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

都大伟
2018-01-06 17:46:53
本书作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1936年出生于中国的云南省昆明市,祖父是大英帝国军官,父亲长期在中国的帝国海关工作,弟弟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比他小两岁,1956年入读牛津大学,后担任《新左评论》(New Left Review),被誉为“不列颠最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著有《绝对主义国家的系谱》;1940年安德森家为躲避日本侵华战火来到美国,却因太平洋战争滞留。安德森的父亲在美国找了个英国驻美情报机构的翻译工作。安德森1947年返回英格兰读书,1953年入读剑桥大学,1956年因一次“挨揍事件”产生了日后反对帝国主义和同情殖民地民族解放运动的思想萌芽;1957年,美国中情局介入印尼内战,安德森赴美国康乃尔大学,投入东南亚研究的权威乔治·卡欣(George Kahin)门下。卡欣教授在60年代因反对越战,一度被美国国务院没收护照,他对安德森的影响是:学术与政治不可分离,要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爱国主义。1961年——1964年安德森为完成博士论文在印尼做田野调查,感受到了苏加诺(Sukarno)总统领导下的印尼鼎盛时期;1965年翁东将军发动政变,随后苏哈托(Suharto)称此次政变为共产主义性质,借机屠杀左派人士,逐渐掌握实权。安德森...
显示全文
本书作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1936年出生于中国的云南省昆明市,祖父是大英帝国军官,父亲长期在中国的帝国海关工作,弟弟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比他小两岁,1956年入读牛津大学,后担任《新左评论》(New Left Review),被誉为“不列颠最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著有《绝对主义国家的系谱》;1940年安德森家为躲避日本侵华战火来到美国,却因太平洋战争滞留。安德森的父亲在美国找了个英国驻美情报机构的翻译工作。安德森1947年返回英格兰读书,1953年入读剑桥大学,1956年因一次“挨揍事件”产生了日后反对帝国主义和同情殖民地民族解放运动的思想萌芽;1957年,美国中情局介入印尼内战,安德森赴美国康乃尔大学,投入东南亚研究的权威乔治·卡欣(George Kahin)门下。卡欣教授在60年代因反对越战,一度被美国国务院没收护照,他对安德森的影响是:学术与政治不可分离,要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爱国主义。1961年——1964年安德森为完成博士论文在印尼做田野调查,感受到了苏加诺(Sukarno)总统领导下的印尼鼎盛时期;1965年翁东将军发动政变,随后苏哈托(Suharto)称此次政变为共产主义性质,借机屠杀左派人士,逐渐掌握实权。安德森同年完成“康乃尔文件”,内称此次政变并非左派人士所为。1966年1月,这份文件流入媒体,导致安德森被印尼“流放”27年(1972—1999年),不得进入。这反而给安德森一个机会,即开始了多个个案的比较研究,1975年赴泰国做研究,80年代又赴菲律宾。《想象的共同体》的直接背景是1978—1979年中国、越南、柬埔寨三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三角战争“——三个社会主义国家基于民族主义的立场爆发了战争。
值得一提的是,本书的译者吴叡人,是个台独分子。
民族主义是20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和自由主义的一大“杀手锏”(我暂时找不到其他更好的表达方式)。作者在本书解答了以下几个问题:
1.民族是什么?
民族是一个想象的共同体——而且是一个本质上有限的,且享有主权的想象的共同体。
作者认为,宗教和村落,实际上也是想象的共同体。
2.民族主义的产生条件:
宗教信仰的领土化,古典王朝家族的衰微,资本主义、印刷术与人类语言宿命的多样性的交互作用,时间观念的改变。过去那种“神圣的、纵向的、层次的”东西逐渐被“世俗的、横向的、水平的”民族所取代。不过,我一直没明白本雅明所说的“同质的、空洞的时间”是什么意思,作者是用小说举例子,那些“共时性”的小说,读者可以像上帝一样,同时观察到几个人物的活动。
3.民族主义的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南北美洲的欧裔海外移民民族主义(18世纪末19世纪初):被称为“受到束缚的朝圣之旅”。这些南北美洲的欧裔海外移民受到母国的制度性歧视(被认为血统受污染),他们的社会和政治流动基本被限定在殖民地的范围内,因此逐渐把一块朝圣的伙伴当作自己的“民族”,把殖民地当作自己的“国家”。代表人物:本杰明·富兰克林、西蒙·玻利瓦尔、圣马丁。
第二阶段——欧洲的群众性的语言民族主义(19世纪20年代后的几十年):如果说第一阶段的民族主义是自发的且与语言无关(毕竟北美殖民地和母国都是说同样的语言),那么第二阶段就是自觉的,参照了美国和法国革命的样板(作者用"盗版“一词来形容),而且语言发挥了巨大作用。
第三阶段——王朝的官方民族主义(Offical Nationalism),这是对群众性的语言民族主义的反动(reaction),典型例子是罗曼诺夫王朝的“俄罗斯化”政策和反动的匈牙利马札尔乡绅的马札尔化政策。帝国主义国家对征服的殖民地爱玩这套把戏,那些幸免于难的非欧洲国家也学会了这套,并且模仿起来,如日本明治时期对外的日本化政策,后来对满洲、朝鲜、台湾都是如此;泰国的瓦其拉武(拉玛六世)也是如此。
第四阶段——20世纪的殖民地民族主义。一战后,罗曼诺夫王朝、奥斯曼王朝、霍亨索伦王朝、哈布斯堡王朝纷纷瓦解,民族国家最终成为主流。各个殖民地对前三个阶段的民族主义模式进行借鉴、模仿、创造,以一套“组合拳”出击:首先是本国有受过西式教育的双语精英,在阶层流动中受到束缚,加上国家语言的兴起,最终组合到了一块。作者主要阐述了东南亚国家,并论述了法属西非和法属印度支那没有出现整体性的民族主义的原因。
随后,作者论述了人口调查、地图和博物馆在殖民地政府对殖民地人民进行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灌输中的作用。最后一章“记忆与遗忘”论述了历史的作用——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可以有选择性地记忆或遗忘。譬如,南北战争就被后人记忆为“内战”,实际上,如果结果不是那样,现代人估计就可以说,当时那是南北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同理,圣巴托洛缪大屠杀也被法国人有意淡化了。
<a href="http://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515231800&ver=620&signature=phOY2kpJcRKKtMpU1IiHwmfEtdKtc1xkZHRedSGczYq-GUkPjuVjk-VXfOacg1mihZ1gyN-mj5BBNQXamgp5PjkJe3aFuU8HM70E04BZjH*F0hokFgfbwjSS4IXLqmdK&new=1">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想象的共同体的更多书评

推荐想象的共同体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