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坭湖年谱》阅读笔记

往事越千年
2018-01-06 12:47:31

苏东坡的哲学 在60年代,苏东坡的人生艺术被知识分子提到了一个高度。宽慰自我,宽慰命运,宽慰时代。刘格非和丁子恒在农场的一番关于东坡的对话,使得他们产生了心灵上的共鸣,彼此成为时代中的知音。P277 在方方另一部小说《在我的开始是我的结束中》女主角的名字是黄苏子,经历过文革的父亲给她取这个名字也是喜爱苏东坡,而缔造黄苏子悲剧命运的,也这个父亲。在外人面前维持着体面负责的语文教师形象,被称为有儒士风度,而在内心中则是怀揣这生不逢时的愤懑不平,文中几次在饭桌上对66年出生的苏子恶言相向——她出生的年份是他命运中最坎坷的时期,于是他心中的不满便长久地迁怒于苏子了。久而久之,苏子压抑的内心也开始变态起来,白天她是办公楼里衣着光鲜的白领,夜晚她是琵琶坊里最低贱的妓女虞兮。苏子说这样双面的人生才能让她的内心得到释放。 苏子意外死亡后,她的父亲不是心疼女儿香消玉殒,而是破口大骂女儿做鸡辱没门楣。在一旁的警察嘟囔到:“他骂得这样难听,难怪他女儿会做鸡。” “不要被抓住小辫子” 丁子恒一行四人去北京参加哲学班学习,一次报告和已经买票的电影时间冲突了,只有丁子恒选择参加会议。而选择参加会议的原因哪里是因为他觉悟高

...
显示全文

苏东坡的哲学 在60年代,苏东坡的人生艺术被知识分子提到了一个高度。宽慰自我,宽慰命运,宽慰时代。刘格非和丁子恒在农场的一番关于东坡的对话,使得他们产生了心灵上的共鸣,彼此成为时代中的知音。P277 在方方另一部小说《在我的开始是我的结束中》女主角的名字是黄苏子,经历过文革的父亲给她取这个名字也是喜爱苏东坡,而缔造黄苏子悲剧命运的,也这个父亲。在外人面前维持着体面负责的语文教师形象,被称为有儒士风度,而在内心中则是怀揣这生不逢时的愤懑不平,文中几次在饭桌上对66年出生的苏子恶言相向——她出生的年份是他命运中最坎坷的时期,于是他心中的不满便长久地迁怒于苏子了。久而久之,苏子压抑的内心也开始变态起来,白天她是办公楼里衣着光鲜的白领,夜晚她是琵琶坊里最低贱的妓女虞兮。苏子说这样双面的人生才能让她的内心得到释放。 苏子意外死亡后,她的父亲不是心疼女儿香消玉殒,而是破口大骂女儿做鸡辱没门楣。在一旁的警察嘟囔到:“他骂得这样难听,难怪他女儿会做鸡。” “不要被抓住小辫子” 丁子恒一行四人去北京参加哲学班学习,一次报告和已经买票的电影时间冲突了,只有丁子恒选择参加会议。而选择参加会议的原因哪里是因为他觉悟高,只是内心对于“右派”这个帽子的恐惧而已。内心OS大致如下:这个报告我去听了,以后他们也抓不住我什么把柄,但是政治家的意图,我是永远弄不懂的。(PS:不管听没听进去,反正这个课我去上了,点名的时候我在。这就是大部分大学生上政治课的心态,因为据我观察几乎都在玩手机……)P332 找那个时代,知识分子大致两种出路。像丁子恒那样夹着尾巴做人,将心里的话沤烂,来维持小家的幸福,或者像孔繁正那样勇敢几天然后付出一生去偿还伤痛。后来年过半百的丁子恒与孔繁正重逢,得知当年孔繁正被打为右派后被安排到陆水工地伙房,负责砍柴烧火。文中这样描写孔繁正的外貌:“孔繁正面孔黑瘦黑瘦,本该刻在额头上的皱纹缺刻得满脸都是,像一块被千刀砍万斧剁过的黑木头。他的眼睛仿佛睁不开,一粒眼屎甚至还粘在眼角。”所以方方在封底问道:“丁子恒,这十年里的一幕幕惨痛,一重重伤痕,你能忘记吗?”“孔繁正,你内心深处还有睥睨一切的傲慢吗?” 你问我是谁造成了这样的景象?你看看镜子就知道了。是千千万万个丁子恒的顺水推舟和不动声色,是毫不自知的雨点构成了吞噬村庄的洪流。那次事件被后世称为中国人集体的癔症病,可是在卑劣手段下存在的人之常情,我理解。你服从,那么小家庭里还有温情,其中有令丁子恒们舒缓神经的熏香;你背叛,那么剥夺你的一切,名誉财产亲情,一步步逼近最后的意志的底线。 怎么塑造人物 模仿文中人物的文笔和思想写文章,有代入感。话剧演员黄湘丽在准备独角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过程中,通过模仿女主角写日记,能够更理解人物的心理,以便更好塑造舞台形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乌泥湖年谱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泥湖年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