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一个异文化中解读其法律、政治、经济、艺术以及宗教体系诸问题

罗.新丹
2018-01-22 看过
首先需要简单介绍爱德华•埃文斯-普理查德,以便搞清楚学术脉络。普理查德是是马林诺夫斯基的学生,他的人类学建树是在马氏基础上发扬广大的,他主要在苏丹南部的阿赞德人和努尔人中做田野调查。
宏观地讲,这本民族志通过研究阿赞德人社会中的法律、政治、经济、艺术以及宗教体系诸问题,有机展示了人类学的整体视角和理解异文化的学术旨趣。
关于本书的书评,褚建芳写得深入全面,我觉得很有必要将其中重要的部分摘录下来分享给大家。
摘录:
1、一个社会的各项制度,包括政治、经济、司法、医疗、宗教、艺术、审美等等,都是建立在一定的秩序、规范和规则之上,后者构成该社会的法律基础。这种法律基础的核心问题是该社会和文化关于“什么是公正、什么是道德”的看法、信仰和规定。而这种看法、信仰和规定的基础则是各个社会、文化或文明的“理性”。不同的社会和文化对“什么是理性”这个问题具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因而形成不同的具体的社会制度。
补充:翁乃群把这种“理性”理解为人们在社会生活中对于不幸的责任追究方式。他指出:。。。对阿赞德人巫术、神谕和魔法的研究,就是对人们生活中遭遇不幸的责任追究这一普遍现象的不同处置方式的研究。当遭遇不幸,是指控他人或自负责任,不同处置方式其背后必然存在着社会本身的合理解释。而这个合理解释(意识层面)和不同处置方式(行动层次)构成不同社会对遭遇不幸的特种处理系统。
2、在不同的文化中,关于罪过与惩罚的界定是不同的。当我们理解不同文化对罪过和惩罚的界定时,我们会发现,这种界定是多么的武断和粗暴。然而,对于特定时期的特定社会、人群和文化而言,这种武断和粗暴是必需的,也是事实。
3、一个社会的文化或文明是建立在自身特有的根基之上的。这个根基是在千百年来的历史进程中形成的。然而,当这种文化与另外一种文化尤其是一种支配性的强势文化相接触时,会面临什么样的境况?是像我们不少人所想当然地认为的那样,成为非理性的、落后的,还是具有自身合理性?这种文化的未来发展趋势会如何?是一种文化彻底压倒另一种文化,还是实现所谓的相互融合?传统与变迁之间到底会发生怎样的关系?对于认识当代中国社会来说,这样的问题具有重要的意义。当包括许多政治权力精英和文化精英在内的人们在中外关系崇洋媚外地批评中国人是非理性的时候,当许多精英在考虑中国境内汉族与少数民族关系时不自觉流露一种欧美发达国家看待我们时所具有的优越感,认为他们是非理性的时候,我们应该反思:这到底是不是“理性”的,换句话说,这种“理性”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理性?弱势文化的非理性到底是自身具有的,还是在被不平等的政治经济权力关系所建构和想象出来的?
4、作为一门研究人的学科,人类学最引以为豪的地方在于其文化比较和文化批判的视角与方法,在于其对于人类不同文化的内部逻辑和理性的理解。在理解和评价一个异文化时,人类学给我们的启示是:每个文化都是一个由地方性知识结构构成的体系,这种地方性知识体系不仅包括成文的司法、政治、经济、艺术、审美等方面,还包括流传于民间不成文的各种关于人与人关系和世界理解的道德规范与理论体系以及体现在各种民间信仰中的关于公平、公正的理解,等等。因而,每个文化都有其自身的理性与逻辑。正如埃文斯-普理查德让我们看到的,阿赞德人关于巫术、巫医、神谕和魔法的信仰实际上反映了其社会文化的逻辑和理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阿赞德人的巫术、神谕和魔法的更多书评

推荐阿赞德人的巫术、神谕和魔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