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不识字

溪川上
2018-01-06 15:02:27

最近觉着必须借由本书来表示一下我关于读书问题的诸多看法,当然关于读书和如何读书的书也是不少的,刚好让我发现了一本儿,其实在这之前也是有一本儿的,可是还算是我比较欣赏的男人,说他好像不是很合适,其实他和这本书的作者所代表的群体都是我不是很喜欢的群体,尤其是他们宣扬的关于读书的技巧什么的东西,简直了,怎么说呢假设这世界是存在歪门邪道的,那么所谓的正统卫道士便要出来叫嚣表示一下不满便是了,要是发生个口水战便也没什么,不是说理不辩不明么,要是发生暴力的野蛮冲突那就太野蛮了,我是不愿意干卫道士这类比较装X的勾当的,可是好歹也是表示一下看法才是,此便是写在前面的话,仅以表达不同的看法,对于读书,当然你认可或是不认可便于我无关的。

读书这东西的前提之一便是书和字了,你不识字读什么书啊!也是想到之前有人说过的诗词,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最近也有好事之徒前来问曰:可曾读书乎?效率何?对曰: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当然是无事乱翻书,本来不识字,何来效率?(刚才一时脑残把些东西删掉了,唉!)说到读书便先说识字,前面的不过是最近偶尔所想所闻罢了。

即是说识字,先从我说就是

...
显示全文

最近觉着必须借由本书来表示一下我关于读书问题的诸多看法,当然关于读书和如何读书的书也是不少的,刚好让我发现了一本儿,其实在这之前也是有一本儿的,可是还算是我比较欣赏的男人,说他好像不是很合适,其实他和这本书的作者所代表的群体都是我不是很喜欢的群体,尤其是他们宣扬的关于读书的技巧什么的东西,简直了,怎么说呢假设这世界是存在歪门邪道的,那么所谓的正统卫道士便要出来叫嚣表示一下不满便是了,要是发生个口水战便也没什么,不是说理不辩不明么,要是发生暴力的野蛮冲突那就太野蛮了,我是不愿意干卫道士这类比较装X的勾当的,可是好歹也是表示一下看法才是,此便是写在前面的话,仅以表达不同的看法,对于读书,当然你认可或是不认可便于我无关的。

读书这东西的前提之一便是书和字了,你不识字读什么书啊!也是想到之前有人说过的诗词,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最近也有好事之徒前来问曰:可曾读书乎?效率何?对曰: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当然是无事乱翻书,本来不识字,何来效率?(刚才一时脑残把些东西删掉了,唉!)说到读书便先说识字,前面的不过是最近偶尔所想所闻罢了。

即是说识字,先从我说就是了,我呢?只不过是念了两天半的书,一日大概是小学时间,一日是中学时期,余下的半日便是去远游了,才到目的地不一会儿便是兴致全无逃之夭夭了,你要知道的我这种家伙,自小便是看些暗黑童话、小说一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对于上学这等事儿便是兴致不多的,勉强去了二日便也是非常之不自在的,想来你也该是知道的了,只是识字不多也,多乎哉?不多也。乃是大字儿儿不识一箩筐,扁担倒了不知道是个一字儿,就是这样的家伙,所以读书于我来讲,唉,不识字儿便是无事乱翻书是也。此乃一说,你若是不服,我且先问你一问便是了,你可知汉字几何乎?乃曰三五万也,你呢?无非认识三五千字罢了,也干说识字乎?好吧!便是比我这识字几个的多些。只不过能读些报纸书籍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了。

其二也,说到读书便要说些最近几年听闻有人对于国人读书太少而痛心疾呼,说什么平均每个人读书都是个位数儿,也就是一个人读书一两本儿就是了,最近些时日又曾听闻说什么读书数量上去了,可也没有读严肃文学之乐的言语,唉!你要知道哦,我是不识字儿的,他说的话语又拽呀拽呀的,那里知道什么叫严肃文学之类的,说什么读创富、鸡汤之类的太多了,鸡汤便是好理解的不过是乡下散养的小鸡子罢了,偶尔过节什么的抓来熬汤的,间或有些乡下妇人养活崽儿要和鸡汤补身子就是了,可这和读书有何干系呢?

说到这儿呢我便是有一问的,那你即是说啥子严肃文学、创富、鸡汤一类的东西,莫不是说时至今日所谓的严肃文学一类的玩意儿破败的不成个样子了么?不然怎么没有几本儿拿出来卖呢?想来那些个叫创富和鸡汤之类的东西,一定是繁荣的不得了的,不然怎么满大街都在吆喝着卖呢?尤其是那叫鸡汤的肯定是乡下不少的鸡子儿被买去熬汤了,不然这几年乡下的鸡崽儿咋滴卖的如此之贵呢?啧啧,要知道卖个三五十都算是贱卖了,可有卖三五百一只的呢。我也是偶然间一瞥见着卖如此之贵的鸡,要知道卖十块的都不曾有几个人问呢!你想啊不是说城市套路深乡村路更滑,便是城里人爱喝就是了,也就是说卖鸡汤卖的火了,乡下的鸡崽儿也卖的贵了,也是不稀奇的了,我的乖乖。话说所谓的创富是个啥子吃食呢?我便问闹了他,一生气跑了,也不曾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了。想来是个好吃的不得了的吃食,见我对于什么劳什子严肃文学不感冒,生气了吧,如此小家子气,难怪只不过是个小帮工。此乃二也。

