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花,只是不知道如何送你

申仙
2018-01-22 看过

在当下,有人靠着文采挣钱,有人靠着嘴皮子,有人靠着好眼光,有人靠着人缘广,可唯独还有个人靠着“倒卖”老婆的黑资料发家致富,郊县天王老田便是这么一个不那么正经的非主流绘画师。

大概就是去年的新年前后,微博博主“郊县天王老田”和“郊县天后高丽丽”突然成了网红,他的画作广为流传在各大账号和平台上,流窜作案之频繁让人不得不怀疑老田是有多想取笑自己的老伴,又被老伴如何一次次抓个现行。他们的虐狗日常总是用这样线条简单又夹插着脑洞齐大的对话互怼出来,跳脱、任性、不拘一格,也难怪就连人民日报都难得如此欢快地转载了一下。

之前的经典漫画里,《乌龙院》和《双响炮》一直是陪伴我小升初,初升高的册子,之所以如此着迷,无外乎剧情简单、节奏明快,不用费脑壳地去记录一群人名和彼此间的复杂关系,小人物、小场景、小故事,篇幅不大,笑料百出,这也是我后来偏爱情景喜剧和短小相声的原因。

而今年四十的“漫画家”老田也正好抓住了大众在生活空暇时里聊天打屁的放松方式,将自己夫妻间的趣事以一种更夸张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任何一个流行的初始都是源自于它的突破性,就像《武林外传》将江湖的“大”颠破成客栈的鸡毛蒜皮,老田这一手就像是把家长里短放大成为了超越大众生活又符合读者记忆的包袱。

曾有一句点评最为恰当:每个人都能从我的漫画里找到自己的影子。

本人未婚,还无法领略山的那边的景色,可总会在日常胡侃里听到朋友们各自吐槽自己的另一半, “我老婆笨死了,今天开个车没拉手刹跑了一路,回来还说车子坏了跑不起来,心疼轮胎ing。” “他好胖的说,那次过安检,人家非得让他把衣服撩起来,就怀疑夹带了大量危险物品。” “我老婆没怀孕!请不要回回都给她让座。”

虽然我是山这头的人,但总能感觉到他们在“嘲笑”另一半的同时带着的宠溺和骄傲情绪,都放佛在说,哎,这么个人,没我他(她)就完蛋了。

这种共性中骄傲感是众人爱上老田漫画的初衷: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才这么想要刺激你,好让你看到我如此在意你。

虽然书上的段子大多是老田在说着丽丽的胖和贪吃,甚至说她为了吃恨不得将单位门口的小摊点全部抓起来实行打卡制度,可现实中的丽丽并没有那么胖,夫妻二人的相处模式就像是合作多年的相声搭档,你一言我一语,无不扎心,却又默契十足。曾听过一个脱口秀女星的打趣,她说自己的丈夫就是“睡在上铺的兄弟”,因为一张床产生不了距离,而距离才会有美。反过来再看老田二人,何尝不是如此,把生活过成段子,又不避讳向所有人表达,丽丽说,我就是胖,老田说,我就是怕老婆,张扬的理由不过就是,我相信我百般不好,你也中意我。

现在人流行佛系,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无欲无求,也许老田和丽丽就是这样“佛系”的夫妻模范,不会期许着对方变成更好的人,也不会对琐事满怀抨击和愤怒,守着自己的一家老小,过着偶尔迎接小确幸的生活。我们需要这种轻松的状态来回应生活带来的不如意,不苦大仇深,也不强颜欢笑,这也是这个当下社会更需要老田的缘由。

还记得年纪小,第一次看到孔夫子说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那时候还没听过那么多的引用和解读,所以一眼望去就只觉得特别好笑,心说着那么大的思想家为什么这么怕老婆。情字何解?你想象一下孔夫子的夫人在家将他好一顿训斥而夫子不敢吱声,最后站在门口捶胸顿足,唉声叹气地说道:

你看看这些女人,简直比小人还要难相处,可怜我仲尼,呜呼哀哉!

也许这种感觉,用日漫里惯常的回忆杀叙述最好形容:

虽然你贪吃,贪睡 脾气不好 打我、骂我、还克扣我的零花钱 虽然你矫情,多疑 抠门到家 吃着喝着,还不忘打包带走 虽然我说过无数损你的话 也多半出于真心 可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呀 我就是喜欢你的胖 你每一份肉我都喜欢 而且 我只喜欢你

我也有花,只是不知道如何送你? 倒不如,送你一车鸡米花,这样你就永远都是我的人了。

1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咔嚓!老田就爱高丽丽的更多书评

推荐咔嚓!老田就爱高丽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