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和思维

森森鱼
2018-01-19 看过

1.我们确实看到这种语言和思维相互作用的复杂过程在我们眼前进行着。工具(语言)使产品(思维)成为可能,产品(思维)又改良了工具(语言)。一个新概念的产生总是在旧语言材料的使用多少有点勉强的时候或者是扩大了的时候预示出来;这个概念在具有明确的语言形象之前是不会获得个别的、独立的生命的。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个概念的新符号是用已经存在的语言材料,按照老规矩所制定的极端严格的方式造成的。有了一个词,我们就像松了一口气,本能地觉得一个概念现在归我们使用了。没有符号,我们不会觉得已经掌握了直接认识或了解这个概念的钥匙。假如“自由”、“理想”这些词不在我们心里作响,我们会像现在这样准备为自由而死,为理想而奋斗吗?但是我们也知道词不只是钥匙,它也可以是桎梏。

2.只要适当地回答了下面四个主要问题,任何语言都可以归到正当的地方去:发这个音时声带位置如何?气流是只通过口腔的,还是也流到鼻子里的?气流是自由地通过口腔的,还是在某一点上受到了阻碍的,要是受到阻碍,又是怎么受到的?口腔里的确定发音点(包括元音的舌位和唇位)是什么?

3.文学把语言当作媒介,可是这媒介是分为两层的,一是语言的潜在内容——我们的经验的直觉记录,一是某种语言的特殊构造——特殊的记录经验的方式。主要地(从来不是完全地)从下面一层取得质料的文学,如莎士比亚的剧作,可以翻译而品质上不至于损失过大。如果文学在上层的活动多于下层——Swinburne的抒情诗是相当合适的例子——就不如说是不能翻译的。这两类文学表达都可能是伟大的,也都可能是平凡的。

0 有用
0 没用
语言论 语言论 8.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语言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语言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