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标点里的大学问

书海冲浪者
2018-01-22 看过

我在单位里做的是文字工作,主要任务就是每天与文字打交道,起草各种文件、各种讲话,舞文弄墨是日常工作,弄懂会用标点符号是必备基础。虽然自己也非常清楚,所谓的“文字”,是由一个个汉字和标点符号两者有机组合而成,表达的意思是否准确、感情是否丰富,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能否正确地使用标点符号,但公文里标点符号的使用极为简单,用得多是点号,标号则很有限,所以往往还是更重视如何遣词造句,对标点符号则多有忽视,甚至为了省事,在手写起草文稿的时候对所有标点符号一律用点代替。 然而,即便是用得如此有限、如此简单,也还是有很多疑问在里面。比如,两个书名号、两个隐号连用时,中间要不要加顿号呢?我们早前的做法是都要加的,但现在又统一作了规范,不再加。按苏培成老师的说法,提倡不加,加了也不算错,而且还在书后的短论中将回复读者来信的文章全文刊出,并针对多种不同情况作了区分,非常到位。比如,工作制度、实施方案等都不是规范的公文种类,所以发这类文稿时就必须用通知的形式来发,经常会用到“关于印发××××工作方案的通知”这种文件名,那么问题是,文件标题里的方案名称到底加还是不加书名号呢?2000年版的《国家行政机关公文处理办法》中对此曾作出过非常明确的规定——公文标题中除法规、规章名称加书名号外,一般不用标点符号。但于2012年发布的《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废止了那个办法,而对这一项的表述又语焉不详,比较模糊,这就造成现在我们这边是市委的文件就要加,而政府的文件不加这种乱象。遗憾的是,这本书中也没有给出答复。又比如,起草工作方案或者领导讲话的时候,往往会用到“制定如下实施方案”“我再强调三点意见”这样的话,后面跟的几乎是整篇文章,后面到底是跟句号呢还是冒号呢?这个疑问我曾向来我市验收国家三类城市语言文字评估的专家请教,并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按照苏培成老师对于冒号用号的解释,似乎都可以讲得通。还有,比如关于表达时间的时、分、秒之间用冒号还是比号的问题,我一直以为应该用比号,也是这么做的,而苏培成老师引用了国家标准来说明,这里只能用冒号而非比号,让我纠正了自己长期以来的一个错误认知。 事实上,与一般只要求准确、规范、简洁的公文不同,文艺作品对于标点符号的使用就要复杂得多,很多时候还担负着表达语气、情感等的作用,这就对标点符号的使用就提出了更高、更严的要求。我能记得住的就有通过问号叠用来表示强烈的疑问语气,用破折号来表示声音的延长或者迟疑的情绪,用省略号来表示余意未尽等等。所以说,如果使用得当,会对文章更添意味,增色不少。相反,如果使用不当,反倒会词不达意,或者引起歧义,甚至与想要表达的内容南辕北辙,闹出笑话来。 因此说,标点符号看起来虽然非常简单,只有这极为简单的8个点号、10个标号,但现实中人们的生活纷繁复杂,语言表达的环境千差万别,使用的表达方式、想要达到目的又各有不同,这就使得17个符号的使用也有了千变万化,所以也就成了一项技术活,形成了一门单独的学问。而根据苏培成老师在书中《我与标点符号研究》中的介绍,他从1959年编辑自己的第一本收《怎样使用标点符号》起,到现在已经沉浸其中近60年了。60年了,他仍在孜孜以求地对此进行研究,而且对2011年版的《标点符号用法》(GB/T15834—2011)还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对自己没有采纳的四点意见作了说明。由此足可以证明,这简单的标点符号一旦与现实生活相结合,如何表达得准确、规范,而又能传递为文者的目的与情感,那就真的是一门颇为高深的大学问了。 当然,对于不从事文学创作,不从事这项研究的人来说,对于标点符号的学习自然无需太过深入,只要学会了学校里老师教的那些就足以堪用。但是,对于专门从事文字工作的人,特别是从事文学创作的人来说,苏培成老师这本书就显得极为必要,非常适合当作一本工具书置于案头的,遇到这方面的疑问随手翻一下,很多问题估计也都迎刃而解了。就我自己而言,读这本书确实获益良多,算是一本宝典吧。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怎样使用标点符号(增订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怎样使用标点符号(增订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