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阔的大地四面动荡

果果林
2018-01-12 看过
(1304字)
很小时候,我曾在新疆生活过几年,见过茫茫的沙漠、爬过沙枣树、在沙漠里玩耍、捡过沙漠里的石头、摸过狗、喂过鸡、下过地窖.....幼时的这段记忆和生活体验是我一辈子的珍宝。如今读李娟这本《遥远的向日葵地》,又勾起我这些回忆,让我的心绪回到遥远的时代和遥远的故土。

前些年有次清理书报废旧,旧日记本中翻出少年时哥哥写的日记,文中称那片故土为“乐土、乐土、乐土”。我想,他的成长记忆比我更为丰厚,应该也有更多喜怒哀乐。那片土地实在算不上丰饶之地,带给我们幼年最生动的记忆却从未消失,一直存在。 李娟出生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我出生于农八师,我不知道一个师团编制会有多大,也不知当年我们隔了有多远,但从李娟的文字里读到许多相似又不似的地方。她家是游牧,住着帐篷;而我家那时已住在成片平房里;她家种着90亩向日葵地,我几乎忘记当时所在连队种的是什么了......

可以想象近百亩土地绿汪汪一片,其间向日葵金灿灿地朝太阳露出笑脸,天空很蓝很蓝,这画面一定很美。可是,这片看起来很美的土地背后是养植的不容易。李娟的文字很灵动,从来不说苦,不说累,文中的“我”倒是带点呆气、木纳和傻呼呼的乐呵,可这样显得有点傻气的孩子脑海里翻滚的却是无数漂亮的“感应”。比如向日葵必须蜜蜂授粉,这件事不说你肯定不知道,肯定以为向日葵花开结盘不是自然的吗,可想象不到那片土地绿色少青草少鲜艳的花朵更少,蜜蜂不用说,全靠养蜂人千里迁徙带蜂来。种地人与养蜂人一样都是靠天吃饭,一场因贫穷而起的博奕如同赌命。李娟写蜜蜂放出来的那一刻:“满天都是”“万亩的向日葵金光灿烂,万千金色蜜蜂纷起跳跃,连‘嗡嗡’声都亮得灼灼蛰眼。”蜜蜂的“嗡嗡声的浓度略大于空气。再仔细地听,其实‘嗡嗡’声是一面网,孔距小于一微毫,铺天盖地。除了光,除了气,除了‘嗡嗡嗡’,其他一切都被这张网过滤得干干净净。”这是喜悦的嗡嗡嗡,也是盛大秋季丰收可期的欢欣鼓舞。带来甜蜜的蜜蜂亿万里的飞翔,“一棵树就沦陷了半个秋天”的白桦树,一夜之间从绿色到金色的麦田,还有“面对这全部的金以,葵花缓升宝座,端坐一切金色的顶端”......此情此景只此刻可见。

向日葵授完粉、结完籽,还没完,还要提防缺粮游牧而来的牛群。《赶牛》一文中生动形象描绘了如同打仗一般让人心力憔悴的赶牛经过。葵花地最后一轮劳作结束的空档,晚餐之后全家人一起去散步,跟屁猫、胆小的傻的大小狗、胆大的兔子、未入圈的鸡、走不动抱着走的鸭子,“一队人马呼啦啦走在圆月之下,长风之中”......《散步》这文点睛之处在篇尾,梦中,大小一家人一行仍在月光下散步,都到齐了,“突然又想起还有外婆,我赶紧四处寻找,然后就醒来了”。在后记中,李娟说自己“用力地抒情,硬生生嘠然而止”,我想之所以说“硬”,其实是有千言万语未竟之言,未能找到出口之语,郁结于胸,一直牵肠挂肚的缘故。

李娟写新疆这片土地,写万物,写那些逝去与当下的存在,鲜活的,人的意志,动物的本能依赖......带着鲜明个人色彩的字句意识奔腾而过,带我们领略那些围绕土地而生的一切,一个无比完整的世界,一个雄浑与万物生长的世界,一个值得耿耿于怀、苦心经营与念念不忘的世界。整部作品悲哀中有希望,沉默里有坚守,守望中有怀想,温暖真切感人,让人回味。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遥远的向日葵地的更多书评

推荐遥远的向日葵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