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暄三话 负暄三话 7.9分

事不过三,三则怠矣

畏三
2018-01-07 看过
散文随笔在二十世纪晚期曾十分红火过,出了不少名家。张老先生大抵算得上其中一位,我隐约记得他有《负暄琐话》一书行世,赞誉者甚多。故在旧书摊上看到《负暄三话》,抚摸书页,颇觉厚实时,就以为是他自琐话以至三话的集合本,遂欣然贩回。之家后翻阅才知,所购的的名与实同,为三话之末者单行本也。
恍惚在某文中见过曰梁实秋先生言者:“少年当读诗,青年爱小说,中年过后,则喜散文。”我在青少年时的确爱诗歌和小说,甚至散文,也多喜爱。但到了中年,文武不成,事功皆缺,乃至生活都多有头疼无奈处,以至于心思劳碌,毫无心境去读那些闲适淡然的散文随笔了。于此随手翻阅张先生的《负暄三话》,心绪纷乱之下,时时有辍读念想,实在不敬至极。终于匆匆翻完,收获全无,近乎完成枯燥无聊的工作。然在扫读中仍觉得张先生做此书,年岁大抵已高(应该已过八十),但以前者(《负暄琐话》)获赞颇多,遂老夫聊发少年狂,一发而不可收拾,二话三话,纷纷而至。这当然是我的随意揣测,却也自觉相去不远,且不认为是对长者不敬。盖人之生活,即使最淡然者,仍不免于求同志和声,老先生因获赞而接续写作,并无二致。我的个人感觉,在三话中有些文字,有些为文字而文字,流于琐碎空疏,不知是也不是?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负暄三话的更多书评

推荐负暄三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