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园”背后的警醒

文小妖
2018-01-15 看过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文简体版

文/文小妖

房思琪的花儿开了,房思琪的花儿又凋了。如花似梦的年龄里,房思琪的少女时代永远停留在了八年前的那个教师节……

阅读台湾作家林奕含的长篇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我这两年以来,心情最为沉重的一次。这是一本用生命写成的书,字里行间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哭声,那是房思琪的哭声,亦是林奕含的哭声。

犹记得书中的一个片段,思琪在被李国华诱奸后,用试探性的口吻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父母在思琪人生里最重要的一课中缺席,旷课了,他们以为还早着呢,还有时间。殊不知,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在他们自以为是中已悄然发生。最终,父母缺席旷课的代价是:女儿的这一课,由其他陌生异性(李国华)来教,来补上。

因为对性的懵懂,无知,思琪在面对李国华的时候,给了对方钻空子的机会。李国华教给思琪的“性教育”是在暴力和诱骗下进行的,对思琪来说,无疑是一场心理与身体交叠的双重折磨,她的精神内核开始分解,坍塌,并为此付出了一生的代价。

“为所有在健康教育的课堂勤抄笔记却没有一点性常识的少女干杯”,李国华们为此感到开怀得意,他们最乐意充当女孩们的“性”教师,所谓的教知识,补课只不过是一件掩护他们的外衣,好让他们对那些无知的女孩进行筛选,然后以教学为借口,一步步连哄带骗,让她们陷入自己设好的陷阱,满足兽欲。

思琪被李国华强暴后的无助让人心疼,没人教会她怎么去抗争,怎么去疏导自己的情绪。因为在社会上,大多数人,包括李国华们都一致认为,“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多么可怖的想法!可这又是真实存在的,甚至深深地根植在很多人的心中。女孩一旦被性侵,许多人脑子里第一个念头肯定是女孩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儿,比如穿着暴露,行为不正经等等,各种猜测,议论反而把受害者推上了风口浪尖,让受害者二次受到伤害。因此,很多女孩被性侵,强暴,都会选择沉默,隐忍。而施害者会更加明目张胆,受害者又会多出一茬茬,长此以往,形成恶循环。如同林奕含在书中所写,“在这个人人争着称自己为输家的年代,没有人要承认世界上有一群女孩才是真正的输家。”

《房思琪的乐园》将思琪的人生赤裸裸地剖开,展现在世人面前,经纬分明。同时,小说中穿插的另一个女性角色伊纹,她是思琪和怡婷亦师亦友的陪伴,只不过,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又是另一部分女性群体的代表——遭受家暴的女性。虽然遭遇不同,但在思琪和伊纹身上都有着一个共同性,那就是在男方施暴时,都以隐忍的姿态吞咽下所有的苦果。只不过与思琪不同的是,伊纹最终在残酷的事实下,终于明白:对于施暴者来说,最好的方式不是忍耐,而是要学会抗争。如同伊纹对怡婷的那番告白,“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他扭曲的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

最后,思琪疯了,伊纹痛定思痛,选择了离婚。而思琪精神上的双胞胎怡婷,则负重前行,她要过好每一天,帮思琪过好每天,完成她所没能完成的人生。可是,让人愤怒的是,李国华们依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家庭继续和睦,社交继续热闹,而另一拨受害的女孩也即将会出现在他隐蔽的小公寓里。

看完全书,泪流满面。一种无言的压抑感重重叠在心头,感觉每一次的呼吸都是痛苦的。我能感受到林奕含写这本书时的痛苦和矛盾,小说中,房思琪形影不离的好友刘怡婷其实是林奕含所期望的另一个自己,如果没有遇到诱奸自己的“李国华”,她的人生也会与怡婷一样,虽平淡,但有自我,有期望,有精彩。然而,这一切已在林奕含和房思琪的人生里止步,她们在抑郁,痛苦,自我麻痹中苦苦挣扎,不得其法。林奕含借着房思琪,刘怡婷和许伊纹道出内心中的困惑与痛苦,这是她与这个残酷的世界达成和解的唯一方式。

2017年4月底,林奕含逝去,她用尽生命写下的长篇《房思琪的乐园》像一盏声音低沉的钟,一声声地敲打着这个社会,敲打着世人,它沉沉地对他们发声:“警醒,警醒,警醒……”

18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