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关乎生命的权力

冬寂
2018-01-07 01:30:00

其实不长,很简略,但是短评还是塞不下了,只好发一篇长评。 对自杀的解读经历了宗教学(魔鬼附体)→心理学(疯癫)→社会学(由客观状况导致)的过程。 自杀是受苦难的个体对社会的反抗,而对自杀的禁令则是被指责的社会对个体的压制。 如同疯癫关乎理性的权力、性欲关乎身体的权力,自杀则关乎生命的权力。福柯所说的权力结构无处不在。(而基里洛夫式的自杀哲学则可被视为对权力的僭越。) 1. 对自杀行为的禁令表达的是对个人生命的限制:遵守道德和宗教训诫、对社会尽自己的义务,而不是追寻“自私”的自由。所以这一问题一般只涉及利己主义自杀,而不是利他主义自杀。 (然而贵族式的暴力争斗和教士式的禁欲主义在利己/利他框架下是难以判断的——保持自己的尊严or自行避世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被权力所允许?权力如何在贵族道德or基督教道德的倡导与对个人的管控之间取得平衡?) 2. 对自杀动机的理解也同样体现了权力:高地位者的自杀更多被视为出于高贵的意图,而低低位者则被视为疯癫和亵渎。 3. 对自杀的审判也体现了权力:高地位者的家属通过掩饰或者宣称疯狂等方式防止尸体被侮辱、财产被没收等惩罚,而低地位者无法逃脱宣判。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自杀的历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杀的历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