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爱情是场发烧,那愿我们都高烧不退

舒芙蕾小姐
2018-01-09 看过
「爱情是有温度的」不仅是相见时热烈的吻,在思念对方时都会不自觉得体温上升。在日本这项「恋爱体温实验」中,分隔两地的她和他,一旦谈及对方体温就会随即升温。因此,用「那时,和你一起,走在路上,从此,欢天喜地,都在心上」。

很久以前,杜拉斯说过:“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塞林格说过:“有人觉得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和一堆孩子。但你知道我是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

这段影片让我想到,廖一梅的《恋爱的犀牛》。即便表达爱情的套路不同,但对爱情的热烈却是相同。剧本塑造了“马路”这个角色,他除了爱情什么都不会,爱得滚烫炙热,他的性格像一只犀牛一样“偏执”、“有脾性”。

恋爱的犀牛被演绎了好几个版本,1999版是郭涛和吴越;2003版是段奕宏和郝蕾;2004版是段奕宏和王柠;2008版是张念骅和齐溪;2012版是刘畅和黄湘丽;2014版是刘畅和刘润萱。后来,还有2015版的刘畅和毛雪雯,以及2016版的肖鼎臣和毛雪雯。无论被复演多少遍,人物换了多少波,剧中的台词如何被你反复咀嚼,这部话剧依旧是不可复制的经典。

这部剧1999年由先锋戏剧导演孟京辉执导搬上舞台。“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美女,高楼和街道也变幻了通常的形状,像在电影里。你就站在楼梯的拐角,带着某种清香的味道,有点湿乎乎的,奇怪的气息,擦身而过的时候,才知道你在哭。事情就在那时候发生了……”。

马路是一个普通的犀牛饲养员,爱上了美丽性感但性格乖张的明明,为了明明马路愿意做任何事,但是明明却仅仅把他当做另一个人的影子,这是一个“他爱她,她爱她”的套路,却有着动人的台词。

明明:我是说“爱”!那感觉是从哪儿来的?从心脏、肝脏、血管,哪一处内脏里来的?也许那一天月亮靠近了地球,太阳直射北回归线,季风送来海洋的湿气使你皮肤滑润,蒙古形成的低气压让你心跳加快。或者只是来自你内心的渴望,月经周期带来的骚动,他房间刚换的灯泡,他刚吃的橙子留在手指上的清香,他忘了刮胡子刺痛你的脸......这一切作用下神经末梢麻酥酥的感觉,就是所谓的爱情......

关于“爱情”的定义,读完后倒吸一口气。

如果说,有人是在苦涩日子里靠着“英雄梦想”供养着,那么马路他无需供养,明明就是他全部的英雄梦想。剧里有一句台词是:“原来人是可以靠二氧化碳活着的”;(只要那些二氧化碳出自你心爱之人。)

在有着无数可能、无数途径、无数选择的现代社会,人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最佳位置,都能在情感和实利之间找到一个明智的平衡支点,避免落到一个自己痛苦,别人耻笑的境地。我却撞见了马路这样偏执的人。让我更好奇的是,廖一梅写完所有“热烈”的台词时,如何看待自己与孟京辉已经走了数年的婚姻。

廖一梅是一个对周遭变化敏感的诚实的写作者,孟京辉是一个具有创新精神的先锋派人物。他们一起合作的作品并不多,三部曲可以说是唯一。大家一直都很难想象,两个充满个性的艺术家在生活里是如何磨合共处的。在接受某次采访时,廖一梅是这样形容的:

“我觉得,所有的夫妻在婚姻中的人物关系都应该向后退,起码退到如果不是夫妻,还能是朋友,可以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玩,这样的婚姻才应该继续。因为朋友之间有一种对对方的基本尊重。我和孟京辉在一起二十多年了,依然会以朋友的态度来相处,都会给对方自由发展的空间。如果人的占有欲太强,或者觉得对方应该怎么怎么样,就会有矛盾,所以不能对对方有过分的要求,尤其双方都是很有个性的人的时候。”

这可能是许多中国人炙热爱情回归“质朴”的恋爱出路。

但我更爱,另一加拿大诗人洛尔娜·克罗齐说的一句话:“即使我已经和同一个男人共同生活了 40 年,有时候他回来的时候,我的心依然会怦怦地跳。所以我依然会写关于我们之间关系的诗歌,写一些性感的、让人脸红心跳的诗。”

在平凡的岁月里,如果说爱情是场发烧,那愿我们都高烧不退,无论天边或咫尺,都有人知你冷暖。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恋爱的犀牛的更多书评

推荐恋爱的犀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