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淡淡的啤酒,阿婆甜蜜地吐槽,再苦再累都是粉红色的泡泡。

手拿破仑
2018-01-07 看过

可爱的阿婆和她的考古丈夫。哈哈读这本书的过程是一个很开心的过程。

我之前读《阿加莎.克里斯蒂自传》本来是抱着八卦的心态(阿婆在第一任丈夫背叛抛弃之后,自己开着小汽车离家,后来弃车失踪,成为轰动全国的新闻事件,在历时12天的大规模搜寻后,阿婆被发现以特丽莎·内莱的化名栖身于约克郡哈罗盖特的海卓酒店)。毕竟那十二天到底经历了什么,无人知晓,所以我读她自传的一个动机就是想看看她关于这件失踪事件,会说点什么。结果失望,阿婆事无巨细的写了很多,特别是幼儿期,就写了100多页(真不知道是阿婆记忆力好还是想象力强),但就是对失踪事件只字未提。倒像是一幅时代风情画,有点平民版的《唐顿庄园》。管家啊,女仆啊,与富人的差别是家里没有马车......

这本书《说吧,叙利亚》是我从一个“远行文丛”里淘到,以为是一本游记没想到却意外有了读八卦的乐趣。也不知道是阿婆的刻意还是无意,透露出了很多与第二任考古丈夫相处的细节。不过小说家约翰·契弗就说过:即使写一封商业书信,也不可能不流露一点自我。

阿婆真是不辞辛苦地跟随比自己小十四岁的丈夫,去叙利亚和土耳其交界处的一个小村子里去考古,那些难以忍受的生活变成了小确丧,不能洗澡,被老鼠和蟑螂袭击的夜晚,像接受酷刑一样的在热到令人窒息的房间里冲洗底片(阿婆的主要工作给陶器贴标签,修补陶器和冲洗底片)。

文学评论家说的:作为有高度教养的中产阶级,她对人类的欢愉喜剧和苦难悲剧一视同仁。在我看来这就是直男思维,不是阿婆擅长在考古家们所遭遇的各种灾难事件中筛取笑料,而是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再苦再累的日子也充满粉红泡泡。

告诫一事,以免读者失望。这并非一部深刻之作,它并没有考古学的有趣注解,没有对风景的精美描述,未涉及经济问题,避种族问题而远之,亦不谈历史。它无非是一杯淡淡的啤酒——一本微薄的小书,记录着日常的所见所闻。

略摘录一二,可以窥见阿婆的幽默和幸福(一点也不像她推理小说里那冷峻而充满悬念的杀人事件)。

开篇阿婆就开始自嘲自己的胖,但是真的胖的可爱。

在英国的秋冬季节准备动身去叙利亚的夏衣,发现去年的衣服竟然“哪儿都太紧”,无奈只好去商店:
“夫人,这个季节当然还没有上架!不过我们有些迷人的小套装——深色有加大码。”
啊!可恶的加大码。穿加大码够丢人的了!更丢人的是一眼就被人认定要穿加大码。

然后收拾行李一段,也是能感觉到阿婆的幽默和两人之间的爱意。

下午四点半,他到我的房里来,满怀希望地问:“你的行李箱还有空间吗?”屡次经验告诫我要咬定“没有”,但我犹豫了一下,这下劫数难逃了。“能不能让我放一两件东西——”“不是书吧?”马克斯有点吃惊地说:“当然是书咯——还能是什么?”说完他便往帝国建造者夫人套装上扔下两部巨著,原本躺在一只行李箱最上头的套装便不再沾沾自喜了。我大叫一声以示抗议,但为时已晚。 “别胡闹,”马克斯说,“有的是空间!”说着用力压实顽强抵抗着的盖子。“还没塞满呢。”马克斯很乐观。好在这会儿他注意到叠放在另一个箱子里的印花亚麻连身裙。“那是什么?”我回答说这是条裙子。“有意思,”马克斯说,这是嫁给考古学家另一件更伤脑筋的事,他对最普通的图案也表现出追根溯源的专业态度。
...... 早上九点,我被马克斯叫去,他让我这个重量级人物压实他鼓鼓囊囊的行李箱。“如果连你也合不上,”马克斯单刀直入,“就没戏了!”

(能想象阿婆用屁股压在行李箱上,她的丈夫奋力拉拉锁的画面吗?)

他丈夫除了上次评价她连衣裙的图案是“正面的生育图式。”,这次说她的衣服是有哈拉夫遗址连续菱形纹的绿色皮衣。

洗衣工迟迟未将我的棉裙衫送来,我只好壮胆穿上了帝国建造者夫人的山东绸套装,之前我一直没有勇气穿它。马克斯看了我一眼。“你这穿的是什么?”我辩解说这衣服好看又凉爽。“你不能穿那个,”马克斯说,“去换掉吧。”“我当然能穿。我买的。”“太丑了。你看着像浦那[63]来的无礼的夫人!”我确实担心会有这样的效果。马克斯怂恿我:“穿那件有哈拉夫遗址连续菱形纹[的绿色皮衣吧。”我不想顺着他:“我希望你别用陶器术语来形容我的衣服。那是青柠色的!连续菱形纹听着太恶心了——好像小孩子舔了一半扔在村头小店柜台上的玩意。你怎么能想到这个说法的!”“你想象力太丰富了,”马克斯说,“连续菱形纹可是很有魅力的哈拉夫遗址花纹。”

反正我能感觉到阿婆甜蜜地吐槽和心中的欢喜。这杯淡淡的啤酒还挺美味滴,干杯!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说吧,叙利亚的更多书评

推荐说吧,叙利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