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中国的艾米丽·迪金森还差一勺

sliver
2018-01-06 19:18:22
第一首的《我爱你》,读来很是惊艳。

写尽了一个女性在情爱中的心境,还比一般诗歌多了一股花草的清苦香。

但是随着我认真读完这本诗集的每一首,不得不说还是略略有些失望的。之前余秀华名声大噪的时候,都以“中国的艾米丽·迪金森”为宣传为噱头,刚好我这个学期的诗歌课程中出现了很多迪金森夫人的诗,也对她有了一些研究。不过,我只能略有遗憾地说,余秀华女士和迪金森夫人之间,可能还是差着一勺。

那么差着一勺什么呢?

比如我随手翻到的这篇《在村子的马路上散步》,在书的102页。虽然也有“夕阳卡在喉咙”这句读来甚是有表现力的句子,但是通篇作者在说什么呢?嗯,似乎是哀伤的情绪。然后呢?有更深层次一点的东西吗?或者对于造成个体悲剧、人类悲剧的原因更深一点点的探讨吗?坦白说,没有。
既然拿余女士和迪金森夫人相比了,那我就引用一首最近读到的迪金森的诗吧,是她大部分和生命、死亡、永恒的诗歌里比较不同的一篇,也是色彩鲜亮的一篇。

“Hope” is the thing with feathers—
 希望是长着翅膀的精灵,
That perches in the soul—
栖居在人们的灵魂之中,
And sing the tune without the word














...
显示全文
第一首的《我爱你》,读来很是惊艳。

写尽了一个女性在情爱中的心境,还比一般诗歌多了一股花草的清苦香。

但是随着我认真读完这本诗集的每一首,不得不说还是略略有些失望的。之前余秀华名声大噪的时候,都以“中国的艾米丽·迪金森”为宣传为噱头,刚好我这个学期的诗歌课程中出现了很多迪金森夫人的诗,也对她有了一些研究。不过,我只能略有遗憾地说,余秀华女士和迪金森夫人之间,可能还是差着一勺。

那么差着一勺什么呢?

比如我随手翻到的这篇《在村子的马路上散步》,在书的102页。虽然也有“夕阳卡在喉咙”这句读来甚是有表现力的句子,但是通篇作者在说什么呢?嗯,似乎是哀伤的情绪。然后呢?有更深层次一点的东西吗?或者对于造成个体悲剧、人类悲剧的原因更深一点点的探讨吗?坦白说,没有。
既然拿余女士和迪金森夫人相比了,那我就引用一首最近读到的迪金森的诗吧,是她大部分和生命、死亡、永恒的诗歌里比较不同的一篇,也是色彩鲜亮的一篇。

“Hope” is the thing with feathers—
 希望是长着翅膀的精灵,
That perches in the soul—
栖居在人们的灵魂之中,
And sing the tune without the words—
吟唱着没有歌词的曲调,
And never stops— at all—
永无止息。

And sweetest— in the Gale— is heard—
在风暴中它的歌声最为甜美;
And sore must be the storm—
风暴,必然会带来痛苦,
That could abash the little Bird
会令小鸟窘困惊慌,
That kept so many warm—
可它却留给我们如斯温暖。

I’ve heard it in the chillest land—
我已在最荒寒的陆地上,
And on the strangest Sea—
也在最陌生的海洋中,听到希望之鸟的鸣唱,
Yet, never, in Extremity,
但它纵然身处绝境,
It asked a crumb— of me
也不向我索取分毫。

迪金森的诗歌除却在思想性上更加深入一些(比起她的其他诗歌,本篇思想性也没有那么深),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她的句与句,段与段之间连续性较好,在凸显主题方面就会打的更加深一点。我算是余秀华女士的半个句子迷,对她拈取字词的能力十分佩服,但是在诗歌主体性体现的方面,她的大部分诗歌都是有些混乱的。但是也有为数不多的几首具备了承合,达到了我所期望的那种影响力。

对我来说,余秀华女士的诗歌绝对是有惊艳之处的,我认为她有相当的灵气和天赋。但,这也不能是掩盖思想性方面的托辞。

问:余秀华有成为艾米丽·迪金森的可能吗?

答:我认为完全有可能达到甚至超越。不过,至于差的这一勺什么时候补上最后补不补得上,我也不知道诶。

希望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光落在左手上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光落在左手上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