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天使在一起即使在地狱里也能创造一片天堂

吴洋忠
2018-01-22 看过

读完《喧哗与骚动》,便提笔想记录一些读后,可是,南方以及南方的没落,似乎并没有得以全部解开,在这里,我看到了衰落、体会了羞愧、经历了挣扎、迎接了新生,可是,这一切,并没有解开南方康普生家族为何会拥有那般激昂的骄傲,这骄傲是南方式荣耀与传统崩塌的导火索,也正是这骄傲创造出了《喧哗与骚动》这一部将人类心灵冲突呈现得淋漓尽致的悲剧。

我们大可以将《押沙龙,押沙龙!》看做是《喧哗与骚动》的前传,它们互为彼此,仅看其中一本,都不能把南方说完全。《押沙龙,押沙龙!》讲述了南方的崛起,蛮荒时代依靠阴谋与奴役建造起来的萨德本百里地庄园被视为南方的高贵与骄傲、血脉与传统的象征之一(这虚妄与脆弱的荣耀啊你终将得到上帝的惩戒),在杰弗生镇人眼中,南方的传统即萨德本的传统——仇恨、沉默、种族、嫉妒、乱伦、阴谋,这渴盼多么虚妄且脆弱。

南方及约克纳帕塔法县只不过是戏剧的背景而已,在诺贝尔奖授奖演说中,福克纳说道:“人的心灵与它自己的冲突的问题,只有这一点才能制造出优秀的作品,因为只有这个才值得思考,值得为之痛苦与流汗。”

如果《押沙龙,押沙龙!》着眼于心灵与自我的冲突,《喧哗与骚动》则受其家庭内部人物之间的冲突而被驱动。广泛意义上讲,南方康普生家族的没落已尘埃落定,无从挽回,昆丁的自我消亡,凯蒂的背井离乡,杰生无所不在的恶,小昆丁的逃遁与复仇,似乎都因了南方传统的骄傲心与羞耻心而变得越发激烈,最终在迪尔西的全程见证下彻底分崩离析。

【人群中,有一个天使,一会儿他叫班吉,一会儿她叫迪尔西】

尽管时间与空间给搅乱了,尽管南方衰落后的杰弗生镇在混沌与迷茫中失去了方向,终将有一道光芒将杰弗生引向前方。

这道光芒,来自迪尔西,更来自凯蒂。“透过栅栏,穿过盘绕花枝的空档,我看见他们在打球。”也只有受凯蒂的引领,班吉,自然还有迪尔西,才能“透过……穿过……看见。”眼睛越柔弱,越不容易被花枝遮挡(他们不是杰生与昆丁)。班吉顺着栅栏朝前走,凯蒂、迪尔西、昆丁、母亲卡罗琳、杰生、勒斯特等人物,纷纷登场。

虽然李文俊先生在序言中写道:多角度的叙述方法,四个篇章,让兄弟各讲一遍自己的故事,随后又用全能角度以迪尔西为主线讲剩下的故事。

实际上,真正的主角只有凯蒂(小昆丁)一个人,福克纳通过班吉讲凯蒂,通过昆丁讲,再由杰生讲小昆丁的方式对凯蒂的故事进行补充,再通过迪尔西讲,讲啊讲啊讲啊讲了凯蒂的很多故事,绕来绕去,从不同的空间、时间,从不同的人物和视角,才终于把凯蒂的故事讲了个完整,凯蒂的故事藏在每一个人的故事里,但每一个故事里又只嵌着一点点凯蒂的故事,所以,不得不把这些散落各处的零碎拼凑起来放在一起才让我们看得到了完整的凯蒂。如若不是因为要讲凯蒂,其他角色将不复再故事中存在,是凯蒂创造了他们。

于班吉,凯蒂是他的守护神(小昆丁是),沃土一样的迪尔西大妈总是见缝插针地为告诫大家,稳住阵脚,送来阳光,这让《喧哗与骚动》罩着一层浓烈的并没有被强烈的悲剧色彩和冰凉的黑夜所遮挡的暖暖的希望之光,是一本希望之书,与之相反,对于查尔斯、亨利和朱迪斯来说他们远没有班吉那么幸运,天使一般的班吉被一群天使环绕着保护着(上帝是个公正的明眼人啦),恶魔一般的萨德本家族成员就被一群噩魔包围着,他们自己包围着自己,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说《押沙龙,押沙龙!》是一部毁灭之书。

既然不可拯救,那就让他毁灭吧!

两个天使在一起,即使在地狱里也可以创造一片天堂,一群恶魔在一起,即便萨德本庄园建造之初有参照过天堂的模样也一样很快就被践踏成了地狱。

(未完待续)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喧哗与骚动的更多书评

推荐喧哗与骚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