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聂传庆,左手魔鬼,右手天使。一念地狱,一念天堂。

水夭
2018-01-25 11:30:09
这是一篇关于《茉莉香片》的书评。

小时候读过一本《张爱玲文集》,对这篇《茉莉香片》印象很深刻,聂传庆是个病态懦弱的男生,或许还有点苍白,他的眼神时刻飘闪迷离,害怕与人接触,整个人胆小内向孤僻奇怪,在父亲和同学眼里都是上不得台面。

聂传庆的性格看起来很病态,他每天沉浸在对生命的逆反心理中,他现实生活的阴暗不顺、父亲的精神虐待使他无法正常,他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悔恨、痛恨自己的母亲,为什么当初不勇敢一点跟言子夜私奔,嫁给一个现在看来阳光成熟优秀的男人,而他的优秀并不止存在于物资条件方面,那么聂传庆的人生就完全不同,他会是言子夜那个永远健康向上美好阳光的女儿言丹朱,再也不是现在这个阴暗病态晦涩的聂传庆。

他在家人、同学、老师、乃至下人眼里,都是个莫名其妙奇奇怪怪有神经病的呆子、病人,他趴在房间的书箱上,望着窗外一整天,保姆走过门口都会骂他一句傻子,他却是呆坐在那里流泪,也说不清究竟什么事惹了他伤心。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整个生命都是个错误,他一直钻牛角尖想成为丹朱,想时光倒流让母亲和言子夜终成眷属,他就从现在的生命力摆脱出来,成为另一个阳光少年,他痛恨自己现在的生命,而他别无







...
显示全文
这是一篇关于《茉莉香片》的书评。

小时候读过一本《张爱玲文集》,对这篇《茉莉香片》印象很深刻,聂传庆是个病态懦弱的男生,或许还有点苍白,他的眼神时刻飘闪迷离,害怕与人接触,整个人胆小内向孤僻奇怪,在父亲和同学眼里都是上不得台面。

聂传庆的性格看起来很病态,他每天沉浸在对生命的逆反心理中,他现实生活的阴暗不顺、父亲的精神虐待使他无法正常,他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悔恨、痛恨自己的母亲,为什么当初不勇敢一点跟言子夜私奔,嫁给一个现在看来阳光成熟优秀的男人,而他的优秀并不止存在于物资条件方面,那么聂传庆的人生就完全不同,他会是言子夜那个永远健康向上美好阳光的女儿言丹朱,再也不是现在这个阴暗病态晦涩的聂传庆。

他在家人、同学、老师、乃至下人眼里,都是个莫名其妙奇奇怪怪有神经病的呆子、病人,他趴在房间的书箱上,望着窗外一整天,保姆走过门口都会骂他一句傻子,他却是呆坐在那里流泪,也说不清究竟什么事惹了他伤心。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整个生命都是个错误,他一直钻牛角尖想成为丹朱,想时光倒流让母亲和言子夜终成眷属,他就从现在的生命力摆脱出来,成为另一个阳光少年,他痛恨自己现在的生命,而他别无选择。他被父亲后妈以及所有的人嫌弃,他不懂辩解,也无力改变,只能希冀着等父亲死了,病态的他继承财产,然后获得一种病态的自由。

书中的聂传庆看起来也不具备改变生命的能力了,张爱玲用那个著名的比喻,形容她母亲冯碧落,是绣在屏风上的鸟,被虫蛀了也死在屏风上,而他是另外一只屏风上的鸟,在这里霉掉、烂掉、化成灰,也逃不出去。

聂传庆无法改变,他只能等着有一天,也不知是哪一天,他父亲终于死了、后妈死了、可能一些有能力的亲戚兄弟都死了,他继承了财产,而那时候他已经被这生活作践的不像人。

那个时代的他,大概只有这样的选择,在自己无法选择的生活里,霉掉烂掉,也不知如何逃出去的。

而据说《茉莉香片》是张爱玲本人的心理经历,她也是这样拥有父亲与后妈,有着在旁人看来孤僻、奇异的性格,有着稍显病态的苍白的外表,她也生长在一个破碎的家庭,她的童年与少女时期内心都流离失所,况且她是一个内心敏感的文学天才,趴在书箱上望着窗外一天,默默的流泪,这几乎是太有画面感的一件事。

然而张爱玲终究还是逃出来了,她没有像聂传庆那样在屏风上霉掉烂掉化成灰,她至少拥有了后半生的自由,也始终带着前半生赐予的戾气、尖锐与悲观,成为了一个文学传奇。

童年的我对聂传庆整个人物形象莫名的印象深刻,大概是因为总觉得对他这样的人有些感同身受。因为家庭、父母亲关系、性格的一些原因,我总觉得童年的我也有点聂传庆的影子。

在大人的眼里,笨笨的、木讷的、怕见人的、懦弱的、被盖章长大之后将会没出息的,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道想些什么,而对自己所处的现实世界充满了深恶痛绝,总觉得这不该是自己的人生,是一种错位,自己应该在某个世界某个地方,有某个另外的家庭,是另外一个孩子的模样,而ta一定是骄傲的、阳光的、幸福的。

而不该是现在这般自卑的、怯懦的、无望的。

一直到成年时期,十八岁前,我的周身都充满着这种深深的绝望,初中时期总想着自杀,高中时期寄希望于高考离开这个地方,高考成绩一般只能上不好的大学,在复读率90%的家乡,坚决不复读离开本地去上大学。

多年过去,在不断的离开中,我似乎终于摆脱了那个童年梦魇,不再是聂传庆,终于是我自己,有健全的人格与性格,有完整的思想与存在,也用我喜欢和认可的方式生活。

我不知道世间有多少个聂传庆式悲剧,也或许只有某种人格才会触发这个聂传庆机制,但那种人生体验真的十分可怕,你始终在悬崖的边缘,无数次想放弃跳下去,但都百爪挠心般的忍下来、逼下来,只因为对生命和美好的强烈眷恋。

为什么我内心始终充满悲伤,都只怪我太热爱生活。

聂传庆为什么始终病态的悲伤与悔恨自己的出生,是因为于现在太不满,于美好太执念。他总觉得那种健康阳光的生活充满无限的能量,他需要,他必须沐浴在那之下,才能活的热气腾腾,才能像个人那样活着。但其实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这样强烈的生命力照耀。

生而为聂传庆,左手魔鬼,右手天使。一念地狱,一念天堂。

有一类人,要么彻底的死,要么热烈的生。于中间之处,他找不到活路。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张爱玲文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张爱玲文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