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的爱情 ——再读王小波《2010》

榆木也荫
2018-01-25 看过

时隔近十年,再一次翻阅王小波的《2010》,恍然似梦,一切宛如初见。就是在2010相近的年份,我读到了他对这个时代的想象,性、揭露、黑暗、官场,很难相信这样一本负能量的书,会出现在而今这样的时代。

总有追忆,有美好部分的吧,哪怕在那晦涩又灰暗的时代,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环境里,依然有爱情!有性点亮着他们生存的意义!都有压力的,那么扯着老大哥的番号狂欢,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而王二就是这样的番号,绝佳的掩饰,所以称他“万岁”又有何过,他当然担得起这样的颂扬。

领导昏庸、学术岔口、思想管制,那样的时代可不就是黄色的尾气、厚重的雾霾、灰蒙蒙的天空和一望无际的压抑吗?

人终归也是动物,抛开道德的假面,可不就是赤裸裸的性吗?肉体的欢愉、精神的放肆、阶级的不平等、分配的差别化,所有的都是诱因,所有的都是逼人发疯的理由。

老大哥王二是诚实的,或者说他一直想要做个诚实的人,像他说的,他有艺术家的傲骨,有男人的尊严,可他无力改变任何事、留住任何人,想要的得不到,想死也死不了,人生的大无奈,大抵就是如此吧!

可王二却是深刻幸福的,他有一个为他的“真性情”,也就是幼稚颟顸买单的女人,哪怕怎样的逆境,怎样的低谷,总有一个女人陪着他,这个女人是他的前妻。

在王二流放时,陪他共赴砸碱,人间被放逐,大悲痛,却有女人温情救赎。那些情趣——“管教”、“王犯”的称呼,横穿时间,时时在他之后二十多年的心中浮现,这何尝不是一种记忆、一份甜蜜、一根稻草。

有理想男人的女人是痛苦的,因为这样的男人总是不甘平淡与平凡,做他们的妻子时时提心吊胆是种熬煎,可王二的女人却愿意为了他出卖灵魂,只为守护他的天真、他的生存、他的梦。当然也许这份出卖不值得被赞颂,但爱就是偏执,只为心,不为理!

可以原谅你出轨,因为我已放荡,但决不许你爱上,你所拥有的责任,只能是我一人的专属。

王二的前妻,不会吃红毛衣的醋,却会因王二对老左的责任而愤然出走,这字里行间、冰凉黑色的文字里,藏着的是潜移默化的真心。

会为了你一件毛衣,步行两个多小时,送来自己;甘心坐你的小摩的,赤身裹着毯子路过整所城市,只因它是你的礼物。最美的样子,只给你看。

是你的约,你不约,我还是出现了。是你的难,你不求,我还是上赶着救你来。你一句忘了约,我一句没关系,是你就够了,在你身边就够了,我不在乎是怎样的方式、怎样的场合、怎样的环境,是你是我,够了!

你老了,你心心念念的责任无力承担,你不需要我再庇护了,那我这市长夫人还有什么意义?辞去了,我毫不留恋!既我已无力庇护,那你未竟的责任,就由我一力承担吧!

你是爱我的,却总也不说,你游戏人生,对着每个人装老好人,摆出随性洒脱,且承担着莫须有的罪!你以为这样是对我好,可以让我毫不留恋的轻松走远,可我是你的风筝啊,线在你手里,再多的风景,也是围绕你转。

看你挨鞭子,生不如死时,我就明白是自己错了,我没法成全你的成全,正如你无法成全我的希冀,你不能平凡,我也不能荣华,我们就是一对苦命的鸳鸯,也许只有在放逐之地才能一生全心相依。

遗憾是我太晚明白,而你早已深深爱上。我们都在成全,但都不肯自私、再自私一点!

所以到底谁更爱谁呢?把性玩出了爱情,是我们彼此的悲哀。还有比直逼生死的痛苦更深的痛苦吗?你以为你经历生死、大彻大悟这世间再无无法面对之事。你做到了,这个世界都奈你无法了,他们低头了,你被释放了。

我们的未来似乎是可以想见的幸福了,可我被这世界骗了,天真的人成了我,我要以抗争换取你的自由,我不要再隐忍了,过去这样的时刻太久太久了。可我最想不到的,是你会出现在我受刑的现场。

那抽在你身上,我心上的鞭子,抽出了我的激昂,抽出了我的义无反顾。

那抽在我身上,你心上的鞭子,抽走了你大难不死的所有幸运,抽走了你的生命。

我们之间总差了一点点,一点点自私、一点点等待、一点点运气,和一点点的生命。

陪你去啦,我的心和你在一起了,一同赴死,我们都不再孤单。留下你对这世界的不满,交给我——我的躯壳,哪怕不能赢下,至少这曾惩罚你的规则,我都要一一对抗,不死不休。

死是解脱,你一直追求,却在怀揣希望时,戛然而止。

生是压抑,我半生隐忍,决心天性放肆时,哀莫心死。

缘分之事,说不清楚,怪只怪我们都爱对方胜过自己。

愿你走好,黄泉安息;

陪你走好,心与同在;

等我回来,再世白头。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白银时代/2010/黑铁时代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