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札记

拜伦
2018-01-13 看过
这本书的体例框架比题目要小,主要是从建筑空间尺度和建筑用材尺度来进行比较研究,而对于具体的营造方式的对比仅点到为止。这无疑让人有些失望。
一、源流关系
建筑技术的传播是在佛教文化传播的背景下进行的。除了更早时期干阑式建筑的传播,大木技术则是在南北朝时期正式由大陆,经朝鲜渗透入日本。这时大陆呈现出南北割据的局面,朝鲜则也是(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鼎立的时期,因此对于传入日本的途径有两种说法:1)伊东忠太(北朝系):北朝→高句丽→日本飞鸟;2)关野贞(南朝系):南朝→百济→日本飞鸟。有趣的是,现存最古老的木构建筑,奈良法隆寺(670年烧失后于8世纪初重建)是保持了初唐建筑样式传入日本之前,源自朝鲜半岛的建筑样式的再现。日本称此为飞鸟样式。
二、法隆寺建筑特色
1.横向水平构件不发达(一材造)。
从剖面图可以清晰的看到,除柱外,水平构件的截面大小是统一的。这或许可以让我们一窥唐朝前,南北朝时期的建筑营造方式,也可以相应推测出梁、枋、阑额均是遵循各自的受力规律后从同一构件中分化出来的。同时,当时的榫卯结构也较为简单,法隆寺金堂阑额的接榫方法为非常原始的无肩直榫,这种方法显然在水平稳定性上起到的作用极其有限。
2.井干壁的构造方式。
井干壁是相对于扶壁拱而言的。在建筑构件的进化过程中,存在着由井干壁→扶壁拱的过程。这在大雁塔门头的石刻及敦煌的壁画中得到印证。应县木塔内圈柱头上则完全使用枋相叠的方式完成力的传递,并没有使用斗拱。这种构造确实比较容易理解。扶壁拱以及后来隐刻扶壁拱的方式的装饰意义确实大于力学意义。在第一次尝试古建建模的时候,对于这一层次有着诸多疑问,不知道扶壁拱要设多少,也不知道这边的散斗如何布置。斗拱为了出檐而设,更多是平衡了檐柱内外的力。显然井干壁的做法简洁、合理又经济。
三、尺度对比
这一部分是作者重点所研究的,从测量工具的尺度模数入手做了大量的数据调研。个人认为对于学术研究来是宝贵且必要的,但在实际应用中其实把握住基本的模数之后建构是十分灵活的,结合实际平立面效果定举架之后内部尺寸多一点少一点都有很多方法可以处理。模数定死之后便于管理和施工,但导致体系僵化。
1.唐构平面为等开间(佛光寺开间:15+17+17+17+17+17+15/15+15+15+15);同时期日构则很明显的开间逐次递减(唐招提寺金堂:11+13+15+16+15+13+11/11+13+13+11)。辽宋的建筑逐渐放大了当心间。
四、空间构成
这里提到营造法式与日本典籍中对建筑构成称谓的区别:
中国往往对建筑平面空间构成表记为殿、槽(营造法式中:殿身七间、副阶周匝,身内金厢斗底槽),而日本则表记为间、面(……法隆寺金堂三间四面)。
这反映了对建筑平面空间认知的不同。日本几间几面反映的是主次空间的关系,几间反映的是主空间宗屋的开间,四面则是围绕宗屋的庇檐面数,三间四面实际是为五开间。日本宗屋+庇的表记法是按主次构成的逻辑关系相加所得,而营造法式殿身+槽所反映的构成上的逻辑性已减弱,所代替的是整体的立面概念。这样传统逻辑关系的解体或许增强了辽宋等后期建筑平面的灵活性,平面布置不再拘于法式的样例;同时,其解体或许与铺作层的成熟是分不开的。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日古代建筑大木技术的源流与变迁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日古代建筑大木技术的源流与变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