其三呢,便是听闻最近些年满大街都是些个什么卖好书的铺子,你是知道的我这人不识几个字儿的,他说是好书,卖书的铺子老板也是这样子说的,我也不过是乱翻,也不知道好在那儿的,人家说什么便从着也道一声好就是了,若是骂我说你这南蛮子,野崽子,之类的也配懂书什么的,我也是不闹他的,只是实话实说,我是确确实实,实在是不懂书这号东西的,你知道的我不识几个字儿的。人家只是说实话,便要骂人或者说他瞎掰,偏激,极端一类的太野蛮了啊,我却是是不认识几个字儿的啊!此乃其三也是。

前面的算是墨迹也好什么也罢,你看到此处便也就走吧,不然要是被我墨迹的闹了,骂我两句便也无妨,但是打我我可是不喜的,凭甚打人?尔等读书之人按说是手无缚鸡之力,是个斯文模样,怎么做出如此野蛮粗鄙之事?动手打人呢?给我讲城里城里故事的家伙,也是个斯文样子,却也只是涨红脸说些之乎者也一类的,间或骂我是崽子之类的,却是我年龄也是不大的,还没三张儿呢就是了。可他于我讲书的时候也是有些坏毛病在里面的,就说是讲经史子集好了,说什么司马曰、孔曰、墨曰、朱曰、我曰之类的屁话,尤其是说什么我不这样看,我觉着什么之类的,好像把他自己当成了他说的这些人一样的高度了,总觉着他说的人像是乡下庙里的关二爷一样的神仙,他竟是把自己当神仙了,这个疯子简直可怕到极致了,这疯子一没进疯人院(要知道我这小乡下附近方圆百里也是有家疯人院的)二是没被抓进大牢去吃那牢饭也是奇事儿,要知道这附近方圆百里也是有家监狱的哦。这只不过是些个小毛病,算不得什么的。

这家伙给我讲书的时候习惯给我讲这写书的家伙曾经干过什么,比如这个写书的家伙曾经也是要考状元爷的,可惜流年不利几番下来,只混个童生或者混个贡生之类的,话说是这样说么就是这家伙没考上状元爷就是了。然后开个给人写字的摊儿或者去状元爷家当当教书的先生,再不济卖卖茶水写写狐妖鬼怪之类的东西卖几两,也是够过活的了,就这说白了也还是凑合,好歹你还是知道这个写书的家伙曾经的过往不是么?虽然千百年来这家伙只留下了这一本书,或者更惨些的只留下一首诗之类的。还是能够忍受的,好歹还是有兴趣知道下蛋的母鸡的样子的,虽见不到活人想想也是好的,最不能忍受的是这家伙的恶趣味。

那便是对于这个写书的家伙曾几何时看上了哪家的姑娘,祸害了哪家的姑娘,搞大了谁家姑娘的肚子之类的东西津津乐道,这边是不能忍的了,还有便是对于三妻四妾的向往,甚至说想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之类的也是不能忍的,这都是这家伙的变态想法,这是我最不能忍的,一道讲这种东西的时候便是心生恶意想要吐他一口唾沫,你这无耻的斯文败类,真是叫人无语了。此乃其四是也。

这其五呢说起来也是不能算个罪过的,那便是讲书的时候,他还给你讲讲他曾经看过什么什么书之类的,那意思就是要勾搭你对于某本书的性质,好让你对于这家伙还有依赖,整的好像只有这家伙看过此书一样的,其实我不过是想听他讲些狐仙儿鬼怪之类的,或者经史子集一类的东西罢了,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罢。哪管什么你看过社么东西?或者这个写书的家伙看上谁家女人?或者这写书的死的早晚的?与我何干?

你知道的我以前对于上学识字什么的没有兴致便是总是喜欢听书,只可惜这个讲书的家伙只可以给我几个小崽子说书,乡下的说书人是说给大人听的,是要给真金白银的,我等小崽子是没有这些个真金白银,是听不的说书人说书的,倒也无妨有这个疯子给我等小崽子讲书也还凑和着,好歹混了几年也就过去了。

另:恭喜你读到这儿了,可喜可贺,很遗憾就只能说这些了,改日再多说几句。本文由我溪川上口述,由俺写出,由在下校对,由鄙人在旁凑热闹,至此一个午后的时光结束了。

溪川上

2018.01.06 午后时光记述

再另,今日晌午贪杯多喝了二两,有些东西没有写,改日,改日有时间再写些东西出来就是了,今日牢骚多了些?多乎哉?多也!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为生命而阅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为生命而阅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