和外在命运做出决定。这一个人的牺牲,从外部根本看不出,他在自己的正常生活中完成了它”。 伦理原则或道德信念是贯穿于所有生活的点点滴滴的,因为一时兴起而做些所谓的善举在我看来是毫无道德意义的,是哗众取宠的。
       史怀泽的人道主义部分,跟我的观念在本质上是很相似的。以上我引用他的每句话、概括他的每个观点,都与我年少时自发形成的奇特想法不谋而合。只不过史怀泽喜欢用生命作为基础来解释一切,我则喜欢直接谈建立在其上的人文精神。其实两者的核心都是类似的,都代表一种充满活力的生命意志。我年少时也正是因为这些想法而觉得自己与周围人格格不入。想来也是一种奇妙的联系,两个生长于不同环境、不同时代的人反倒可以产生相似度很高的人生观念。不过通过理性分析一下,又觉得这种相似性合情合理。毕竟史怀泽和我都有中西方的教育背景,我们也都有以同情心和责任感为表现的道德敏感性。而后者相比于环境更能决定一个自由独立人的思想发展。所以说人道主义在我心里其实并不深刻,也不神圣,它只不过是一种诞生于精神本质的内在冲动罢了。这种精神本质与人生经验和学识眼界没有直接关系,在一个人年少时就足以显现出来。施韦泽就谈到了其在年少时就已经有许多不同于周围人的对动物的怜悯心和各种道德反思。伟大的共产主义者马克思在他17岁时就写道:“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以人类的福利和个人的理想为主要指针。我们不应当认为这两种利益之间可能发生对立冲突,不应当认为一种利益必须消灭另一种利益,因为人生来就是这样安排的”。革命英雄切格瓦拉年少时就有一种想要骑摩托车征服南美洲的生命冲动,虽然那时候他还仅仅是一个吊儿郎当的毛头小子,完全不知何谓无产阶级理想。骑摩托车跨越南美洲其实不过只是一次冒险而已,但我看到的却是这种行为背后的生命力量。人道主义需要的不仅仅是同情心,更是自强不息的精神。正如史怀泽所说,“伦理并不与世界事实(生存斗争)和谐,而是与此相对立的。它是这样一种精神冲动,它要有别于世界中的其他冲动”。“伦理是我们精神独立的行为”。说白了,就是明知道人善被人欺,好人没有好报,却为什么还要去善待他人呢?再强烈的同情心只能带来一时的感伤,只有强大的生命力量才能让多愁善感升华为人道主义,升华为人生理想。坐吃山空,损人利己符合人好逸恶劳、生存斗争的动物性,为什么我们却要反抗它呢。因为我们是人啊,因为我们明明拥有超动物性的能力与生命力啊。(这里忍不住跑题吐槽一下,怎么会有人拿“资源有限,物竞天择”的自然选择学说来为自己损人利己的无耻行为做自欺借口呢。喂,你是人啊,难道就这样软弱地屈服于自然了吗?你不知道人不同于动物,是可以使用工具创造资源的吗?你放弃人的自由意志我也就忍了,还要仗着自己的无能胡作非为。不愧是衣冠禽兽啊,生命力的羸弱程度真的是无药可救。)从小到大,因为我的精神坚持我无数次地将自己处于被人误解的不利地位,我也是有名利追求的啊,为什么我还会去坚持自己的善心?因为我是人啊,我有自由意志,我不想屈服于肉体惰性或自然选择。小时候是因为叛逆,觉得自己可以挑战一切、推翻一切。长大后,渐渐意识到自己对于客观世界的软弱无能,但我依旧不会丧失这种充满生命活力的精神追求。
       敬畏生命的伦理观很高尚,我也很敬佩史怀泽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非洲患者及世界和平的身体力行。但是,伦理观毕竟是要将其推广到群体、甚至全人类的。“只有许多人在其思想和行动中把人道付诸实施时,人道才不再是一种多愁善感的观念,而成为它应该所是的东西:社会的和个人的信念的种子”。所以史怀泽的这种伦理观究竟有没有可能推广开来,它对于普通人究竟有没有很大的指导意义,还是需要客观评价的。通过我的社会经验,以及我对人性的了解,我是不相信它可以推广开来的。这种伦理观的确很美好,如果每个人都可以由心底去信奉它,这个世界的确不会再有贫穷、不会再有战争、精神再也不会被物质奴役,个人不会再被社会群体束缚,生产力也会更迅速的发展,文化可以更加繁荣。然而,人怎么可能去由心底去信奉它呢?!我见过无数人即使内心丑恶,却仍要带上真善的面具欺骗自己和他人。但却几乎从未见过有人心地善良,却以丑恶面目视人。即使我很向往权利平等的社会,但人类发乎心灵的精神能量是不可能平等的。我年少时曾幻想过一个人性美好的世界一定会在我早已长眠地下的将来实现,我那时愿意奉献今生的一切去推动它的到来,因为我相信文明会在历史长河中不断发展壮阔。但是随着长大,我对人类历史了解的越来越多,我开始意识到时间可以为我们带来物质财富、带来知识、带来更好的制度约束,却唯独不曾改变人性。毕竟,人性是随着遗传物质(DNA)在一代一代之间稳定遗传的。自然选择没有可能会去淘汰一个丑恶的基因。史怀泽说,“由于敬畏伦理学,我们与宇宙建立了一种精神关系。我们由此而体验到内心生活,给予我们一种创造精神和伦理文化的意志和能力,这种文化将使我们以一种比过去更高的方式生存和活动于世。由于敬畏生命伦理学,我们成了另一种人。”我认为这段话语是天真幼稚、毫无逻辑的。如果客观些,这段话应该改为:“我通过个人内心的独特体验,拥有了一种创造精神和伦理文化的意志。因为我想与宇宙建立起一种精神关系,我思考出了敬畏生命伦理学。若果你也属于这类内心体验特别的人,你就会愿意相信敬畏生命伦理学。这种文化将使我们以一种比过去更高的方式生存和活动于世。”虽然我的认识因为相对客观而偏向悲观,对我的态度也依旧是乐观的。我相信历史的发展,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观,生产力的发展或许改变不了人性内核,但一定可以改变人类的精神面貌。研制核武器的初衷虽然违背人道,然而却因为它毁灭一切的威力让人们更加惧怕战争。客观上,核武器的确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单纯依靠口号所永远呼唤不来的相对和平。
      真心信奉生命伦理学的人群一定是少数的,在数量上永远会属于弱势地位。不过没有关系,因为我们拥有超人的生命意志。或许一个伦理美好的世界永远不会降临,但是我们肯定世界的生命力量却会永远川流不息。希望生命力的蓬勃兴旺可以让我们战胜人生的脆弱与艰难。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敬畏生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敬畏生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