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精神病院怎么证明自己没疯

代替你
2018-01-11 看过
一般来说,我们会以社会标准衡量个人;一个人是否正常要看他能否适应社会,发挥其社会功能。但我们总是忽略了一个问题:假如社会本身就不正常,那它的标准能证明什么呢?

「精神健康的特点是:有爱与创造性,能够脱离同部族及土地的乱伦关系;有自我身份感,这种身份感来自自身的经验,即自己是力量的主体;能理解自己之内及之外的现实,即能够发展客观性及理性。54页」

就是说,正常的标准并不建立在社会标准之上,而是要看一个人是否能独立自处,脱离婴孩般的对权威的依赖。

那些无法自立的人,那些长不大的成人,因为无法从内在确立自身的存在,只能往外寻求,而这种寻求的结果总是带来无尽的失败,欲求不满和安全感的缺失。而这种不安会导致焦虑和愤怒,其人要不变得自私自利,充满攻击性,要不就卑躬屈膝,毫无自尊。

这些人最终会选择逃避自由,迎向任何愿意接收他们的威权,然后盲目崇拜盲目追随。这些人内心都具有施虐被虐倾向,不是残民自肥就是跪地求饶。而一个不健全的社会就是由这些不健全的人所组成。

「不健全的社会造成人们互相憎恨和不信任,将人变成供他人利用与剥削的工具,剥夺了他的自我身份感,而使他成了顺从,屈服于他人的人,或者变成一个机器人。57页」

因此,要想改变一个社会,只能从个人入手,一个一个的帮助他们转化,帮他们脱离依赖,寻回自己的力量。任何由上而下的改革都只是治标不治本,徒劳无功的荒诞剧。

只有个人可以实现自我,可以追梦;一个国家或民族,它们既没有自我可以实现也无法追梦,国家和民族都是人们虚构出来的幻象,它们不能吃喝拉睡,不能说话不能思想,当然也没有意识,没有个人意志。你不可能和国家在咖啡店聊天,也不可能跟民族手牵手漫步花间。你不可能爱它们,你不可能爱一个不存在的幻象,然后跟着这个幻象去追不存在的梦。

所以说,那些沐浴在领袖的慈祥目光下一股暖流涌心头的人民代表,那些呆站在领袖亲植树木之前感动流涕的官员们,绝不会是正常人,他们能人所不能。疯子可以是真疯也可以是装疯扮傻,一个人亦可以残民自肥同时卑躬屈膝,他们既是施虐狂又是被虐狂,而一个由这些疯子带领的社会,最终只会离健全社会越来越远。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健全的社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健全的社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